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网站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蒙古语翻译事务所_蒙古语翻译,蒙古翻译,,蒙汉翻译

 找回密码
 注册

用新浪微博连接

一步搞定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0477

和通泊之战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最后登录
2017-6-28
在线时间
87 小时
威望
10
金钱
888
注册时间
2011-9-18
阅读权限
150
帖子
603
精华
0
积分
10
UID
26
发表于 2017-6-21 07:01:1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0477 于 2017-6-21 08:57 编辑

timg (11).jpg


巴里坤之战


第五节:向东 向西



      准噶尔军队向东:
      莫钦乌拉山之战,交战实际时间1天,即1730年12月初7.
      战后,准军消失在莫钦乌拉山。清军总督纪成斌再没有行动。

     准噶尔军下一步的动向会是哪里?会和俘虏布库所说,2万准军在镜儿泉伺机攻打巴里坤清军大营吗?初11日,初12日,纪成斌听到探马来报,得知了准军的动向,准军向东挺进,将盐池、胡吉尔泰、比流图一带的清军马厂牲畜全部夺走。
     纪成斌在战报上说:“准军诡诈,阳有北边诱敌之兵,阴有向东抢夺之敌,在两军相对时,早有大队人马翻越北山侵扰东路一带牧场”。
     纪成斌无力回天,他在战报上说,“臣不是不急着剿杀准军,无奈步兵即追赶不回马驼,营中马匹又疲敝。难以驰骋。各个马厂的马匹保护到营地驰骋了数百里昼夜赶来,非常疲敝,而镜儿泉、肋巴泉、莫钦乌拉山一带都有敌人驻扎,如果发兵即赶不回马驼也怕大营有闪失
     俘虏布库的作用,在这里显现,他用一个谎言威吓住巴里坤清军大营不敢出来。准军向东,顺畅的毁掉巴里坤东路的所有清军设施,夺取清军物资。
     向东,8日夺取盐池一带,
     向东,9日到攻打土谷鲁,土谷鲁屯扎着清军大量军粮。
     向东,11日到达塔尔纳沁一带,夺取塔尔纳沁牲畜,
           13日,准军将近日夺取的牲畜、俘虏集中到盐池。
     向东,15日,准军抵达哈密附近。
     向东,18日,准军到达芦柑泉、半池泉、腰泉子、梭梭阿布、塔尔纳沁一带。
     8日到18日,10天时间准军顺畅的分为各个小队,清洗了巴里坤大营以东地区。直抵甘肃、额济纳境界。

准噶尔向东继续夺取巴里坤东路地区物资.jpg



准军向东路线.jpg




  清军樊廷向东
   在准噶尔向东挺进的时候,清军将领樊廷在大雪的山脉中向西跋涉。出发的时候,只是知道科舍图发现准噶尔人踪迹。他被派往科舍图接应那里清军。科舍图距离清军大营100公里,樊廷走了整整6天。速度极其的慢,每天行军十几公里。
    行军速度慢是因为樊廷选择了走山路,走山路能错开巴里坤盆地驰骋的准噶尔骑兵,预防骑兵冲击。走得慢不是樊廷拖延,而是他的行军方式,步兵从两侧的山梁上走,骑兵从两侧山梁中的山谷中前进。能有效的占据地形,预防敌人在山谷中埋伏。所以樊廷在酷寒、大雪、的巴里坤山里艰难的爬山,披星戴月。
    5日,从大营到尖山,路好走,还不知道准噶尔人攻入巴里坤盆地。
    6日,从尖山到肋巴泉,开始爬山。
    7日,从肋巴泉到陶赖。从陶赖启程
    8日,从梧桐大泉夜里启程到乌素大阪,遇到科舍图附近的准军
    9日,夜里准军从山间小径潜入清军军营附近,夜战
    10日,早上开拔,黄昏进入科舍图要塞。
    11日,在科舍图修整
    12日,在科舍图修整
    13日,樊廷将科舍图要塞烧毁,带科舍图官兵,一起爬山到额仑矶要塞
    14日,爬山
    15日,到达额仑矶要塞
    16日,在额仑矶要塞修整
    17日,樊廷烧毁了额仑矶要塞,选择山路从博尔羌吉山回清军大营
    18日在博尔羌吉山的路上,被准噶尔军发现行踪,夜里准噶尔军夜战袭营

樊廷行军路线.jpg



    连日来,樊廷带着2000清军连日在酷寒风雪的山峦中向西跋涉。初7遇到小股准军,初7准军主力在打莫钦乌拉之战,向东进发,初8樊廷战报上说“在乌苏大阪,果然有准军哨探,拦截。见清军占据山梁,都败下坡”“夜里三更,敌人从旁边小路潜入营地附近,枪炮乱放,扰乱军营”。18日樊廷遇到准军运输牲畜,派人前去交战,夜里三更,准军夜战袭营,这是樊廷部遇到的交战情况。都是小规模交战。

        有诗为证:


      向东的向东,


     向西的向西,


     把石头还给石头,


     让胜利的胜利。


向东向西.jpg



    樊廷带着2000清军,烧毁了清军科舍图要塞,带着科舍图1200清军前往额仑矶,烧毁了清军额仑矶要塞,带着额仑矶要塞800士兵,共4000人跋涉在博尔羌吉山。18日侦查的准军发现樊廷4000人的动向,立刻禀报,准噶尔人相互联络,陆续赶到企图截杀樊廷。历史上所谓的七日之战从18日开始。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最后登录
2017-6-28
在线时间
87 小时
威望
10
金钱
888
注册时间
2011-9-18
阅读权限
150
帖子
603
精华
0
积分
10
UID
26
发表于 2017-6-28 08:35:1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0477 于 2017-6-28 08:36 编辑

1898bb6eddc451dae78269ecbcfd5266d0163209.jpg

巴里坤之战
第六节:七日之战的两个版本的谎言


几百年来,七日之战的正史叙述,由两个满人叙述的版本故事构成,第一个说谎的是爱新觉罗:雍正,另一个狗血的故事叙述者是爱新觉罗:昭涟


几百年来,清朝的史书包括《实录》《清史稿》等等,以及今天的史书,还有专家、叫兽、叫驴,历史系的博士、民科、网红。在叙述巴里坤之战的时候,都延续着一贯的谎言。这个谎言的始作俑者是雍正。

雍正版的谎言就两句话。
第一句,准噶尔诡诈,趁我不备。倾其2万人马,赶我马驼。
第二句,总兵樊廷率清兵2000,雪中转战7日,拔出两卡伦士兵,夺回马驼大半。
雍正版的谎言,自有他当时的政治目的,宣传需要,我们后面分析。
-----------------------------------------------------------------------------------------------
另外的一种说法,是来自清朝的爱新觉罗:昭涟所写的笔记《啸亭杂录》,一个满人写的狗血故事,被《清史稿》等引用,狗血故事成为正史100年。
这个故事说的是“纪成斌让一个满人副参领查廪(读音领),率领万人放牧,查领又胆小又怕冷,不好好放牧,委托给别人只有50个人放牧,查领和其他人在山谷中,每天开酒会,还让部队文工团的妓女来,一起欢乐,体验巴里坤冰雪游,准军入寇,查领不以为然说这些鼠辈很快就会自己散去,按兵不动,导致清军驮马被夺走。查领知道敌人来了自己丢下部队跑了,路过清军曹勷总兵的营地,呼喊曹勷救他,曹勷和敌人打仗,败于敌人,幸亏樊廷领着自己人马雪中转战7昼夜,打退敌人”
狗血故事还没完,狗血故事继续说:“查领还把罪责推给曹勷,查领后来被总督纪成斌绑了,纪成斌笑话他,原来你们满人的勇猛就是这样的?要军法处置他,岳钟琪劝纪成斌,人家满人是一伙的,咱汉人怎么和人相抗,于是给查领松绑
狗血故事第三段,查领给查郎阿告状,告纪成斌掩败为功,雍正大怒,杀了纪成斌,逮捕岳钟琪。
最后狗血故事还感叹了一句---岳钟琪好啊,被一个满族卑**查领给诬告祸害”。
一个爱新觉罗的子孙给自己满人脸上抹狗血。居然被《清史稿》的2B作者给用了,流毒甚广。《清史稿》作者太烂,水平低下,正史里夹杂了大量的狗血故事,以至于清史要重写。这个狗血故事估计还会流传几百年。不去管它。


下面,我们就来说一下,真实的7日之战是什么样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最后登录
2017-6-28
在线时间
87 小时
威望
10
金钱
888
注册时间
2011-9-18
阅读权限
150
帖子
603
精华
0
积分
10
UID
26
发表于 2017-6-28 08:37:0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0477 于 2017-6-28 08:41 编辑

1898bb6eddc451dae78269ecbcfd5266d0163209.jpg




1730年,12月23日,镜儿泉


一:樊廷线:
      樊廷连日在酷寒的风雪中,从带走了科舍图、额仑矶官兵爬山一路前行,顺着人烟最少的北戈壁、博尔羌吉山回大营。12月18日夜里,有准噶尔人夜战袭营。
       蒙古人爱夜战,以至于从远古开始,就有传说说蒙古人中有很多“白天能望远,夜里能见”的人。我到真的希望这个传说是真的,我能有装备有望远镜和夜视仪的眼睛。准噶尔人极其喜欢夜战,在夜幕的掩护下,悄悄的潜入敌人营地附近,用火枪狙杀敌人,战马白天行军,吃不上草。夜里必须要出去吃草,如果是雪夜,大雪覆盖了大多牧草,马匹要去更远的地区吃草。准噶尔用能夜视的眼睛去抢夺清军战马,清军如果有出营的,就用火绳枪埋伏狙杀。如果还有机会,就冲进去袭营。这是准噶尔经典的夜战模式。让清军夜里得不到休息,战马吃不上草。消灭疲敝敌军的最有效方法之一。
      夜间夺马、狙杀、肉搏,完整的一个套路。准噶尔的经典夜战模式。以至于让我相信,他们是不是真的有夜视能力。有一次体验蒙古人夜间设伏围猎,夜间猎人们骑着摩托,有时候甚至不开灯,在山丘之间驰骋,我在摩托后座几个转弯,连东南西北都不知道,而他们却从不迷失方向,一旦猎物逃脱,立即奔驰到下一个山谷口埋伏,突然听到谁说了“弩德”一声,(眼睛,瞄准的意思),一声枪响,猎物应声倒地。自始至终我什么都没看见,什么方向都不能辨别,只是在最后,看到那猎物最后呼出的一丝白气。
       那次体验之后,才知道所谓传说中的夜视能力,就是世世代代在原野中生存练就的野战生存能力。视力、观察力、方位感、距离感、夜间骑马的能力、枪法。。。。。。
       樊廷在初8、初9夜里,以及18日夜里遭遇三次夜战。


        从18日开始,所谓的7日之战开始。准军发现樊廷所部带着2000人,以及科舍图要塞1200人,额仑矶要塞800人出来了,要清军回大营,准军相互传递这个消息。樊廷等遇到的阻力越来越大,处境也越来越危险。准军越来越多。在巴里坤的酷寒风雪中,樊廷和准噶尔军,在展开性命攸关的生死时速竞赛。“雪中转战7昼夜”一句话平铺直叙,只有我这样有着常年野外工作经历的,才知道巴里坤酷寒风雪中前进的每一步的艰难。樊廷艰难挺进,准噶尔人越来越多,从18日开始前进边打边走5天,樊廷终于到了镜儿泉,距离清军大营只有30公里,23日准军骤然增多。此时樊廷他们已经能看到南边地平线上的清军大营,他们能回去吗?




二:准噶尔线:在巴里坤之战中,有一个清军士兵,经历了准噶尔线上的大多数活动。这个人是清军的一个车兵,叫做方华,他运输粮食在吐鲁番到科舍图一线。12月他卸载了粮食,在初4四更,发动进攻,将准噶尔将骆驼巷的清军杀散,方华被俘。被俘的方华被带到莫钦乌拉山,又被带到土谷鲁,准军的军营在莫钦乌拉山到土谷鲁一带。12月23日,一个准噶尔人来方华所在地传令,方华懂蒙古语,听到传令的人说:“救科舍图、额仑矶的2000清军,以及科舍图、额仑矶的2000清军都出来了,巴里坤再没有发的兵,你们快都到前途打仗”。很快莫钦乌拉山一带的准军都不见了,在中午之后,方华听到西面山里炮声环绕。
准军有多少人参加了7日之战?在23日之前,只是零星的准军攻击清军,12月23日中午,准噶尔的兵力逐渐集中到镜儿泉一带。准军此次行动共有5000人。其中一部分看守俘虏,方华说“先前准军2个士兵看守1个俘虏,在23日得到命令阻击樊廷部后,3个准军看守5个清军俘虏”。一部分准军在看守俘虏。准军此时已经缴获清军大量牲畜,一部分人守护缴获物资牲畜。一部分在远处的零星准噶尔人无法到达战场或者无法联络到。准军参与狙击清军的人数,推测应该在3500人到4000人之间。
据方华的口供,23日的战役从中午开始,逐渐激烈起来。




三:大营线,12月20日,纪成斌在巴里坤大营侦查到准噶尔军再次在莫钦乌拉山汇集。他的判断是,准噶尔人在伺机攻打大营。12月20日他得到了消失几天的樊廷的消息,樊廷13日去额仑矶要塞的时候,给大营发的消息,由于信息传递的塘站已经不通了,他派人绕道到哈密,通过哈密在把消息传递到巴里坤大营,到达大营的时候是21日。消息传递了8天。纪成斌得知消息,并没有派人去接应樊廷,他觉得还是应该坚守大营。23日晚上樊廷从镜儿泉的战乱中派出传令兵穿越火线到30公里外的大营,报告了自己已经到了镜儿泉,被准噶尔军围住了。要求大营支援。纪成斌立即派遣张元佐、蒙古都统绰班等带着4000人,前去北边30公里的镜儿泉去救援樊廷。自己带着大营剩下兵丁列阵,预防准噶尔袭击大营。张元佐在23日夜里12点出发。


四:张元佐线:张元佐在23日夜里子时出发,行走在酷寒、漆黑的夜里,30公里路,为了加快速度。张元佐派清军2000骑兵,以及120青海蒙古兵,70名鄂尔多斯蒙古兵冲在前面,自己带着2000清军步兵徒步前进。预计到达的时候会是凌晨,不知道这将是什么样的血色黎明?

4444.jpg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最后登录
2017-6-28
在线时间
87 小时
威望
10
金钱
888
注册时间
2011-9-18
阅读权限
150
帖子
603
精华
0
积分
10
UID
26
发表于 2017-6-28 08:42:2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0477 于 2017-6-28 08:43 编辑

题外话


说道准噶尔的人口。
      1715年一个投降清朝的土尔扈特人,和康熙的对话中透露。:“准噶尔骄矜,扬言他有七八万人口,出兵哈萨克、吉尔吉斯的时候,出兵1000人,就号称1万人,准噶尔的土尔扈特人共有1万,他对外宣称5万,策妄阿拉布坦的兵力略记2万,加上喇嘛及好坏人有3万。”。这是1715年对于准噶尔人口实情的最详细的叙述。


      1;策妄阿拉布坦的时候,策妄阿拉布坦带着5000人和噶尔丹决裂。但是在博尔塔拉他迅速得到南疆维吾尔的支持,推测噶尔丹时期,曾经强制中亚伊斯兰教徒信佛教,历史所言强迫他们信“浮屠教”,错误的总角质层导致南疆倒向策妄阿拉布坦。
2;策妄阿拉布坦在噶尔丹打乌兰布通之战的时候,袭击了噶尔丹的后方,(这也是噶尔丹失利的主要原因之一)尽收噶尔丹所部妻子人民。人口进一步发展
      3:策妄阿拉布坦吞并土尔扈特1万人。对外宣称吞并1万户,5万人。
      4:1716年准噶尔人口统计,7万人。
      5:准噶尔本部人口,加上南疆维吾尔人口,加上所属吉尔吉斯,所属中亚三城地区(突厥斯坦、赛里木、塔什干),所属铁良古特、巴拉宾鞑靼等等,应该在60万左右。其中准噶尔加上吞并土尔扈特人7万人。

      在当时,雍正多次在奏折上说,准噶尔不过:“一个部落,数万人口,最大兵力3万到4万”。这是雍正朝时期,清朝内部对准的人口的认识。战俘和外逃的外籍奴隶多次也说过,:“准曾经的人口统计7万人”“准曾经的人口统计老少男子7万”。

      人口从来不是什么问题,因为青海蒙古,喀尔喀蒙古,内蒙古,以及青藏高原的人口,土尔扈特汗国人口,会随时成为准噶尔汗国的人口。最主要的还是号召力。打出几次史诗胜利,清准之间就能立即翻盘。

     因为黑森理论,清准不可能有妥协。准噶尔也不想投靠俄罗斯和伊斯兰。如果当年准集体伊斯兰化,今天准可能会是哈萨克诸多部落里的一员。如果准集体受东正教的洗礼,今天可能是黄色哥萨克的一员。但那样无异于在文化上先死去。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最后登录
2017-6-28
在线时间
87 小时
威望
10
金钱
888
注册时间
2011-9-18
阅读权限
150
帖子
603
精华
0
积分
10
UID
26
发表于 2017-6-28 08:44:4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0477 于 2017-6-28 08:51 编辑

1898bb6eddc451dae78269ecbcfd5266d0163209.jpg


巴里坤之战


第八节:雪夜、血夜、血色黎明





         镜儿泉之战分两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准军在阻击清军的夜战,双方人数大致相当,准军推测在3500人到4000人之间,清军樊廷部2000人,科舍图1200人,额仑矶800人,共4000人。

      樊廷的战报对23日的夜战描述的极其简略:“樊廷转战7昼夜,人无法睡觉吃饭,马没有粮草饮水,敌人2万环攻清军。。。”“23日晚上,敌人把清军围在镜儿泉,四面枪箭齐发,一夜攻打好几次。。。。”。
       樊廷的战报谎报了一个事情,准军的人数,樊廷说他们俘虏了6个准军,进审讯准军有3万人,樊廷于是杀了俘虏。
      樊廷的战报没有叙述另一个事情,樊廷4000清军的战损。这个实情被樊廷隐没在战报之中。

     樊廷自己不说谎,他用的只是准噶尔俘虏的口供,俘虏被杀了,死无对证。
     事实是:准军的人数应该在4000人。准军在23日的夜战中重创了樊廷的清军。     有这么几方面的证据。首先是樊廷战报中说清朝额仑矶守将徐宗仁在该战中被击毙,另外被击毙的有守备刘贵才。刘芳雨、千总王大莫、徐维新、还有经治外把总方正、刘世熏也被击毙。在后来我们开上帝视角得知的清军战损表中。一直跟随樊廷的参将陈弼重伤。这一仗是清军在巴里坤之战中被击毙击伤将领级别最高、最集中的一次。
     另外,开上帝视角得知,巴里坤之战,清军阵亡1798人,重伤453人,失踪被俘1380人。清军火枪被准军缴获2578杆,火炮被准军缴获27门。而巴里坤之战中莫钦乌拉山清军马云部阵亡90多人,赵显忠部阵亡6人,马云、赵显忠并没丢失阵地。失去武器。其他小规模战斗几乎没什么战损。那么这些战损和武器的丢失,就只有23日的镜儿泉之战。
     还有,开上帝视角得知,清军士兵李应随樊廷从大营到科舍图、额仑矶到镜儿泉,23日在镜儿泉被准军俘虏,他右肩被长矛刺伤被俘。清军王大才的口供更有价值,他也是在23日镜儿泉之战被俘,王大才是科舍图驻守的清军,随着樊廷回大营,他的口供说“清军回军到镜儿泉被准军冲散,王大才被俘”。清军入侵军还有藏人,是松潘兵,这个松潘兵叫云陇,跟随樊廷一路从大营到科舍图、额仑矶、再到镜儿泉,他供称:“次日,准军闯阵,用长矛混戳有后,我后面来到准军四五个,我背上中了三矛,又有一个准军在他头上砍了一刀,他于是昏迷倒地,被俘”。这个供词说的是准军前后冲阵,还是准军冲阵,清军溃散云陇被刺中后背暧昧不清。

      从开上帝视角后得知的,镜儿泉之战入侵清军高级将领被击毙,到清军战损表,以及被俘后脱出的清军的口供,我们可以得知23日的夜,是雪夜,是血光之夜。樊廷部遭到重创。
       23日的镜儿泉血夜雪夜,樊廷部的清朝入侵军要被歼灭在镜儿泉了吗?他们能看到新的一个黎明吗?


血色黎明


      这是镜儿泉之战的第二阶段
      清军巴里坤大营在23日夜晚得到樊廷的救援信,立即派张元佐带着4000清军出发,为了加快速度,2000骑兵和蒙古兵在前,步兵在后。在夜里他们就听到清朝入侵军被歼灭的密集的枪炮声。准噶尔的大刀向清军鬼子们的头上砍去,风在吼,马在叫,风雪在咆哮。
       在24日凌晨,张元佐所部在镜儿泉遭遇准噶尔军,张元佐的2000骑兵先列阵前进,准军的战线不退却,于是张元佐加上2000步兵也加入阵列,从黎明打到中午。

1111.jpg



准军分两路冲击张元佐所部,

2222.jpg



张元佐阵营变成方阵,

3333.jpg



     三面攻打到24日黄昏。张元佐派蒙古伪军抢夺左面山梁,张豹等夺得8处山梁高地,张元佐中路进攻,和樊廷部内外夹击。准军逐渐消失在24日的夜幕中。樊廷部得以解围。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蒙古语翻译事务所 ( 蒙ICP备11002213号-2 )  

GMT+8, 2017-9-26 18:58 , Processed in 0.136809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