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蒙古语翻译事务所_蒙文翻译,蒙语翻译,新蒙文翻译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0477

和通泊之战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 14:11: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0477 于 2017-3-8 20:46 编辑

第二章:东线的清军

第一部分 :清军组织、构成、后勤、以及战略构想

(1727年--1730年的清军)


第一节:岳钟琪


           狂人


        1727年2月,春寒的成都依旧桃红柳绿,郊外油菜花的黄色春萌于乡野,城内一个叫卢宗汉的人在街市上高喊“岳钟琪将军带着川陕兵造反了,在四门设有黑店,杀人”。号召人们一起造反。闹市中的人震惊略定,四散奔逃。
卢宗汉是什么人?如此疯狂?历史上记载语焉不详。他被当成疯子,迅速处死了。
        他是疯子吗?在岳钟琪的故乡,岳钟琪管辖之地,尽管他的宣言中有“四门设有黑店杀人”的逻辑漏洞。但前言岳钟琪造反,要众人相应,这样的逻辑还是严密的。一个疯子能说出这样逻辑自洽的话吗?卢宗汉,这是多么带有民族色彩的名字,又让人疑虑重重。
        或许,他本身确实是个疯子,但有人详细的教他,诱导他干出这样疯狂的事情。那么主使者是谁?或者他真的仅仅是个疯子,痛恨清朝而迷失心智,飞蛾扑火般在闹市宣泄。
         岳钟琪一定无数次的梳理过,卢宗汉的后面站着什么人?
         首先想到的是,反清复明的势力。其次有可能的是年羹尧余党,或者是他的政敌。或许是在夺嫡中失败的“八爷党”,要不是西藏、青海、西南夷狄,或者是准噶尔的间谍的潜入成都教唆一个疯子,高呼诛灭他九族之罪的疯狂的语言?
此案已经无法复盘。不做过多的阐述。那么岳钟琪是什么人?

             岳钟琪其人


          岳钟琪是南宋岳飞21世孙,他父亲岳升龙曾展示《鄂国岳氏族谱》。其先祖在明朝做官,迁徙到甘肃的永登,爷爷在永泰组织乡勇,抵御过边地番民的讨扰。明朝灭亡后,岳钟琪的父亲岳升龙从清军永泰营一个千总干起。开始自己的行伍生涯。
当时吴三桂反清,声势浩大,战火波及甘肃,王辅臣攻陷清军的兰州和天水。西北落到吴三桂手里。吴三桂势力招降岳升龙的上司永泰营游击许忠臣,岳钟琪的父亲岳升龙向前明朝副将现在清朝提督的张勇告密。开始他在青海宦海的第一步。后来随清军重新占据甘肃失地。此后他官运亨通。
         后清朝和噶尔丹开战,岳升龙督运后勤,得到康熙的赏识。官做到四川提督。岳钟琪随父亲生长于行伍之间。23岁的时候,其父花了6800两给岳钟琪捐了一个负责征粮、水利的五品官。后转入军职在松潘,毕竟岳升龙在军中的故旧很多。
喀喇乌苏之战清军被全歼后之后,边陲的松潘成了火线。岳钟琪时来运转,被提拔成参将、副将。康熙皇十四子入藏,岳钟琪为噶尔弼军前驱入藏。
         青海罗卜藏丹津反清起义,年羹尧任大将军,岳钟琪做参赞。然后认年羹尧为军中老大,认为义父。火烧郭龙寺,杀了很多僧人。后揭发他义父年羹尧,年羹尧倒台后,他坐上了年羹尧的位置。父子两代人,他们都有一个上级被揭发,成了他们上升的阶梯。
         很多人因为他是岳飞后裔,就爱屋及乌的以为他有什么忠贞高贵的品质。当时的反清复明的汉人就这样认为,结果轻率的丢掉性命,为文字狱推波助澜。很多历史研究者也这样认为。但是,他们除了有一份《鄂王岳氏族族谱》,和岳飞没一点一点的关系。
       他和他父亲只是两个行伍出身的官僚。和当时所有的官僚没什么区别。审时度势,见风使舵,功名利禄,荣华富贵,功勋子弟,全家为官,盘根错节,在人格上过度的褒奖或者贬低没有意义。因为他就是当时清朝千千万万个官僚中的一个。


19300001331190131236862554108_950.jpg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 14:14: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0477 于 2017-3-8 20:47 编辑

第二章:东线的清军

第一部分 :清军组织、构成、后勤、以及战略构想




2、雍正朝绿营的兴盛的原因

       雍正刚继位,有一个汉人将领涌现的时期。喀喇乌苏之战发生在康熙朝。和雍正抢皇位的康熙的皇十四子是入藏清军的统帅。军队长期掌握在皇十四字手里。满洲系的将领军官多钦慕雍正的同父同母弟弟皇十四子。
     雍正继位的元年就遇到青海的罗卜藏丹津的起义。导致了雍正派系的年羹尧迅速崛起。年羹尧的川陕绿营迅速崛起。而年羹尧死后。岳钟琪既不是皇十四子派系,他的发迹也不是年羹尧派系。不是清查、打击、清洗对象。又和朝中的朋党斗争无关。对雍正有足够的忠心,这种忠心表现在他对什么汉人的华夷之辨,民族大义。人世间的亲友,故旧,上司都很麻木,只忠于雍正一个人,忠实的为雍正奉公唯谨。1727年他是雍正最信任的将领之一。雍正喜欢的大臣都有这个特点,鄂尔泰、查郎阿、岳钟琪、张廷玉、张广泗。。。。。皇权已经把这人人驯化成了工具,不在闪烁着人的气息。
     而年羹尧、岳钟琪的战功也其实被放大了。青海和硕特汗国原本势弱。准噶尔只用了5500人的孤军就将其轻易灭国。而皇十四入藏三路大军几十万策动。甚至连一次小规模的会战也没有。岳钟琪拿了一些判服不定的百姓、僧侣成就了自己的军功。罗卜藏丹津起义的时候,和硕特已经灭国,青海蒙古分为反清和抗清两派。抗清的蒙古、裕固族、青海几个民族百姓加起来也没多少人。年羹尧的军功不过是一些百姓和僧侣的人头。
      在东方几千年循环不变的社会可以说是静态的,在这个静态社会里打仗、镇压、内斗、宫心、驾驭属下、降服一些边民、宣扬其主仁爱、文明优越等等。一切轻车熟路。但别的社会的剧烈变化,俄罗斯、英吉利、法兰西、奥斯曼,还有艰难挺进的准噶尔。静态的遇到已经变化的,问题就出现了,成语叫“内战内行,外战外行”。
          1727年雍正就在和他最信任的岳钟琪在谋划着西北战事。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 14:22: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0477 于 2017-3-8 20:48 编辑

第二章:东线的清军

第一部分 :清军组织、构成、后勤、以及战略构想




2.雍正和军机处、岳钟琪1727年的第一套战略、战术准备

       1727年清军侵占的哈密驻扎的清军绝望的再次给北京寄出信件。他们很久没有换防了。有一批士兵在康熙54年(1715年)后,被派到哈密和巴里坤。后督运粮草,驿站传递信件。原本他们应该每年轮换一次,但将近10年年里没人换防他们。是清朝把他们遗忘在最远端边境的角落了吗?是康熙,康熙曾说过,准噶尔一日不灭亡,这些驻军一日不撤回。说完康熙就死了。雍正忙着扑灭罗卜藏丹津,“八爷党”“十四爷党”年羹尧。忙着改土归流,给俄罗斯割地,他们的问题就被搁置了近10年,这些年年支给的兵饷还少,这么多年了他们都老了,家乡的妻子不知改嫁了没有。父母估计早就双亡了。

雍正和军机处、岳钟琪的第一套对准政策

1727年6月19日

         雍正写信给岳钟琪,商议对策。雍正说:“哈密员外郎盛柱写信来,朕考虑,此举。策妄阿拉布坦不会不知道我们撤军(修哈密城,撤巴里坤)。策妄阿拉布坦可能派人打探清楚消息。鼓惑我内地的人心,劳我防备。探我清朝对他们的态度。
       几个月内,准噶尔必定派使者来,朕的意见是,和他讲和不如这样守边界好,如果和平的时候有很多不便的地方。如果能让他不敢骚扰边境和西藏,让他们安分,呆在准噶尔一处为上策。
      如果他不肯这样,必定生事端。那么我们就有理由师出有名,内地元气充裕的时候,和他大讲一番道理是非。这是中策。
如果和他和平,通使往来,任其所求,而如其硕满中国之利而富其国,在把匪类奸民隐匿在他的国度。我认为是下策。
      也不知道你的意思,按我的意思,准噶尔的使者要来,朕就让他进京,任加以恩赐。如果引渡罗卜藏丹津他不肯为的事情,命他一二件事情,可以支吾几年。那时候策妄阿拉布坦的心力也未必能有什么作为。你可以把你的本意写信呈上来。

      岳钟琪的回信在一番卑贱谦虚的开头词后,他说策妄阿拉布坦是个狡诈的人,当大兵撤回的时候,他一定会知道,如果他使用什么奸计,难道不是劳烦我军防范,鼓惑人心。
如果他们派使者来,让使者进京展示给他们柔远的姿态。再要引渡罗卜藏丹津等几件事。他必定要交涉。不至于再有什么妄念。这是上兵伐谋。皇上您的圣明哪里是臣这种愚昧的人能比的,策妄阿拉布坦是一个顽梗的人。当他知道您圣见高明,什么事情都不被摇惑。那他的奸计也无处可施展。心生畏惧。边境、西藏没有忧患。而他要是交涉几年,那么清朝的元气充裕。他要一有举动,一举到他的巢穴,这是上策。
但策妄阿拉布坦固然狡猾,但已经老了,活不了几年了,更不能狂悖。但听说他的儿子勇悍。心性强梁。在加上罗布藏丹津从中挑唆,终究不能长久安静。臣之预检,将来准噶尔自取灭亡,不在策妄阿拉布坦的时候,必定在他的孽子的时候。皇帝您当然是圣明仁德。但天朝可以有无用之兵,但不能没有不备之武,野战军加以训练,万一策妄阿拉布坦悖恩。我师出有名捣毁其巢穴。歼灭其丑类,可以一举成功。

       从雍正和岳钟琪的信件中,可以得知1727年雍正朝第一份对准策略:
       消化侵占成果,即青海、西藏、喀尔喀、吐鲁番、哈密、科布多。积极备战。绝不和准噶尔贸易。以罗卜藏丹津等问题作为借口,假意和平,进行外交拖延。延缓几年,用以积极备战,伺机一举灭亡准噶尔。
         事实上这第一份对准策略是在策妄阿拉布坦在世的时候制定的。清朝很忌惮策妄阿拉布坦,说明实力对一个国家和平的重要。而雍正立刻就等到了准噶尔使者的到来。使者不是打探哈密情况的,是照会清朝策妄阿拉布坦死了的消息。这一年雍正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他等来了策妄阿拉布坦死了,他的儿子不和,噶尔丹策零和舒努的内战三个好消息。给俄罗斯割地,西藏的康济鼐的事情平定,真是烈火烹油般的形式大好。
         几个月内和准噶尔全面开战,开灭国战成了上上下下的共识。
         然后就是执行第一份对准策略:假意和谈迷惑、交涉罗布藏丹津等事情拖延,积极备战。这是战略层面上的。与之配套的还有一份战术备战策略。

timg.jpg

雍正画像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 14:27: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0477 于 2017-1-12 14:32 编辑

第一份战术准备,1727年6月19日


岳钟琪准噶尔自当不敢做跳梁小丑,但是始终有悖逆之心,再有逞狂,我军将一劳永逸消灭他们。如何练兵能反客为主,臣冒昧的陈述下列几条:

一:连兵马的更番迭战之战术。在喀喇乌苏之战中,臣听闻舍楞所率领清军阵列严整,列阵不能说不慎重。但是准噶尔兵的战术却是这样,以300--500乃至于700--800不等为一队,冲击一次,然后回营地,第二队又上来冲击。如果我军出奇兵追逐敌兵,准噶尔则以诈败引诱我军深入之后,伏兵四起以逸待劳,占据局部上人数的优势,所以我军不能取胜。如果不出奇兵,准噶尔军又用几个小战斗队形反复更替冲击,他们轮番休息,我军整日队列很疲惫。到了夜晚罢战,敌人又来盗马、劫营,我军夜晚也不敢懈怠,几天之后我军马饿人病,想取得全胜很难。

臣觉得,在陕甘二省兵马除了演练我军战术到纯熟,还要演练进退之道。各镇枪炮弓箭都应该排列3列,第一列演放枪炮弓箭数次,第二队继续前进演练数次,第三队再上去演练数次。一直演练到纯熟。

遇到战争时候讲兵马分为两班,更替休息夜战的时候更番休息,这样不会被敌人疲惫。

二:运输的方法也应该筹划,行军以驼载为主,行军要依靠马驼之力,如果不早预备,临时准备马驼,那么没有喂养的马驼怎么能负重到很远的地方?骆驼作为运输物资的工具优于马,购买马匹容易,购买骆驼很难,必须提前准备,臣查西安的满洲、汉兵共有马22814匹,臣密查各名下健在拴养的马不过一两匹。没有养足原额。今天将原来的额定马匹三份,2份养马,一份养骆驼,他们马价不足骆驼的照例补足,已得骆驼7600多头。除了洮岷等营地不适合牧骆驼外,其他的各标营都应该酌情牧养骆驼。与其各官兵都养马匹不如多养骆驼。大军调遣除了支付马的价格之外不支付骆驼价格。如果几年之后不用这些骆驼,在照原来数目变价。如用这个方法还能再得骆驼3000-4000头,还不够的话,临时再购买。

三:运输军粮。准噶尔所持的是地处遥远,我军运输军粮艰难,如果将来要进剿,运输军粮能力必须提高。臣想到蒙古人口粮全仰仗牛羊,奶和肉都能吃,如果行军将牛羊迁徙,没有运输粮食的劳顿。臣想,如果将来入侵准噶尔,预备军粮约以1年为计。应该6个月米,6个月牛羊。挑买岁数小肥壮能生养的牛羊为宜。这样减少运输军粮的压力。

四:反客为主,以逸待劳
大军入侵准噶尔并没有指定的地方,如果准噶尔兵逐渐远离我军军营,我兵如果追他们必定消耗军粮和马力。臣听说准噶尔的首都伊犁有耕地,是穆斯林耕种,我军入侵必须选择他们的粮食要熟的时候,他们的兵如果不舍得这些粮食,不肯远逃。我军则没有了长途追击的劳顿。如果他们不敢交战,我军则收割他们的粮食。稍加休息,然后再追剿剩余的敌人。

五:火器
陕甘两省的兵马的子母炮尚且能用,但是官枪就年代久远,而且制造不得法。请求制造鸟枪2万杆。军器里弓箭兵和火枪兵属于远射兵种,如果遇到肉搏战肉搏能力差。给每个马兵弓箭手夹枪棒一根练习。马兵火枪手给上圆下方木棒一根让他们练习。

六:车战
臣听说马隆三次犁庭,全靠车战。只是后来车战之法失传。用鹿角挡木,安营、行阵都合适,蒙古军以骑兵冲锋为能,更擅长夜间盗马。臣想入侵之日行阵用车战,行则车战挨排,能防敌人冲锋,夜间扎营能防止他们盗马,还能运粮食。
按照出塞远行的轻车格式造300辆车先演练。西安有很多,选精壮900臣亲自指示操练。

六:进兵道路,大军数目
入侵有阿尔泰,巴里坤,嘎斯三条。巴里坤一路水草非常好,出使准噶尔总走这条,道路熟悉。臣查明,嘎斯一路虽然有药水的地名戈壁。但是水草也好。道路平坦。雍正2年7月,我军追剿罗卜藏丹津到达木林河,一路上并没什么障碍。达木林河有种地的穆斯林,到伊犁有1个月的道路。青海的丹仲部落知道这条路的很多。军队数目太多则运粮艰难,太少又不行,大概满汉3万兵足够了。巴里坤进军1万援助,其余2万从嘎斯一路直捣伊犁,如果巴里坤一路水草好,也可以应援合击。如果有阻碍则有嘎斯一路2万精锐足矣。更何况阿尔泰驻扎的观影也可以选用。

1727年、雍正5年6月19日
大概就是这样,青海嘎斯路,哈密巴里坤路两路3万出兵。车战、学习准噶尔的连环更战战术、用骆驼来解决后勤、运用火器、用一定量的牲畜当口粮解决粮草困难。直捣伊犁,以战养战。
这一套战术上的准备,


                                                                                                               是在1727年,雍正五年6月19日。


第一策.jpg



注释1:这一套战术上的准备,是在1727年,雍正五年6月19日。岳钟琪提出的第一套方案,极为轻敌,岳钟琪占据青海的经验,给了他一种错觉,以为准噶尔和青海的和硕特一样,从第一套他提出的方案来说,他过于轻敌了。准噶尔不是青海和硕特。这一点他将会在不久就知道。


注释2:车战的提出,再次说明他的军事思想的落后。戚继光实践车战,两次出塞,两次失利。车战只是一种想象中的合理。在未来几年的战役中,我们会看到车战的弊端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 14:33: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0477 于 2017-3-8 20:50 编辑

第二章:东线的清军
第一部分 :清军组织、构成、后勤、以及战略构想


3、清军台面备战阶段

       1727年12月,清朝得知了策妄阿拉布坦死去的消息,得知准噶尔噶尔丹策零和舒努内战,清朝从密谋阶段进入台面备战阶段。雍正希望越早出兵越好,岳钟琪说兵丁、战术还得训练。预定在1729年秋天准噶尔的产粮区伊犁粮食收获的时候,从阿尔泰,哈密两路直捣伊犁。
1729年12月


1727年清朝入侵准噶尔第二套策略

1727年12月22日



第二策.jpg

雍正:两路驼马骡羊车辆以及粮饷籽种等项目,应于明年开印后,预先秘为办理,进剿之兵丁或应该明年秋天从京师启程到边外,近地驻扎过冬,到后年4月进发。或者应该从后年春天从北京出发,在4月出边关你们可以秘密寄信给岳钟琪让他悉心筹划秘奏。
岳钟琪:遵旨思伏陕西兵丁要明年再操练一年才能熟练行军列阵。应于后年春天一起到肃州,于4月出边关方位万妥,京师兵丁远赴远方,如果等待后年春天从北京出发出边。恐怕马骆驼疲敝,难以进剿,必须在阿尔泰更换马驼,恐怕一时间难以购买寻找。
臣思量,应该让京师兵丁定于明年秋天间启程到阿尔泰地方驻扎过冬。于后年4月进发,人员和马匹都能得到安息这样似乎更好。阿尔泰地方原来有官兵戍守,每年例应发兵调换用这些进剿的兵拖言是调换的兵,那么驻扎在哪里没人会怀疑。


(雍正5年,雍正希望更早的入侵准噶尔,岳钟琪说兵丁还得训练,要西路军在雍正7年春天到肃州,北路军在雍正6年冬天到阿尔泰)

注释:相比岳钟琪,雍正要比他更重视准噶尔,雍正对准噶尔的战斗力有着比较清醒的认识。岳钟琪从自己的经验中提出,青海嘎斯路,哈密路两路,3万人进军。而雍正通过康熙的实践提出哈密,阿尔泰两路进军,军队数量要大的多的多。岳钟琪提出他的绿营为主,雍正要绿营。满洲精锐全部要上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 14:38: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0477 于 2017-3-8 20:50 编辑

第二章:东线的清军

第一部分 :清军组织、构成、后勤、以及战略构想



4、清朝的台面备战阶段


       舒努在准噶尔西境,即使集结哈萨克、吉尔吉斯大军。也可能在10天内集结,迅速投入西线的战争。而东线的清军做到这些可能需要10年。

       在雍正朝,在雍正这个工作狂的带动下高效运转还的需要几年。君臣先互相探视彼此意图、揣测。然后争吵推诿。然后找秘书写信表决心,然后把将领从盘根错杂的朋党中甄别出来,报上生辰八字算算命。政治审查优先考虑早年投身灭明革命的干部子弟。户部算算钱,各地看看库存武器有多少能用的,统计报上去。设计新样式交图纸申报,批准了之申请拨款,后然后设计新样式发下去去造。户部拨钱下去。
        买粮食,买牲口。马匹骆驼,建立台站收拢起来,一站一站的往前运,监督、验收、赔补。一步步统计。工作要做的细。
        军机处在八角楼上深夜还在开会,大茶缸子的浓茶,一根根的抽烟。一直到东方既白,大臣们披着大衣走了出去,镜头一转,他们的眼神深邃的望着远方。一个又一个重要的战略思想,正确路线,指导方针彪炳千秋。
        汇总出征将士名单,大臣们商量怎么给发兵饷,战功如何,阵亡如何,受伤如何。最后训练几天阅兵,领导准备讲话稿,将士代表准备讲话稿,布置场地彩旗飘扬。找和尚道士周易大师看看日子。
        各种信件、讲话稿、标点符号、格式、词句要严格。装裱要讲究,不能随意下载糊弄。绝对不能再出现“夕惕朝乾”的错误。
最后将士迈着整齐的步伐入场,最后雍正发表重要讲话,全军将士听到后立即壮怀激烈,壮志饥餐胡虏肉。眉宇之间要装出被打了鸡血的样子,士兵代表热泪盈眶表示要死,,马革裹尸,不破楼兰终不还,高呼口号,这才能大军开拔。
         这个过程用了将近2年。这已经是最高效的动员。

军机处.JPG


U8472P1488DT20140217161100.jpg

    1727年,雍正五年,这一年四海升平,黄河水清圣人出,这一年太阳居然和往日一样的圆,这一年冬天一样的冷。这一年远在天边的小小夷狄英吉利国,一个据说能窥探天机的匠人牛顿去世。这一年加勒比海盗黑胡子和杰克船长找到不老神泉。这一年库克船长在他母亲子宫成功受精梦想登陆南极,这一年,一个陨石坠入大海。这一年,冬天的北京紫禁城里,有几片树叶在深冬还挂在高高的树上。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 14:40: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0477 于 2017-3-8 20:51 编辑

第二章:东线的清军

第一部分 :清军组织、构成、后勤、以及战略构想



5、火器的准备:样式、数量


       1728年正月初4.岳钟琪奏报:军中火器最为紧要。川陕两省的绿旗兵的火枪比较重,长途携带不便于施放,而且射程不远,威力不大。呈现一种新的盘条火枪的样式。即轻便,射程威力又强。
       子母炮,川陕各省的子母炮最轻的60多斤。一人瞄准,一人拿火绳施放。二人要协同。但临阵的时候二人常慌乱难从容。经常虚发。而且炮身太重,装载很难。而且车阵需要子母炮要轻便,一个人就能施放。查明有一种子母炮的样式,比平时轻20斤。而且准确度也高。将子母炮和盘条火枪的样本,呈上。

          后西路军在陕西制造火枪12000杆。火枪配备比40%--50%之间。1727年清王朝的军队内地军队火枪配备比为30%。沿海、边疆军队火枪配备比为40%。子母炮每1000人,配给6门。威远炮4门。
           入侵准噶尔的军队火枪配备比在46%左右。
         子母炮西路军铸造了100门。北路军在北京也铸造了100门。雍正希望铸造500门子母炮。但雍正的弟弟允祥可能觉得没有必要。即不符合战术,火药和弹药也太拖延行军速度。
         准噶尔的火器配备比也基本如此,双方在当时世界的火器配给率上和世界的火器帝国差不多。
西路军火药14万斤,每一个火枪兵10斤火药,12万斤,其余给火炮部队。
         清军铸造一门子母炮大概20两银子。一杆盘条火枪2到3两银子左右。火器的配给问题是战术的需要,制造他们根本不难。在当时很多边远山民,部落都在私下制造火器。
        除了火器,清军西路军还制造了铁蒺藜10万。,长把刀500口。钩镰枪30杆,板斧4500把,藤牌手、鸳鸯队十字镰等。
        从这些武器上来看。岳钟琪的主要战术准备是车战,车载子母炮,有戚继光的军事构思,还有岳飞大破连环马的影子。也能推测岳钟琪的军事思想的几个源头。
         这些军事思想,在随后的战争中会是大放异彩?还是纸上谈兵? 木把子母炮.jpg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 14:41: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0477 于 2017-3-8 20:51 编辑

第二章:东线的清军

第一部分 :清军组织、构成、后勤、以及战略构想





准备的战车

岳钟琪两路大军的构想是以车战为主,战车样式和雍正的弟弟允祥商定。加紧制造。然后绘制车兵迎战图,上呈汇报。然后加紧训练车兵合阵,加铁加固战车。

地图
1727年雍正寄给了岳钟琪一套地图。《地舆全图》十副。《地舆全图》在当时是极为机密的文件,深藏内府,绝不轻易展示给别人。是雍正朝大型政府工程。你想不到的是,今天随便下载的地图,在当时是高级的国家机密。

军需后勤
军需后勤的办理最为繁杂、粮食、牲畜这是最主要的。计算、额定、采买、一站站收拢、监督。路上还要建立台站,要防雨、防盗、防贪污。牲畜的运输要不能掉膘,预防倒毙。总之,如果知道后勤如此繁杂,估计很多人连发动战争的意愿都没有了。

军队构成
西路军由岳钟琪组织,岳钟琪将选好将领汇报给雍正,雍正给他们批生辰八字。然后确定。岳钟琪的副手纪成斌,他们两家2代人交往。是岳钟琪在青海的的旧部。


注释1选将领,定班子,雍正要审阅他们的生辰八字。在牛顿的时代,显得那么突兀。雍正要么批八字只是借口,想控制人事权,但又显得让属下放手去干,于是用批八字的办法来暗地控制人事权,或者二者都有,他也确实信

 楼主| 发表于 2017-1-13 12:01: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0477 于 2017-3-8 20:52 编辑

第二章:东线的清军

第一部分 :清军组织、构成、后勤、以及战略构想




1728年,雍正六年,清朝为军事占领准噶尔汗国所做的战略战术方案(第三策)

这一年的策划很多,简略纲要如下

一、以车兵强推到伊犁,驻守伊犁,越冬,第二年在伊犁屯田。
二、1729年秋天到巴里坤过冬,让马匹长膘,1730年5月进军,8月到达伊犁。
三、1730年正月派12000人侵占乌鲁木齐,春天在乌鲁木齐屯田,解决粮草。准噶尔汗国春季马匹瘦弱,不敢来收复乌鲁木齐。
四、1730年5月进军伊犁,在秋天占据准噶尔汗国产粮区,越冬,1731年屯种伊犁
五、出使俄罗斯,获得俄罗斯的支持。
六、收抚准噶尔汗国的穆斯林,屯种。
七、占据伊犁后迅速建立信息联络网
八、准噶尔汗国如果投降,收缴武器,扣留他们的妻子子女,有用的当炮灰军,没用的卖给官兵。
九、哈萨克,吉尔吉斯,土尔扈特如果收留逃人,顺路将他们全部征服。
十、俄罗斯如果收留逃人,首领引渡给我们,其余就给他们。如果他们不给,就进攻他们,震慑俄罗斯。
十一、如果哈萨克、吉尔吉斯、俄罗斯、土尔扈特都有逃人,先收拾土尔扈特汗国,再收拾俄罗斯。

8b32dec87b899e517d0171a742a7d933ca950dc7.jpg

1728清军入侵准噶尔所做的战略、战术准备

     1728第一份战略:两路出兵屯田
    雍正岳钟琪你把入侵准噶尔地界,两路进发屯田的事,他们作战逃躲,如何引诱,如何求和。他们的属下如何投顺,如何战败他们之后追剿,如何就乡之预料,如何收拾他们,明年春天二三月之间写一个计划书让朕观看,以便训谕北路军将帅两路照应。

     岳钟琪皇上考虑的周详,无微不至。臣考虑这次出兵深入他们的国境,一定以前一样驻扎营地严守,然后选兵应敌。敌人逃跑之后,应该看他们的虚实,相机而动,如果敌人大败逃遁或者带着家口牛羊自选精兵尽力穷追,先擒拿敌人首领然后收拾他们所属的逃遁之人。如果敌人虽败但不至于大溃败带着家口牛羊,那么我军尽力追击可能会落入敌人的诱敌之计。我军应该先占据伊犁,我军一方面四处侦查,一方面用深沟高墙据守,派人收抚伊犁附近的穆斯林部落。如果侦查到他们逃的不远,侦查他们的人数,选精锐兵马捣毁他们的巢穴,如果敌人真的逃遁的很远,那么这个时候到了隆冬季节,应该严守休息。等第二年春天屯田,如果敌人看到我们有久驻的势头,赶来侵犯我军,我军以逸待劳。如果敌人逃跑远据一方,不来侵犯,我军则等第二年屯田秋收之后,留一部分官兵驻守伊犁,其余官兵带着粮食捣毁他们的巢穴,这次务期诛降尽净,以成一劳永逸之计。这是交战,逃躲,引诱,追剿四个计策。
    如果敌人看我兵势大,假意求好,我军将将计就计,以懈怠其心,让他们不加以提防,趁机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如果敌人真的是投降,我军将收了他们的武器,安置严密,选出他们的精锐做向导,我军严守伊犁,将他们的妻子儿女作为人质,以敌破敌。如果他们真的卖命,等占领了那里之后把他们全带到内地,这是求好投顺两计策。
但是臣智力见识短浅,军务重大,
      臣已经造了车100辆,现在查照阵图正在操练,等妥当之后将绘图上呈。
     1728年迅速出兵策
    雍正和岳钟琪询问准噶尔事宜。岳钟琪说:皇上圣明,选练精兵以倾其巢,这是长治久安的计策,皇帝降旨让他安心骄其敌,麻痹他。况且准噶尔大汗策妄阿拉布坦刚死,他的儿子噶尔丹策零才刚立,人心新附,上下未孚。要趁势审时,机不可失。请圣主乾坤独断,赶紧下决心吧,臣继续预备料理。云云

     1728720日。假意和平,积极备战
     岳钟琪奏:奏请遵旨行事,雍正6年7月17日,拒驻防哈密副将张嘉翰禀称雍正6年5月22日,,据他坐卡兵丁许元功报称有吐鲁番回子6名带准噶尔一人,鹰4架,葡萄十驼,到卡伦上说要往哈密城,拒掌握的敌情是。拒准噶尔的人说,他是野里根地方的穆斯林,从十几岁被掳到伊犁,最近策妄阿拉布坦死去,他有四个儿子,彼此不和,现在三个儿子已经逃跑。策妄阿拉布坦的大儿子噶尔丹策零将各手下人残杀,已经逃走了了许多,他也逃到吐鲁番地方来住,因为吐鲁番穆斯林不肯收留,将他带来。
    拒此情况,臣查明噶尔丹策零一向性格凶暴。上下之间不和睦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如果这个人说的情况属实,那就是噶尔丹策零自取灭亡的时机,但噶尔丹策零存心诡诈,或系派人来探听以前派来的额尔庆的消息。听以前准噶尔派来的俄尔钦的消息,这个人不便留下哈密,能不能把他弄到西安,臣仔细询问,如果诚心来归顺,以后会有用,但准噶尔特使特磊还没有出边关,如果把这个人从大陆送过来,恐怕特磊反生猜忌。从小路把这个人送过来为好。奏请旨。
   172810月初4  入侵清军的粮草解决办法
   行军之要,首在备粮。备粮之策非止挽运。,今预备军需,运送口粮固有6个月粟米,6个月炒面,6个月羊只。在加上兵丁自行带上2个月的米面。统计是20个月口粮。
    大兵于明年8月出口,40天可以到达巴里坤。到达时候是9月。到达的时候草场肥美,易于牲畜长膘。现在巴里坤过冬。等草原青草茂盛的时候,在进军入侵。应该在1730年5月。1730年8到9月之间可以抵达伊犁。
     遇敌之后,如果逆敌败逃。清军就在伊犁驻扎过冬。派人探听他们的踪迹。春融的时候,一面在伊犁屯种,一面派人进剿。今我军决定明年8月出口到巴里坤,后年1730年5月入侵伊犁。则播种之期系在三四两月,势必耽误。
    后年1730年正月,派大员统领进剿的兵马2000名马兵,8000步兵,并晋省驻防马步兵1500名带马驼战车,籽种,再用粮车运载兵丁口粮。前往乌鲁木齐驻扎。
     臣已经询问走过乌鲁木齐的士兵。他们说,乌鲁木齐地势辽阔,准噶尔属下的维吾尔人种成熟的地方很多。让进队前往坚壁戒严,及时播种。
     臣有查明,巴里坤以前就曾经屯种,每年收获都在十分之外,我军在后年3月4月间将所留的种子,就在巴里坤屯种。
    到1730年5月青草茂盛的时候,大军入侵准噶尔,留下500名士兵,任然驻扎在巴里坤。派人管理屯种。
     大军起营到乌鲁木齐再从进剿兵力留下一二千名和原来驻晋省马步兵1500名一同驻扎乌鲁木齐经营屯田。并将一切重滞军装留在乌鲁木齐。
     挑选骆驼驮运口粮,一个骆驼驮运的粮食,能支给一个士兵一年。另外还有羊只。驼带的籽种,还有战车一同直捣伊犁。此时正在7月初。准噶尔种的庄稼还没有收获。我军趁势夺取。是即因粮于敌。以操必胜之谋,如果需要搜捕余党,需要时间。那时候我军已经驮载了1年有余的粮食,而且占据了敌人的粮食。以及乌鲁木齐屯种的粮食,都可以使用。云云
                                                                       1727年10月初4.岳钟琪。

     172811月初6乌鲁木齐屯种策
     雍正的回复如下:派兵到乌鲁木齐屯种的事情,不能不仔细考虑,念四省交解的骡子到北路,让傅尔丹和岳钟琪再加以斟酌。
     岳钟琪听了皇上的话,让加以详细审议。岳钟琪查官兵运出粮食,屯种之时。不能拖延。又查乌鲁木齐草场狭窄,不如巴里坤草场宽阔,派官兵12000人带兵马战车先去乌鲁木齐驻扎屯种,其余马驼都留在巴里坤牧放。等来年五六月间,马驼膘肥体壮在前进,以操全胜的势力,今蒙圣训。臣考虑2到3月之间,正是准噶尔马匹瘦弱的时候,必定不敢前来侵犯。即使来也不敢大兵压境到来。我军屯驻大军战车环营,挖掘深沟战壕,堡垒固守,以逸待劳而且相机而动。准噶尔却只带一些微薄的口粮、骑乘着疲弱的马匹,绝对不能持久。
     但臣岳钟琪知识浅薄,诚恐想法未必合适,冒昧的说出自己的想法,傅尔丹到陕西的时候,臣在和他秘密商议,再上奏表述意见。
                                                                       1728年11月初6.岳钟琪

  

 楼主| 发表于 2017-1-13 12:35: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0477 于 2017-3-8 20:52 编辑

第二章:东线的清军

第一部分 :清军组织、构成、后勤、以及战略构想




1729年12月2日,入侵准噶尔战略(十六条)


  岳钟琪、傅尔丹、石礼哈商议奏报。

第一条:大军于1729年闰7月启程,在巴里坤、阿尔泰过冬。在1730年8月进攻到伊犁。恐怕准噶尔四边部落不知情,被准噶尔胁迫,而互相勾结,也不一定。准噶尔的四邻中,俄罗斯部落最大,请皇上降旨晓谕。臣等于1729年秋冬之间,或者1730年春天先告诉他们,这次讨罪之师,专门消灭准噶尔,使各部落永享太平。有准噶尔逃走的人到你们境内,务必擒获,不可受其鼓惑。如果你们手下的人不知道利害,擅自藏匿,恐清朝大兵追剿,对你们反而不利。哈萨克、吉尔吉斯、和维吾尔。让吐鲁番的回子,一路带着檄文宣传。请皇帝降旨告诉俄罗斯勾结准噶尔的利害。

第二条:两路大军入侵准噶尔的时候,准噶尔沿路的穆斯林,也应该一起收缴。进军道路前方的,近则追剿,远了的话不便于追剿。怕耽误时间,荡平准噶尔之后,再加以收服。

第三条:两路大军进攻的时候,如何相互联系策应。两路大军相互之间距离不远,但中间有戈壁,难以派人联络。必须到博尔塔拉才能通信。巴里坤距离博尔塔拉近,所以西路军先到博尔塔拉几天。然后派兵去接应北路军。傅尔丹如果先到博尔塔拉,也派人去联络西路军。两路军队要彼此设立联络暗号。两路军队用“蜈蚣白旗”做暗号,以便照应。西路军先到博尔塔拉是否先动兵进剿,还是等会和北路军之后共同进剿,再仔细商议。博尔塔拉到伊犁不过三四百里。波罗布勒、噶苏太、达巴汗、塔尔海达巴汗等处,都是伊犁的紧要门户。敌人如果听说清军入侵,竟然到博尔塔拉迎敌,那么西路军就应该立即前进进剿。估计敌人败退后自必逃到山中,此时,我军不必延迟,立即尾随攻夺。敌人必然全力据山防守。我一路军队难以分布搜缴。要等到北路军会和攻山。敌人如果一路军队就能攻取,就相机剿杀。不必等北路军。两路军队如果夺取山梁之后。我军距离伊犁不远,必须审视形势才能进剿。如果敌人放弃山梁不守伊犁竟然自行逃走,我军就先占据伊犁。收获敌人的粮食。如果我军到来的时候,敌人已经逃走,那么先到的大军先探听消息,先占据伊犁收获其粮食。如果北路大军先到,也按照这个计划实施。

第四条:安设卡伦。大军到一个地方先派遣官兵前后左右60里外四路探望。每路安设塘站。发现敌军立刻挨着塘站传递消息。夜晚用火来传递。到三更以后如果没有敌人消息,哨兵就依照塘站向前。

第五条:敌人大败逃遁,如果有家口牛羊,应该先尽力去追剿敌人然后再回来收获战果。

第六条:如果敌人虽然败了,但不至于大溃退,而且他们没有家口牛羊,那么他们必定兵行诡诈,我军如果穷追,恐怕中敌人的诱敌之计。应该一面探听消息,一面收服附近的穆斯林部落。如果探听到敌人的逃遁之处并不远,知道他确切的兵数。再选精兵捣其巢穴。

第七条:如果敌人逃遁的时候,是在隆冬。应该坚守休息兵马,并准备第二年春天屯种的事情。如果敌人见我军要久住,敢来进犯则以逸待劳实属易事。

第八条:如果我军到来的时候,他们已经逃遁,探知逃遁的地方很远,或者正是隆冬季节,不便于搜缴。那么我军必定在第二年春天之后,青草茂盛的时候尽量留官兵驻扎伊犁。其余官兵多带余粮,务必剿杀干净。

第九条:两路大军到达伊犁之后,应该筑城、立营、挖战壕预防不备。就水源驻扎,以便屯田。伊犁河两岸都可以屯田。

第十条:伊犁投降的维吾尔应该收服,在伊犁种地的多为叶尔羌、喀什等地维吾尔。大军到达伊犁后,敌人逃走,种地的维吾尔必定归降,应该收缴他们的武器,收服他们,我军屯田之外有闲置土地,令他们屯种。如果没有安插的地方,再行禀报。

第十一条:敌人见我军强大,假意求和,应当将计就计,懈怠其心,使他们不加以提防。然后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第十二条:敌人属下如果势穷力竭,率领妻子投降,如果是实心投降,必须加以防范,收缴他们的武器,安置在严密的地方,选他们的精锐作为向导。考察他们投降是真是假,如果是真的,给予他们武器,让他们当前锋,任然严守他们。是破敌的方法之一。没用的人,解送到内地,再查前几年有抢获的人,全部卖给随营官兵。这次我军远赴伊犁,运粮为第一要务。如果象以前给俘获的人官兵的口粮,必定导致靡费。所以解送到内地为好。如果噶尔丹策零投降或者被俘,应该先解送他们到北京献俘。

第十三条:罗布藏舒努现在在土尔扈特汗国,噶尔丹策零被消灭后,准噶尔部众有一部分逃到他那里,被罗布藏舒努所收。但此时噶尔丹策零已经灭亡,土尔扈特汗国必定畏惧,不敢收容隐匿。必定献出罗布藏舒努,不敢自取灭亡。而且土尔扈特汗国离准噶尔3000里,准噶尔败亡后,牲畜丢失干净,没有能力逃到土尔扈特汗国。如果土尔扈特汗国敢收留逃人,我军将趁胜攻灭土尔扈特汗国。如果哈萨克、吉尔吉斯敢收留准噶尔逃人,一样消灭他们。俄罗斯如果收留逃人,如果收留的不多,我军将要他们交出头人,宰桑,其余散众禀天朝赏给他们。如果不便,我军将酌情进剿他一两个地方,震慑其心。俄罗斯虽然富庶,但是其性懦弱,量他也不敢和我对抗。如果俄罗斯。哈萨克。土尔扈特,吉尔吉斯都有准噶尔逃人,那么先拿土尔扈特开刀,在处理俄罗斯的事情。

第十四条:大军一起到伊犁,敌人败退后,如果正是隆冬,四处安设卡伦,每个塘站5里间隔,5名士兵传递消息,用蜈蚣白旗以便瞭望。夜晚用火传递消息,1个月或者20天为一班。夜间不能瞭望的时候用大葫芦劈成两半,以口覆地,让守备卡伦的士兵枕着葫芦轮流而卧,听是否有马蹄声音。在塞外可以听到二三十里之远。

第十五条:荡平伊犁之后,伊犁河俄罗斯、土尔扈特、哈萨克、吉尔吉斯为邻。大兵荡平之后,如果废弃伊犁,大兵一扯,伊犁会被诸夷所占据,如果驻兵,没有一二万不能弹压,如果驻防两路大军必须安设营地,要各自在水草好有水源的地方屯驻,或者相隔300里安设一个营地,北路从阿尔泰起到伊犁约3500里,每个大营安设500小营地各自300兵。共计4000兵。西路从巴里坤起到伊犁约2600里,约安设10营地,按照北路安设营地月3000名。两路共7000名。包括伊犁驻防兵共计口粮不能全凭屯田所得。将来比为长治久安之计。如果官兵所需要的月饷从内地解送,每年需要饷银六七十万两银子,自内地到伊犁每年运送很难,屯田难保每年都有好收成,如果取粮本地的维吾尔,难免新收服的维吾尔心生疑虑。况且也弄不到多少。士兵用的服装等这个地方也无法购买,时间久了难以办理。如果兵丁轮番戍守,也不能永远驻守这里,如果各个营地都铸城池,费用太大。伊犁之外还有土尔扈特,哈萨克、吉尔吉斯从来没有和清朝建立外交关系,因为准噶尔相隔的缘故。荡平准噶尔开始的时候,他们必定畏惧,能保持安静,时间久了,不能不保证他们成为下一个准噶尔。万一他们蠢动,大军难以到伊犁。大军难以驻防,但又不能让伊犁被哈萨克、吉尔吉斯。土尔扈特等诸夷占据。只有将各地的收服的维吾尔安插在伊犁,维吾古尔本性懦弱良善。让他们屯垦,懦弱则少事端。况且他们被准噶尔蹂躏,被雍正皇帝拯救于水火,被安插屯种之后,必定感激天恩深入骨髓,我军大胜之后,各个部落心惊胆寒不敢欺维兀古尔的懦弱,萌生吞并之意。日后即使有人想吞并,此时维兀古尔已经安居乐业久了。但穆斯林素无信义,不能深信,如果不在他们中安设军营不足以震慑。巴里坤设兵2000,塔尔纳庆1000.北路在查干叟剂2000东北忒斯1000,查干叟尔到巴里坤选择屯种之地。在水草好但高寒之地安设蒙古兵。阿尔泰现在有带家口的察哈尔兵令其驻牧和巴里坤、查干叟尔相互联络呼应。如此安插和伊犁的维兀古尔呼应。并将喀尔喀通往伊犁的道路阻塞。这是晚年永久之计。会同俄罗斯立石分界。

第十六条:屯田的事情,先前议定的在1730年正二月之间分派官兵先于乌鲁木齐巴里坤屯田,经过皇帝圣训,臣和傅尔丹商议,在巴里坤过冬的从10月到第二年4月这7个月驻扎时候的口粮,不便于从原有口粮中支取,所以预先在二处屯田,又应该斟酌。查大军将在1730年6月起营进军,在三四月之间正是春融播种的时候,应该将晋省驻防马步兵2000名内派1000名在1730年春季在巴里坤驻扎屯种。其余马步兵1000名明随大军到乌鲁木齐,留下他们在乌鲁木齐驻扎,在1731年春天在乌鲁木齐屯田,以前曾在塔尔纳庆地方屯种,今应该将哈密驻防的选种庄稼的人给予农具在1729年春天前往屯种。收获后将粮食加以收获,这三处屯种的粮食能资大军。让哈密驻防的张嘉翰和额敏办理。北路军的口粮让傅尔丹、石礼哈回北京的时候详细奏报。云云。

                                                                             雍正6年12月初2.
岳钟琪的终极计划.jpg




    1728年正月12日,俄罗斯关系策
    1729年12月24日雍正说:岳钟琪、傅尔丹、石礼哈等所奏的,1730年清军大军攻入准噶尔后,准噶尔逃人可能会逃到俄罗斯的问题。以及占领准噶尔后的善后事宜,很有道理。但岳钟琪等所奏报的,略有不符。可以将他们的奏报抄录寄给他们,仔细斟酌。至于北路军的马匹兵丁在阿尔泰后,在1730年进剿的时候,驮运粮食更换坐骑,凯旋之际也有接济。
     西路军所需要的骆驼马匹从西宁起到驻扎过冬期间需要的钱粮,自应多于北路军,你们寄信给岳钟琪,必须预备充裕。不要过于节省,所用的条目里有没有奏明的,让岳钟琪奏明禀报。

    岳钟琪跪读,皇上您圣明,考虑的无微不至。臣考虑以前奏报的,不许俄罗斯容留准噶尔逃人,是进剿的军务,有点疏纵。必须整兵历马逼迫俄罗斯献出。
     今天怡亲王允祥等商议,俄罗斯这个国家一向恭顺清朝,所以不愿意提兵到达他的国界。进军的之前,会给俄罗斯降旨宣谕。准噶尔逃亡到他们那里的人,只把头目、宰桑献出,其余的可允许他们招留。这是皇帝好生的仁德柔远,震慑俄罗斯不如恩惠他们。这才是让他们为永远藩属之方法。
    至于暂时用3000名驻扎弹压,令其屯种游牧。所需要的粮饷或者不够,有吐鲁番等地方的回部可以均输。三年之后可以更换满洲蒙古兵。以资防守。这个方法很有用。准噶尔以前掳掠各个部落的人,都令他们回去。本部不必住在伊犁。我军在伊犁、吐鲁番都属于安协。以前奏报的没有考虑到,西路军出口直到巴里坤驻扎过冬,需用的一切口粮钱两,臣以前奏报所需要的条目里可以够了。只有巴里坤过冬的马驼骡驴恐怕会有倒毙。必须准备充裕。以便不够的时候能补充。这事情容臣再考虑。云云。

                                         
                                                                        雍正7年1729年正月12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7 01:51: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0477 于 2017-3-8 20:54 编辑

第三章,反清的汉人



1,反清的汉人 ------张熙、曾静、吕留良




前言:


       ‘曾静案’一个尽人皆知的事情,我在叙述毫无乐趣,根本无法有走进历史深处的那种幽暗感。上帝视角已开,结局已经被剧透,这个故事仿佛连篇累牍。我宁愿按照这是事情发展的先后顺序去讲述,这样讲述,才会呈现出这个故事的精彩。

投书

     1728年,雍正六年,岳钟琪将军在西安紧锣密鼓的筹划着入侵准噶尔汗国的方案,兴奋冲淡着他的疲劳。但出行的时候,岳钟琪却有了微微的困意。他的轿子微微的摇曳着,他的安保扈从威严轻声的呵斥着路人肃静回避。秋天的西安是那么的惬意,如此和煦,似乎抚平了一些岳钟琪心中的壮怀激烈,路人远远的站着,看着这个轿子悠然的穿过长街。眼神满是羡慕这个轿子里的人的春风得意。
        然而,突然出现了一阵骚乱,一个消瘦的书生模样的人,冲破衙役的警戒线,径直走向那顶轿子。在接近轿子的时候,被衙役控制住。书生略带慌张的对衙役申辩着。
        大概是向岳钟琪大人申诉冤情的小民吧?满街的人认为。“什么事”轿子里传来岳钟琪的声音。书生匆忙整理了一下衣冠,递上一封书信。就在书信递进轿子里的时候,“拿下”轿子里传来岳钟琪平静的声音。书生被再度控制。
        随后,这队人继续徐徐前行。进入了岳钟琪的府邸。一切平静依旧,不过是少了一个随意喊冤的的路人而已。

       轿子中的岳钟琪将军此时如果不是轿帘遮掩,他都掩饰不住此时的恐慌。在书信上赫然写着:南海无主游民夏靓(亮)遣徒张绰上书。用今天的话就是:世界/无国籍者-夏靓派遣学生张绰送信至上。
      岳钟琪五雷轰顶,这又是一群反清复明的人。一年前,卢宗汉在成都大街高呼口号,说岳钟琪要反清复明。一年后,又有人找在西安来。汗水从岳钟琪头上流下。

       回到家中,岳钟琪立即翻开书信,匆匆扫了几眼便全身冰凉,手脚麻木。信中全是能让很多人诛灭九族的反动言论。
       书中开头就说岳钟琪将军您是民族英雄岳飞的后代,留着相同的血,责无旁贷的有着继承先辈的使命。笑谈渴饮满洲血,壮志饥餐胡虏肉,还我华夏大好河山.而目前的局势,将军您手握川陕汉军重兵。雄踞川陕关山。完全有着驱逐达虏的能力。
        您先辈岳武穆,岳飞将军的英魂将护佑您起兵,为宋朝,明朝共同的敌人满洲人复仇。满洲人卑贱夷狄不能做华夏的主子,正如当今的雍正,荒淫无道,杀死自己父亲,逼死自己母亲,屠戮自己的兄弟,贪财,好色,残害忠良,任用小人。。(简直是商纣王转世)这个社会夷狄窃据神器,天震地怒,神哭鬼号。这样的卑贱夷狄,岳将军应该立即举川陕重兵起义,而且湖广、江西、广西、广东、云南、贵州六省人民会一呼百应。
        这封信的两个论点反清复明以及对雍正的斥责,都是雍正这个时代最大的政治忌讳,都是能让多少家族被诛灭的最大的逆书,是雍正朝前所未有的现行反革命的大案要案。谁沾上这宗大案都是无比凶险。

       相比慌乱无措的岳钟琪,被拿下的书生却略显平静,投书会九死一生,这点他早知道。    很快,岳钟琪将军升堂,堂上很多杂乱的人,衙役们都显得很紧张。堂上几句问答,书生就被严刑拷打。         


       书生想挺挺胸膛显得有一丝尊严,但被屈辱的打的瘫在地上。
      书生想保持平静,却被打的忍不住哀嚎。满头泥污,
      书生努力的在保持一丝,哪怕一丝尊严,却被打的尿在地上,拉在裤子里。在屎尿和泥污的地上,满是鼻涕口水,体液,以及殷红的鲜血。
       大人和衙役们却不避腥臭,不断的问着他,你是谁?受谁指使?
       接连几天,书生都是如此,书生经历着人间炼狱。但连杀人无数的岳钟琪都惊异,如此单薄的书生除了烦人的哀嚎,没有吐露一个字,一个词,一句话。

     连日的酷刑后,书生被关押在牢房,不知多少日夜,没人再拷打他,只有几声麻雀的叫声,会略微让书生一醒,恍如隔世。
峰回路转



     不知是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岳钟琪出现在书生眼前,眼神里满是慈祥,话语有着悲切。:“书生,你受苦了”!
     接连几天,岳钟琪悄悄的来,悄悄的走。他充满诚恳。充满一个长者的厚实、稳重。岳钟琪原来早有反清复明之意。拷打书生是不得已的试探。
    岳钟琪激动、昂扬的说自己是岳武穆之后,从小有着先祖壮怀激烈,早已准备驱逐鞑虏,无奈时运不济,孤掌难鸣。
    岳钟琪和书生一起诵读着岳武穆的《满江红》,长歌当哭。窗外关山层叠、大河滔滔。诗和歌,血与火。
    书生说,将军您不必觉得自己孤掌难鸣,自己并非是张绰而是张熙,自己的老师并非海外无国籍者,真名叫曾静。在互诉衷肠的时候,他说出自己的民族意识是如何一步步觉醒。自己身边的朋友,友人,这个世界有多少人憎恨这个非法的王朝.只要岳钟琪振臂一呼,天下会应者云集。,岳钟琪以及书生们将燃气熊熊烈火,埋葬这个王朝。   岳钟琪和书生志向相投,互相钦佩,他们结拜为金兰兄弟,发誓要推翻满清王朝。

又峰回路转


       突然有一天,在在岳钟琪和张熙独处任由思绪和言语拂过故乡和远方的时候,密室里突然走进清代官员模样的人,书生错愕的时候,岳钟琪和那几个人大笑起来。张熙生顿了很久,才渐渐知道,自己被岳钟琪骗了。


       岳钟琪在几番严刑拷打无效后,禀报雍正,雍正指示他可以用特殊手段对付这个现行反革命。
       于是,岳钟琪和满洲官员会审,让人在密室外面记录。岳钟琪假意自己早已立志反清复明。骗取张熙信任,在岳钟琪套空张熙所有有价值的信息后,投反书案全体会审人员出现,会审胜利了,破获了重大反革命案件,有人松了口气,有人略带兴奋,大家爆发出胜利的笑声。连地位低下的笔帖式、衙役、侍从都一起陪着大人们爽朗的笑着,此起彼伏。

        于是,一个接着一个的隐藏在大清子民里的反革命被揪出,一场轰轰烈烈的文字狱兴起,一户接着一户的乱臣贼子被诛灭,一本接着一本,一首接着一首,一个字接着一个字被审查。不但乱臣贼子被诛灭,连朝中的谢济世、查嗣庭(金庸的祖先,先于曾静案发)陆生楠等右派分子被打倒,维护了孔孟纲常。八爷党的人不敢再乱说乱动,被打倒了年羹尧、隆科多余党俯首禁声。轰轰烈烈的文字狱净化了社会风气..........


小结:1728年,准噶尔在西线和舒努哈萨克对峙,清朝准备在东线发动全面入侵,清朝腹地反清复明的力量又一次出现。这些人是汉人知识分子的下层,力量薄弱,却偶然的遇对了机会。岳钟琪此时手握川陕汉军精锐。青藏势力,准噶尔势力对峙。康熙时期,汉人吴三桂曾有机会翻盘,雍正朝如果有机会,就是此时。再以后就是太平天国和曾国藩了。第四股势力在合适的历史机遇里昙花一现。在以后几年的清准战争中,清军逃回去的俘虏说,准噶尔汗国里有不少直隶(河北)山西的汉人为准噶尔而战。但我不知道他们是否是反清复明的人士还是雍正朝白莲教徒。这个事情简述到此为止。

       张熙、曾静评价:特别是张熙,在早期铁骨铮铮之后,被岳钟琪诱骗说出同谋,此后被很多人说成变成了软骨头、小丑。还成了雍正的宣传队,讲解《大义觉迷录》。            张熙、曾静是这个社会的底层知识分子,有着轻信、盲目、对世界不甚了解的缺点。古代中国并不是尊崇孔孟就能长治久安。其实科举制能让这个社会的知识精英仆从这个王朝。科举制度是古代王朝的知识精英上升的阶梯,有了这个阶梯,整个社会的知识精英就不会造反。造反的往往是这个社会的底层知识分子,被社会边缘化的文人。他们缺乏能力,既不能领导农民造反,也被知识精英抛弃。除非利用民间宗教之外,他们总会失败。
         他们有着致命性的缺陷就是轻信。轻信儒家的虚拟人格,轻信道义的力量,轻信社会,轻信24孝的故事,轻信《岳飞传》,轻信岳钟琪,轻信雍正时代是一个神哭鬼号的时代。他们轻信只要令旗一挥,西南六省会风起云涌。他们轻信了岳钟琪浑厚的声音读着《满江红》,他们轻信了这个世界。
         由于这种轻信,所以他们没有更底层的市侩,没有知识精英的伪善。在他的文化和心理构架中,他是舞台的主角。是他轻信故事里的人物。在他相信的故事里,他羽扇纶巾,儒雅绝伦,滔滔雄辩,真理在手。经他一番话语点醒梦中人,岳钟琪会和双枪陆文龙一样幡然醒悟。如果他们被捕,他们会在大堂笑骂这个世界的污浊,他们抬头挺胸,器宇轩昂,剑眉树立,他们笑骂这个世界的语言流传于世,人们缅怀他们。但他们的轻信让他们付出了代价,大堂上他们被打的趴在地上,浑身屎尿泥污,他们除了哀嚎说不了一句话。他们还被骗了。
       前面铁骨铮铮,后面摇尾乞怜,这也不是人格矛盾,他们在酷刑下始终没有说出一字,其实很大程度是为保护自己的父母,妻子,子女,老师,朋友。保护自己熟悉的一切,一切的美好。而被骗后,他们不在铁骨铮铮,或许也是为自己的父母,子女,妻子,朋友故旧。
      苏联时代那些政治犯酷刑无果后,当刑讯者要伤害他们的女儿的时候,他们基本都会认怂,沦落成任由摆布的狗。但是我对他们有敬意,他们和集权战斗过。
2.jpg



        那么,岳钟琪在审理张熙、曾静案时日有过什么样的焦灼?在他假意骗取张熙的时候,他是否有一秒钟真的入了戏?在他和张熙一起读起《满江红》的时候,是否有一个声调是真诚的?在这个重大反革命案破获的夜晚,岳钟琪想起张熙的的瘦骨嶙峋,满身血污的身体,想起他真诚的眼,岳钟琪心里是否有过一丝苍凉?
       我觉得,他一定有过,因为人是情境的生物,他也受过和张熙同一个文化体系的熏陶,那一夜,恍惚中一定有一丝苍凉划过他心头。他顿了吨神,将这一丝念头沉在漫漫长夜。




 楼主| 发表于 2017-2-11 13:05: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0477 于 2017-3-8 20:55 编辑

第四章:1728年的吉尔吉斯之战
吉尔吉斯之战


    1727年策妄阿拉布坦死后,舒努逃到哈萨克,集结了哈萨克,吉尔吉斯军队,在1727年发动了唐努乌梁海战役,并在1728年和准噶尔在准噶尔西线对峙。1728年腊月,噶尔丹策零为解决吉尔吉斯的威胁,发动了吉尔吉斯战役。战役记叙很简略:80名准噶尔哨探在前面开路,准噶尔大军随后,80名哨探部队遭遇100吉尔吉斯,吉尔吉斯杀死20名准噶尔哨探,但准噶尔哨探斩杀吉尔吉斯穿红甲的将领,随后噶尔丹策零杀到,俘虏了吉尔吉斯700人而归。

    记叙很简略,但是从战果上来说,是一场不小的战役。请历史迷们不要沉浸在动辄“雄狮百万”动则“杀敌几十万”的记载中,在当时的真实历史中,在中亚俘虏700人,绝对是规模不小的战役。

   这样在和通泊之战中,继舒努、哈萨克,准噶尔,满清,反清的汉人之后,第五股力量介入了进来。天山的吉尔吉斯是什么样的人群?什么样的面貌?
吉尔吉斯之战.jpg


吉尔吉斯的概况

    吉尔吉斯在当时并不是一个完整的政权,是一群松散的部落,甚至这个民族在准噶尔灭亡之后,才真正意义的形成。当时他们还不是一个步调一致的整体。

    在噶尔丹策零的时代的吉尔吉斯,在当时的天山地带的吉尔吉斯,分为两种,一种是在北元也先时代迁徙到天山的吉尔吉斯,随着也先的中亚扩张进入天山,和伊斯兰教杂处,呈现出一定程度的伊斯兰化。而另一部分是在1703年准噶尔为解决和俄罗斯的“属民冲突”将萨彦岭的吉尔吉斯迁到天山的吉尔吉斯,这部分吉尔吉斯几百年隶属于准噶尔信奉萨满教和藏传佛教。在萨彦岭的吉尔吉斯,俄罗斯常年策动、征服他们臣属俄罗斯。是准噶尔和俄罗斯冲突的一个源头,准噶尔担心他们投降俄罗斯,在1703年将他们迁入准噶尔所属的天山地区。这部分吉尔吉斯在100年的时间里,和准噶尔一起共同和俄罗斯交战,对准噶尔比较向心。

吉尔吉斯的迁徙.jpg

准噶尔和吉尔吉斯的矛盾所在:

      当时的几个中亚绿洲城对于几个游牧社会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这些绿洲城的争夺,导致的矛盾甚至远远大于牧场紧张导致的牧场矛盾。在当时,谁控制中亚几城,谁就是其他人共同的敌人。在准噶尔控制塔什干、突厥斯坦。赛里木等城市的时候,一部分吉尔吉斯和哈萨克会联合起来和准噶尔争夺这些城市。而在准噶尔失去这些城市的时候,吉尔吉斯会和哈萨克大打出手。比如1643年哈萨克杨吉尔汗对吉尔吉斯的征伐。由于准噶尔在当时的漫长的强势,长久的控制着中亚几城。所以历史上呈现出的是一部分吉尔吉斯和哈萨克长时间的联合。

      所以,这段历史研究存在的问题在于:一些历史研究者不负责任的说:吉尔吉斯是哈萨克的亲戚,吉尔吉斯是哈萨克反抗准噶尔的历史盟友,这是不负责任的。正确的表述应该是:一部分文化、信仰、地缘和准噶尔比较离心的吉尔吉斯部落,为争夺中亚几个绿洲城,几度和哈萨克进行联合。而另一部分地缘、经济、文化、信仰和准噶尔向心的吉尔吉斯部落,参与了准噶尔历史的构建,比如和通诺尔之战,就有吉尔吉斯兵团的参与,今天准噶尔后裔中,就有吉尔吉斯姓氏

中亚三城.jpg

小结:
吉尔吉斯之战记叙很简略,但是从战果上来说,是一场不小的战役。请历史迷们不要沉浸在动辄“雄狮百万”动则“杀敌几十万”的记载中,在当时的真实历史中,在中亚俘虏700人,绝对是规模不小的战役。


 楼主| 发表于 2017-2-21 14:23: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0477 于 2017-10-24 16:55 编辑

第五章:清朝入侵军的出征

1、清朝西路军后勤
        1727年,策妄阿拉布坦死去,1727年清朝立即备战,在1727年12月进入台面备战阶段。1728年整整一年,清朝都紧锣密鼓的进行着入侵的准备,1729年的春天到了。随着几套战略战术的推敲。清朝西路入侵军的后勤预算出炉。
      后勤实际上反映的历史信息更多,物价、制造。运输、手工业水平、军队配置、战略战术体系反映的更详尽。

     清朝西路入侵军的预算基本在250万,实际预估上限可能在300万两白银左右。北路军的预算应该更大,因为粮食物资的运输费更耗费,估计两路大军,加上青海嘎斯路预防,吐蕃驻防兵不撤走等,总共预算,或者估计上限在1000万两白银左右。

西路大军人数
         西路军文武官员342员,
         进剿兵2万,其中骑兵12000,步兵8000人(陕西)。
         驻防兵2000人,1000骑兵,1000步兵(山西)。
         车兵4500人
         跟役1594人
         余丁5500人
         预算人员合计33918人
(后增加医生10人,车兵余丁900人,鄂尔多斯蒙古兵1000等,青海蒙古兵500,喀尔喀蒙古兵500,官员26人,跟役152人,官兵跟役500人,西路军第一次出征人数在37524人)        火炮220门。
后勤预算反映的清军作战计划:
      从清军的后勤预算上来看,清军的战略如下:清军的全面侵占计划,时间总共27个月。
      第一阶段:在1729年闰7月到1730年6月为战争准备阶段,大军出发开拔到巴里坤驻扎,过冬,
      第二阶段:交战期3个月,清朝西路军1730年6月从巴里坤出发清朝北路军从科布多出发,在8月9月到达准噶尔汗国首都,3个月灭亡准噶尔汗国,在伊犁击溃准噶尔,全面侵占伊犁,收获伊犁产粮区的准噶尔所种的粮食。
      第三阶段:1730年9月,到1731年9月,为战争结束期。1730年清军在准噶尔首都伊犁过冬,1731年春天屯种,一直到1731年秋伊犁粮食收获,实现全面侵占准噶尔汗国。


3107483742886133953.jpg
3107483742886133952.jpg
 楼主| 发表于 2017-2-21 14:28: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0477 于 2017-3-8 20:57 编辑

第五章:清朝入侵军的出征

2、清朝西路入侵军后勤预算总表



第一项:清朝西路军官员数目
1:战斗兵系统将官:
     总统官兵1员
     提督1员
     总兵4员
     副将10员
    游击20员
    守备40员
    千总80员
    把总120员

2:台站信息物资传递系统官员:
      台站马步兵2000名。
      副将2员
      游记2员
      守备4员
      千把总8员

3:粮草系统官员:
      粮草道员1名
      知府1员
      同知通判、知州、知县10员
        佐杂20员

官员合计324员。


第二项:跟役余丁数目
1:战斗兵系统将官:
      总统官兵1员:跟役60人。
      提督1员,跟役40人。
       总兵4员,各带跟役24人,共96人。
       副将10员,各带跟役16人,共160人。
      游击20员,共带跟役170人
      守备40员,各带跟役6人,共240人。
     千总80员,各带跟役3人,共240人
      把总120员,各带跟役3人,共360人。

2:台站信息物资传递系统官员:
      副将2员,各带跟役16名,共32人。
      游击2员,各带跟役8名,共16人。
      守备4员,各带跟役6人,共24人。
      千把总8员,各带跟役3人,共24人。

3:粮草系统官员:
       粮草道员1名,带跟役12名。
       知府1员,带跟役10名。
       同知通判、知州、知县10员,各带跟役7人,共70人。
       佐杂20员,,各带跟役2人。共40人。
       合计:战将292员。文官32员,合计跟役1594人。



1:陕西进剿兵2万人,其中骑兵12000人,每4人分配余丁1人,骑兵余丁3000人。
     步兵8000人,每5人分配余丁1人,步守兵余丁2500人
2:山西驻守兵2000人。其中骑兵1000人。步兵1000人。
    。合计:骑兵13000人,步兵13500人。余丁5500人。(只是陕西进剿兵的余丁数额)
13000骑兵+9000步兵+4500车兵+324官员+1594跟役+5500余丁。人员合计33918人。(未列入后增加的车兵余丁,蒙古牧放兵等)
3:战车守兵4500人

第三项:马匹
陕西进剿兵20000,山西驻防兵2000.每人战马一匹,每2人给驮马3匹,共3000驮马。
车兵4500人,每人给驮马一匹,合计4500匹。
余丁5500人,跟役1594人,每2人给驮马一匹,合计3481匹。
西路军进剿兵2万带威远炮100门,子母炮100门,每门火炮5匹驮马。合计1000匹。
西路军驻守兵2000人,威远炮10门,子母炮10门。每门火炮配给3匹驮马,合计60匹。

驮马合计42041匹。马匹价格8两一匹,减去已经有的马匹,还需要256328两。
马匹需要鞍屉42041副,每副6钱银子,共25224.6两
马匹,案屉价格合计28万1552.6两。

第四项:官员口粮
292名官员每人每天8合3勺,20个月,需要1454石。每石1.2两,合计1745两

第五项:兵丁口粮青稞面
33594名士兵,20个月(6个月的羊,自带2月口粮,7个月米,7个月面)中的青稞面,每人每天8合3勺,7个月的面47032石,加上准备屯种的青稞种子6000石。
合计:7月青稞62520两

第六项:官兵盐菜银:663520两

第七项:驮运骆驼、粮车


第八项:骆驼51037头需要鞍屉,毡子等72948两

骆驼51037峰,需要51037套鞍屉,每套1两,合计51037两
骡子鞍屉6000套,每套0.8两,合计4800两
骆驼毡子51037张,每张0.3两,合计15311两
3000战车需要6000张毡子,每张0.3两,合计1800两。

第九项:骆驼所需草料(另造册奏报)
草2束,料豆3升到7升

第十项:牧养、牵送骆驼,战车骡子,需要民夫(另造册奏报)
每50峰骆驼需要牧养人1名。
3000战车需要骡子6000头,每天料4升,草5束。
每4头骡子需要养夫1人

第十一项:战车骡子需要的草料(另造册奏报)
喂养时。每日料4升,草2束
牵送时,料3升,草1束

第十二项:骆驼牵送人(另造册奏报)

第十三项:骆驼、驮马、骡子出口后喂养40天所需(另造册奏报)


第十四项:口袋49796两

布口袋221778条,每条1.7钱,合计37702两
毛口袋170780条,每条1.2钱,合计12093两

第十五项:呼和浩特、鄂尔多斯马匹草料54000两
计划该地10000匹马在1730年5月出发到伊犁,1729年11月到1730年5月,6个月期间喂养草料需要54000两。

第十六项:3000辆战车需要26980两
西安造战车1000辆,每辆6.985两,合计6985两
甘肃、凉州、兰州造战车2000辆,每辆10两,合计26980两。

第十七项:车兵帐篷,锅4500两
4500车兵需要900帐篷,每个帐篷3.8钱,合计3420两
4500车兵需要900口锅,每口锅1.2两,合计1080两

第十八项:粮车马匹7000匹(另造册奏报

第十九项:骡子、草料、牵夫所需要银两(另造册奏报)
喂养马匹、骆驼需要杂项(另造册奏报)

第二十项:羊
33594兵丁,在战争行进期每天每10人给食羊一只,战争行进期为6个月,需要羊604692只,每只羊0.6两,需要362815两。

第二十一项:屯田需要农具,合计7650两
西路军带屯田种子9000石,每2石一副农具,4500套农具,每套1.7两,合计7650两

第二十二项:文员32人,两年出口盘费38000两
道员,第一年2000两,第二年800两
知府,第一年1600两,第二年600两
同知通判、州县10人,第一年1200两,第二年500两
佐杂20名,第一年500两,第二年300两

第二十三项:42041驮马需要草料(另造册奏报)

第二十四项:前期军需
粟米19518石,战争期58554石。炒面青稞15677石,羊33594只,运输费356612两,粳米508石,磨面加工费等1881两,等合计570432两。

以上合计需要236万两白银。已经拨给呼和浩特100万两,陕西150万两。








增项
另外:每年给岳钟琪养家银子1万两,雍正7年4月22日。
雍正7年5月初5授予大将军印给岳钟琪
1729年闰7月初3,赏西路军84800两

 楼主| 发表于 2017-2-23 18:45: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0477 于 2017-3-8 20:57 编辑

第五章:清朝入侵军的出征

3、清朝入侵军的构成




清军北路军将官的构成


将军:傅尔丹
副将军:巴塞
将军印务:锡保

参赞:候陈泰、衮泰、石礼哈、戴豪、达福、觉罗海兰

前锋统领:丁寿

副都统
奉天副都统纳秦统领奉天兵
白都纳副都统,塔尔岱副都统,衔西弥赖统领索伦兵
白都纳副都统,费雅思哈统领宁古塔兵
右卫副都统阿三统领右卫兵
宁夏副都统苏图统领宁夏兵
镶蓝旗防古副都统承保,镶白旗满洲副都统常禄统领察哈尔兵
归化城副都统马尔齐、衮布统领土黙特兵
沙津达籁率领喀喇沁土默特兵

营总:24人
云麾使:1人
防领、副防领:41人
侍卫:12人
前锋校17人、防军校181人、骁骑校129人。

汉军绿营系统:
总兵:魏麟、闪文秀
副将4员
游击:8人
守备16员
千总、把总96人

文官系统:
章京:136人
司官:13人
中书:2人
笔帖式:43人
粮饷事物官等6人


官员合计:753员
军队:正兵23800人,加上跟役,加上余丁。加上喀尔喀辅助军



timg.jpg


西路军将官




将军:岳钟琪
提督:纪成斌

总兵:延绥镇总兵颜清如,凉州总兵曹勷,川北镇总兵张成隆,肃州镇总兵樊廷

副将:
督标副将冒重光
靖边营副将马龙
定远营副将赵显忠
神木营陈经纶
河州协马云
洮岷营王廷瑞
中卫营韩良卿
沙洲协张豹
夔州协杜蔚
杀虎口徐宗仁
宜君营花天立
冶大雄

防将游击共20员
守备40员
千总80员
把总120员

其管理驻防台站拨副将游击各2员
守备4员
千总把总共8员


文官系统:
至经理粮饷事务议拨道1员
知府1员
同知通判知州知县共10员
佐杂20员

凡文武大小各官324员
兵丁36000人(正兵加上余丁、跟役)


  军队构成:    清军北路军军队基本由三部分构成,京旗系统6000人,8省系统8800人,汉军绿营系统车骑营9000人。车兵4500人。基本集合了东北三省,内蒙古的察哈尔、土默特,喀喇沁,宁夏,右卫精兵,是参与过和准噶尔的战争的将领和清朝倚重的善战的军队。将军傅尔丹、巴塞、丁寿,苏图、等多次指挥和准噶尔汗国的战争,
       清朝西路军,是年羹尧川陕系班底,不少人参与过侵占青海、吐蕃的战争,20000进剿兵陕西系统,2000驻防兵山西系统。军官中骨干参与过侵占青海,吐蕃。

       都不是传说中在富贵中糜烂的一群人。

2011032822114595331.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蒙古语翻译事务所 ( 蒙ICP备11002213号-2  

GMT+8, 2019-9-19 18:19 , Processed in 0.057423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