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蒙古语翻译事务所_蒙文翻译,蒙语翻译,新蒙文翻译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0477

和通泊之战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8 15:53: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0477 于 2018-6-28 15:56 编辑

门头.jpeg

第十五章:螳螂黄雀会

第五节:哈萨克使节

1731年5月24日,就在清朝满泰使团要离开伏尔加河土尔扈特汗国的时候,清朝使节见到了同样来到土尔扈特的哈萨克使节。
清朝和哈萨克使节是通过什么渠道达成会晤的,细节暧昧不清,有待深入考察。
总之,双方是见面了,一个土尔扈特宰桑领着哈萨克使节扎古斯塔见到满泰。
会晤被记载了这么四点。
第一:哈萨克使节是为了和土尔扈特汗国达成友好,所以来到土尔扈特汗国的。
第二:清朝使节是诡称为祝贺土尔扈特汗国新大汗继位来到土尔扈特汗国。
第三:哈萨克汗国知道了1730年清朝和准噶尔汗国发生战争。
第四:清朝使节,给哈萨克汗国递交了国书,(内容有待哈萨克斯坦的历史资料解密)
      至此,清朝使节满泰圆满完成任务,勾结了俄罗斯,而且黄雀会晤了他的第一只螳螂土尔扈特新汗。会晤了第二只螳螂舒努,会晤了第三只螳螂哈萨克汗国的使节。清朝和哈萨克汗国达成了战线上的联合。
小帐.jpeg

        哈萨克汗国的使节,出使土尔扈特,是为缔结友好,稳定哈萨克的后方,1729年哈萨克和舒努发动了安拉凯之战后,在1730年害怕准噶尔的重拳报复,哈萨克小帐向西迁徙和土尔扈特汗国游牧地发生战争,哈萨克中帐向西北迁徙,和巴什基尔人发生了战争。哈萨克汗国得知1730年清准已经开战的情况后,不会放弃他们机会主义的实践,他们也要趁机在准噶尔西线发动战争,在大战之前,他们要稳定和土尔扈特汗国的关系,避免两线开战。
       哈萨克汗国内部也不和,不和的原因是利益相关,哈萨克小帐靠近俄罗斯,经济贸易上依赖俄罗斯,一直亲俄,积极想发动对准的战争,即使战况不利,小帐的损失也最小。而哈萨克大帐,距离俄罗斯最远,贸易上依赖中亚的那些绿洲城,如果对准战争不利,会遭到最大的损失,但大帐也会和准噶尔争夺中亚的那些绿洲城。而哈萨克中帐,间于大帐小帐之间,准噶尔汗国的贸易优惠、补贴会对他们有吸引力,哈萨克的诸多汗王、苏丹们,有的认为准噶尔是能抵御俄罗斯、清朝的盾牌。希望能和土尔扈特、哈萨克、准噶尔联合抵抗俄罗斯的步步紧逼。有的希望投靠俄罗斯,压迫准噶尔的游牧地、以及夺取中亚的那些绿洲城。大部分别克是那些目光较短的游牧头人和庸众。
       土尔扈特汗国的新大汗刚刚继位,内部也不稳定,需要一段稳定内政的和平时期。需要和俄罗斯、哈萨克、清朝、高加索等等外围地区的和平。
1730年12月巴里坤之战后,对准噶尔来说,有一个千载难逢的战机。但由于舒努和哈萨克在准噶尔西线发兵7万,拖住了准噶尔,是清朝得以喘息。满泰的这次出使,在以后几年的清准战争中,会多次拯救清朝的国运。



     1730年12月巴里坤之战后,对准噶尔来说,有一个千载难逢的战机。但由于舒努和哈萨克在准噶尔西线发兵7万,拖住了准噶尔,是清朝得以喘息。满泰的这次出使,在以后几年的清准战争中,会多次拯救清朝的国运。这就是哈萨克网络世界,哈萨克拯救大清,哈萨克救中国的说法的由来。
舒努写信给喀尔喀巨头,清朝写信给哈萨克汗王,这些信件,是历史研究的突破点,可以写几篇有成就的硕士论文。
 楼主| 发表于 2018-6-28 15:57: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0477 于 2018-6-28 16:01 编辑

第十六章:大战前最后的蓄势待发



       1731年夏季到了,清朝计划在当年夏秋发动两路大军入侵准噶尔汗国,清朝北路军骚扰额尔齐斯河地区,佯攻准噶尔腹心地区,吸引准噶尔主力后撤到和布克赛尔防御。清朝西路军趁虚出击到准噶尔的乌鲁木齐,蹂躏乌鲁木齐的待秋收的庄稼、人口、牲畜。阿尔泰山区,雪落得很早,甚至在农历九月就会落下大雪。对于清朝北路军,战机很短暂。惨烈的大战在即。1731年的夏季充斥着焦躁。这段时间发生了这么几件事情,为不让本文篇幅过于长而宽泛,故在此简述这几件事情。
         第一:在清朝侵占的青海地区,发生了诺尔布反清起义。
        1730年12月准军1000人袭击了青海清军哈吉尔卡伦。清朝紧急调兵布防,让青海的蒙古人出兵役、物资。导致青海蒙古的不满。在1731年春夏,传来消息,青海蒙古的莫尔根戴青等离开了自己的驻防地区,过了黄河,向吐蕃藏地迁徙而去,为防止消息走漏,他们杀死了不愿意走或者走不动的人,甚至将去该部落做买卖做客的都裹挟走了。而且青海蒙古的多名首领代青和硕奇也都离开驻牧地。温冲等首领说清军要青海蒙古出牲畜、兵丁。他们也要离开青海。清朝准备和青海蒙古会盟,结果很多蒙古首领根本没到,甚至连差人都没有派来。这导致雍正再次指示:“青海蒙古一切派兵、采买,听蒙古便,不可丝毫勉强。。。。”。这样的改变舒缓了青海蒙古的不满情绪。
诺尔布青海土尔扈特蒙古人,被清朝派到腾格里卡伦驻防,1731年5月28日,诺尔布起兵反清,但很快,青海起义的领袖,诺尔布、拉察布、达什册凌都被扑灭逮捕。这次起义失败于他们并没有和准噶尔发生联动,过于孤立。而且他们起义后并不前往准噶尔汗国的原因,很肯能是他们在等其他青海的蒙古部落的动向。其他蒙古部落此时因为清朝的征兵、采买政策不满,但他们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到准噶尔汗国的。清朝蒙古人分为两派,一派投降清朝,可以叫做投降派,另一派是当年的罗卜藏丹津的势力。1731年罗卜藏丹津还在准噶尔,投降派不到万不得已是不可能去准噶尔汗国的。而且雍正及时的叫停在青海蒙古中的征兵采买政策,也平息了他们的怒火。
          后来,拉察布、达什册凌被赦免,诺尔布牺牲,永垂不朽!
          第二:在准噶尔汗国境内,噶尔丹策零的妹夫反叛准噶尔,这个事件影响重大,有说法舒努的生母生育3子4女,4子4女等说法,噶尔丹策零的这个妹夫是娶的哪一个妹妹?并无定论。按照投靠清朝的准噶尔人彭楚克的说法,舒努的母亲一党在下毒策妄阿拉布坦之后,策划噶尔丹策零必来看望其父亲,他们计划趁机杀死噶尔丹策零,政变夺权。但是计划被一个叫察衮的宰桑告知噶尔丹策零。噶尔丹策零得以扑灭政变。后色特尔扎布的子女除了舒努外逃之外,全部因参与政变,被刺瞎双眼,关在阿克苏、喀什、叶尔羌等地。舒努的生母一党被遭到普遍的清洗,但为什么这个妹夫会逃脱清洗呢?有可能噶尔丹策零的这个妹夫本身就是一个重要的有身份的人。
      这个妹夫的反叛,导致准噶尔在西线对哈萨克的战线上出现了一个漏洞,他是否在叶尔羌、喀什、阿克苏等地有所活动,这几个城池也传言因为准噶尔要求他们贡献马匹,要反准噶尔是否和这个妹夫的活动有关联?目前的研究不能说明情况,舒努的弟弟盲眼的苏奴达克后来在中亚流浪,是谁解救他逃离监禁之地的呢?
        据被清军俘虏的准噶尔人赞布待口供,说这个妹夫带着2万户驻防在西线和哈萨克、吉尔吉斯对峙的前线。掌握准噶尔汗国三分之一的户、军。说明在准噶尔汗国的地位不一般。据被清军俘虏的准噶尔人丹巴口供,这位妹夫属下3000多户人,要从青海嘎斯路逃亡到清朝,噶尔丹策零派人去追赶等语。关于这个妹夫反叛准噶尔的消息很多,目前没有专题研究。
        对于和通泊之战而言,清朝和军机处当然知道此次准噶尔的“妹夫反叛”,知道准军的部分主力为扑灭这次反叛在往伊犁方向运动,这更加让清廷对1731年北路军入侵阿尔泰,西路军趁虚入侵乌鲁木齐有信心。清廷认为准噶尔汗国在这个夏秋之际,西线有哈萨克、吉尔吉斯的军队,南部有维吾尔喀什、叶尔羌、等城池的起义的暗流,还有噶尔丹策零的“妹夫造反”,在西部战线上出现防线缺口。这些都是1731年清朝入侵军发动夏秋攻势的有利条件。
大涨后.jpeg

        第三:清军在巴里坤和科布多的城池基本修建完毕。
        第四:为防止准噶尔军突入巴里坤盆地,清军修建了镜儿泉、查干哈玛尔、苏济三大卡伦。       第五:清廷派在肃州的常赉、石云倬前往巴里坤。对于石云倬这个官场愣头青的使用,清廷有过矛盾,在巴里坤之战之后,清廷调石云倬前往巴里坤,但等巴里坤稍微稳定之后,清廷又将石云倬放在肃州待命,现在又派这个官场愣头青去往巴里坤。清廷对岳钟琪有过两次不满,第一次痛骂岳钟琪平庸懦弱的时候,调石云倬前往巴里坤,第二次斥责岳钟琪之后,石云倬从肃州被调往巴里坤。石云倬步入凶险的巴里坤官场,他以直言检举闻名官场,他还检举过常赉,最孤单的一个孤子,被落在巴里坤的棋盘上。这是从官场层面上分析的,从军事层面分析,清廷希望肃州的满蒙6000军队压上,这次清朝的夏秋攻势,清廷将压上全部力量。






 楼主| 发表于 2018-6-28 16:02: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0477 于 2018-6-28 16:04 编辑

门头.jpeg

第十七章:北路军出击

第一节:北路入侵军人数、时机、目的

       1731年农历6月9日,清朝北路入侵军从科布多出发入侵准噶尔,经验丰富的傅尔丹率领着满洲精锐踏上征程。北路军此次出洞多少人员,后世的记载不一,有记载10000人,有记载20000人,甚至有记载为40000人的说法。满文档案一直没有翻译出版,就目前的掌握的资料,清军北路军此次出兵有正兵10000人,这是后世记载出兵1万的来源。

       但清军除了正兵之外,出兵还带着数量庞大的“属役”。北路军有多少属役?目前档案没有翻译出版。按照西路军编制推估,大将军60名属役,提督(副将军级别)40名属役,总兵、参赞级24名,副将、副都统级每人16名,参领带六名属役,骁骑校带三名属役,普通兵丁每2人带一名属役。北路军应该有着数量庞大的属役扈从。特别是北路军官员众多,全部北路军753名官员,很多都是满洲贵胄,这支军队的属役扈从也数量庞杂,推测应该在7000名左右。正兵每2人带领一名属役是惯例。
       北路军此次出洞,还有一部分喀尔喀辅助军,1万正兵加上7000属役,加上喀尔喀辅助军,全军应该在1万8千左右。这是人们常说的和通泊清军有2万的说法的缘由。希望早日翻译满文档案,让和通泊之战的研究更进一步。
1.jpeg

      清北路入侵军出洞的时机:1731年的战机对于清军很短暂,因为阿尔泰山雪落得很早,一旦错过时机,清军整个入侵计划就又要推迟一年。1731年农历6月初9,是公历1731年7月12日,是一年中最热的时候,阿尔泰山最凉爽宜人的时节,40天之后,阿尔泰山就应该落雪了。这其实是清军在1731年最后的战机。错过这个战机,清军将继续耗资靡费的再拖一年,清军将在准军的“春刈冬狩”战术的打击下,被动一年。
     北路入侵军此次出洞的战略目的:是佯攻准噶尔腹地,做出要翻越阿尔泰山进攻准噶尔腹心地区的假象,让准噶尔主力在和布克赛尔集结防御,为清朝西路入侵军进军践踏准噶尔乌鲁木齐的农田创造有利条件。是清廷为夺取2年来的战争主动权的全局性行动的一个步骤。
 楼主| 发表于 2018-6-28 16:05: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0477 于 2018-6-28 16:08 编辑

门头.jpeg

第十七章:北路军出击

第二节:纠正关于傅尔丹出兵的历史评价

       清北路军统帅,是当时名震九州的傅尔丹,长期在喀尔喀主持和准噶尔的战争,1720年傅尔丹“驾长车,踏破阿尔泰山缺”长驱直入准噶尔腹地,击败敌人,焚烧了准噶尔腹心地区的乌兰呼济尔的粮食,全军而还。如果不曾有和通泊之战,傅尔丹将以历史名将的面貌出现在记载中。
        后世对傅尔丹冠以有勇无谋、轻率出兵(和通泊出兵)的评价。其实都是胡闹。首先是《啸亭杂录》里爱新觉罗·昭涟的信谣传谣。编纂《清史稿》的半吊子赵尔巽又不加甄别把谣言写入清史,后世二半吊子学者、爱好者继续不加甄别,以至于以讹传讹,流毒甚广。
        这次出击,策划者是清廷、军机处。傅尔丹有勇也好,有谋也好,愿意也好,不愿也罢,都得执行清廷的决策。甚至有人说傅尔丹战败后没有处死,岳钟琪却获罪,是清廷袒护满人,都属于半吊子的胡扯八道。这次出兵的决策者是清廷,傅尔丹实际是在最后的战机中开拔的队伍,当时尽管科布多城未全部修建好,但这是1731年清军最后的战机。
       另外,和通泊之战的战略目的?双方参战人数?是遭遇战还是埋伏战?等等。在这篇文章之前的基本都是胡扯。后面我们一一分开叙述。
 楼主| 发表于 2018-6-28 16:10: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0477 于 2018-6-28 16:11 编辑

地图标注错了和通泊一带湖泊

谷歌地图等卫星图标注错了和通泊,胡日嘎湖,达延湖的位置。
在这里,我说明一下。真正和通泊的位置
希望能有学者亲自去实地去考察和通泊的位置。
对照战报,我反复推测了行军路线,觉得所有的卫星图都标注错了这三个湖

 楼主| 发表于 2018-6-28 16:12: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0477 于 2018-6-28 16:31 编辑

门头.jpeg

第十七章:北路军出击

俘虏:塔苏尔海·丹巴

        北路军决议出兵阿尔泰奇林路,有一个诱因是在1731年农历5月初6俘虏准噶尔人塔尔苏海·丹巴。塔尔苏海·丹巴供称,准噶尔准备派遣大策凌敦多布、大策凌敦多布的儿子道尔吉丹巴、小策凌敦多布三人,在阿尔泰奇林地方集结。但只有小策凌敦多布到了奇林,到达的人有2万人。
于是傅尔丹觉得:“趁准噶尔人尚未到齐,趁其不备,正应该趁机掩杀”,于是在6月初9日出征。
       和通泊之战,否是准噶尔人派间谍引诱清军到阿尔泰奇林路,这是一个历史悬疑。1731年北路军出兵阿尔泰,为西路军吸引准军主力,是清廷的决议。出兵是必然的,傅尔丹绝不可能就因为一个俘虏的口供,就吓得再龟缩一年。这是清北路军出兵的必然性。这次出兵的战略目的,就是为吸引准军主力回撤,给西路军进军乌鲁木齐创造条件。打击准军虚弱的一个方向是清军的目的,清军还是把西路军的进攻方向乌鲁木齐当做虚弱的一方,那么清廷是知道北路军将面对的是准军厚实的军力。
      既然准军主力在阿尔泰集结,在准军三个方面军里,两个未到的情况下,清军趁其立足未稳,端掉几个准军哨所,立即回撤。等准军集结,北路军全军而还,就圆满的完成了为西路军创造条件的任务。对于准军来说,巴里坤之战打残了清西路军的机动力,两次春刈之战又消耗了西路军马力,集结主力再打残清北路入侵军,是战略目标。这两支军队在阿尔泰山的厮杀是注定的必然。这个俘虏塔苏尔海·丹巴是否是准军派出的间谍?这个问题不会有最终的结论。准噶尔的大策凌敦多布策划的,1718年的全歼清军的喀喇乌苏之战,最著名的开局就是派出间谍博音马松,引诱敌人到预定战场。大策凌敦多布在1730年的巴里坤之战中,派出间谍布库说准军2万要伺机攻打大营,导致纪成斌龟缩大营,导致准军从容驰骋巴里坤盆地。那么在1731年大策凌敦多布是否又一次谋划了这次埋伏?从大策凌敦多布的作战习惯来说,似乎这个人确切就是一个间谍。
     巴里坤之战之后,多名准噶尔俘虏、逃人对清朝供称,准军在阿尔泰集结。准军既然集结,这几条道路中,最安全谨慎的还是奇林路,如果走布拉罕、库列图大路,不可能奇袭,从阿尔泰东山脚转在额尔齐斯河,在广阔的空间又适合准军开战打击,从宰桑湖那条布鲁特路,北路军又容易被准军切断后路。1731年清军必定要袭击乌鲁木齐扭转战场主动。北路军必然要出兵吸引准军主力,所以奇林路是一个必然的战场。无论是否是有意的埋伏,还是不期间的遭遇。即使是埋伏,清北路军也不会深入埋伏圈,拔掉几个哨所,就能完成既定的任务。
四条道路.jpg


       这个塔尔苏海·丹巴可能导致清军推翻了先前计划,清军先前计划六段阶梯进军,但准军既然集结,六段阶梯进军很可能被轻易分割吃掉,导致清军再度失利,士气低迷。全主力出击其实不是冒险,是谨慎。
      历史对傅尔丹的评价,是好勇无谋,其实这个将军是一个经验丰富,谨慎持重的将军。
      清北路入侵军,不可能在阿济路,布尔干路,布鲁尔路实现突袭。布鲁尔路太远,路太险,很容易被伏击,或者抄了后路,或者兼顾不到科布多城。而阿济路,布尔干路,一马平川无法突袭,也容易准噶尔骑兵展开,宽阔、快速、灵活的攻击面。在奇林路的遭遇有着一种必然性。雄阔的阿尔泰山的阻隔,容易实现突袭几个哨所的目标,更容易兼顾科布多城。如果傅尔丹走布尔干路,道路漫长的转过阿尔泰东山脚到额尔齐斯。准噶尔可能早就从齐兰路端了科布多,并在布尔干路设埋伏等着傅尔丹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6-28 16:32: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0477 于 2018-6-28 17:38 编辑

       傅尔丹的后防
       1731年农历6月9日,公历7月12日。傅尔丹带清朝北路军精锐出征奇兰路。
在科布多,他留下6000绿营车兵完善筑城工事。还有1300名满洲兵。
在科布多河以东,傅尔丹派遣满洲将领陈泰和阿桑带领2000满洲兵驻扎,一方面要照应顺着扎布堪河到科布多的补给线,一方面接应从扎布堪和到科布多的陆续而来的清军援军。还有就是监视布鲁尔路。傅尔丹也担心自己带主力袭击齐兰路的时候,被准噶尔从布鲁尔路过来抄了后路。 后防.jpg





 楼主| 发表于 2018-7-3 15:42: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0477 于 2018-7-3 15:44 编辑

门头2.jpeg

第十七章:北路军出击

俘虏:巴尔喀


       傅尔丹带北路入侵军前行,农历6月16日在扎克赛河,又俘虏准噶尔人巴尔喀等12名。通过审讯得知如下重要情报:

       1、地点:准军小策凌敦多布在阿尔泰察罕哈达。距离俘虏巴尔喀等地缓缓走3天路程。
       2、兵力:以前听说总共要派兵3万,如今没有全部到齐,大约此时多一半到了。先来的马匹已经肥壮,后到的马匹还没有肥壮,正在牧放。小策凌敦多布在等候噶尔丹策零的命令,命令一到就启程。准军这里的兵力计划由大策凌敦多布、小策凌敦多布,道尔吉丹巴(大策零之子)三人管辖,小策凌敦多布从巴里坤回来后就在察罕哈达,大策凌敦多布因为眼睛有病,在和布克山尚未前来。道尔吉丹巴已经到了。在小策凌敦多布牧场这里左边驻牧。
       3:妹夫造反:罗卜藏册凌(噶尔丹策零的妹夫)带着属下1万户反出去了,他的驻牧地在噶尔丹策零所在的伊犁附近,听说造反了,估计不是去了土尔扈特就是投往青海去了。
      4:准军分布:听说准军不曾往布鲁特路、布尔干路去,只听得往索尔毕口子放了100多士兵哨望。
      5:去年巴里坤之战后,准军派色布腾带领3000人在吐鲁番对面的拨克达山驻扎。
      6:去年派往青海的的木库赖宰桑得了马匹回来了,现在木库赖也往这里来了。
还有就是在阿尔泰察罕哈达的准军都分散着放牧,并没有立营驻扎,都随水草分驻。小策零身边的兵只有千名。

       傅尔丹审讯巴尔喀等之后,立即带清军星夜兼程。前往阿尔泰。巴尔喀等是小策零顿多卜小儿子的属下,在打猎时候被清军俘虏。巴尔喀是否是间谍引诱傅尔丹到伏击圈?这个不得而知。但傅尔丹无论巴尔喀、或者塔苏尔海丹巴是否是间谍,都会出兵阿尔泰。这是清朝的总战略,如果北路军被几个俘虏供称阿尔泰有近2万准军就吓的退兵。就推翻既定的总战略,雍正也就白恩养这些满洲劲旅了。
傅尔丹星夜兼程,因为准军突然失踪了巴尔喀的侦查班,也会立即警觉。在准军没有警觉前,突然袭击还分散在阿尔泰山间的准军,拔掉准军哨所。立即回撤,吸引准军主力,为清西路军吸引了准军主力,就完成了既定战略目标。

      傅尔丹俘虏巴尔喀的口供以及北路军的行程飞报给北京的军机处,雍正刚对进军乌鲁木齐计划表现迟钝的岳钟琪发了火之后,雍正和军机处的指示又到了清西路军大营,北路军交战在即,西路军立即准备,准军认为巴里坤之战后,西路军机动力被打击,无法到达乌鲁木齐,要西路军立即做好准备,打乌鲁木齐一个措手不及。


 楼主| 发表于 2018-7-3 15:45: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0477 于 2018-7-3 15:47 编辑

俘虏:郎素


         1731年6月17日(农历),清军又俘获了准军一个宰桑,一个叫郎素的军官。
                      6月2日俘虏塔苏尔海丹巴
                     6月16日俘虏巴尔喀等12人。
                     6月17日俘虏郎素。


          这是一个口供的证据链,傅尔丹是否想过,这可能是准军的计谋?即使是准军的计谋,傅尔丹会停止进军吗?
          清政府一年百千万两白银,多条战线的数十万兵丁,耗资靡费的消耗,士气一天天低落,时间一年年流逝。军机处要扭转战局的总战略。傅尔丹不会因为几个俘虏的“吓唬”就龟缩回科布多大营。即使山中有虎,也要迎难而上。即使是伏击,不钻入口袋就可以避免。
          清军不可能从布鲁尔路走,容易被从奇兰路出来的准军堵死在大山之中。如果走布拉汗路,佯攻额尔齐斯之后,准军集结,西路军如果到乌鲁木齐,准军很容易南下歼灭西路军。清军的总计划是北路军佯攻阿尔泰,西路军大约等到准军主力在阿尔泰集结之后,乌鲁木齐空虚,西路军出兵杀掠准噶尔人口,践踏准军庄稼
 楼主| 发表于 2018-7-3 15:48: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0477 于 2018-7-3 16:17 编辑

第十七章:北路军出击

第三节:战场地望



         6月16清军俘虏巴尔喀等人,6月17日清军俘获郎素。大战即将一触即发。
        那么清军的目的地在哪里?目的地是察罕哈达附近的准军哨所。
        和通泊战场是从来没有被研究清楚的问题。这里还出现了多种错误。
       第一:和通泊在哪里?
       按照蒙古人民共和国地图。以及谷歌地图等。在阿尔泰北路有三个湖泊分别是和通湖、呼尔嘎湖、和达延湖。
       但按照《中国历史地图集·清时期》谭其骧版。这三个湖分别是呼尔嘎湖、辉汉湖、和通泊(湖)
       这里谁犯了错误?可能在1731年清军就没有弄清这三个湖的确切位置。1726年清军假意和平,暗自备战的时候,派喀尔喀王公侦查阿尔泰山道路,是不是那时候就没有弄清楚?
      或者是蒙古国的地图编纂人员的疏忽?或者是《中国历史地图》编纂者的错误?
      和通泊在清代当时的战报中,被称作和通呼尔哈,是否是特指和通、呼尔嘎泊等这三个湖泊群,而非特指某个?亦或是300年沧海桑田,原来的2个湖泊变成三个?亦或是今天的“达延湖”是清军战报中屡屡提到的“图尔巴图诺尔”

历史班三湖.jpeg

三湖.jpeg
另外,中国的地图编纂者,也犯下错误,将喀拉额尔齐斯河的位置标注错误。将原来的罕达海图河标注为哈拉额尔齐斯河。
对此,提出批评。

      第二:奇兰路在哪里?
       通往阿尔泰南北的有一条齐兰河(奇林河,克林河)这条河的河源地区能通过阿尔泰山到达《历史图集》中的和通泊。原来罕达海图河也有一条大路,能联通阿尔泰南北,道路十分宽阔好走,今天的红山嘴口岸道路。这两条河的河源地区,就是《历史图集》的和通泊。战报上记载奇兰路是大路,应该在齐兰河河源。这个河源地区的山口,应该是准军哨所所在地。准军必定要在这么重要的道路上设有哨所。

         第三:库列图岭(博格达岭)在哪里?
        今天的蒙古国阿尔泰地区,是塔奔博格达国家公园,意思是五座博格达国家公园,那么有这个地区有五个博格达山,距离齐林河,奇林路,和通泊最近的应该是这座博格达岭。


      第四:小策零顿多卜的察罕哈达在哪里?
      这个很难考证,但根据意思翻译为“白色的哈达”,奇林的意思是“山上平坦的地区”,以及今天最优良的高山夏季牧场,蚊虫少,凉爽平坦地区推断,察罕哈达应该在白色的高山雪线南,齐林河源头附近的这个地区。
查干哈达.jpg

和通泊被标注错误,要么是蒙古国地图编纂错误,要么是《中国历史地图》编纂错误。要么是他们全编纂错误。今天中国错误的将“罕达海尔河”标注为“喀拉额尔齐斯河”。对这些种种疏忽提出批评。



 楼主| 发表于 2018-7-3 16:00: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0477 于 2018-7-3 16:04 编辑

第十八章:和通泊之战

第四节:再论和通泊地望


        前文说过,由于我国历史地理研究者的糊涂,多少年来,和通泊以及和通泊周边的地望,一直没搞明白。所以,本文就和通泊之战的一些涉及地理的环节,只能在推测中展开。那么多大学,那么多研究机构,拥有那么多资源,却圈着这些资源,即不公开,还混日子。实在不行,希望能在网上公开这些《舆图》等历史地理资料。
      在网上找了一份当时在准噶尔的瑞典军官列纳特地图,这份地图标有,华额尔齐斯、喀拉额尔齐斯,齐兰(克兰),库列图(有些地方叫做博格达岭)等。通过这份地图(图上南下北),可以确定图中185奇兰,就是在奇兰河河源,以及今天红山嘴口岸附近道路。186库列图岭在齐兰河源山口西边,即今天的海拔3994米高的塔奔博格达岭中的南边山岭。
列纳特地图2.jpeg

库列图岭3.jpeg


 楼主| 发表于 2018-7-3 16:18: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0477 于 2018-7-3 16:41 编辑

第十八章:和通泊之战

第一节:博格达岭



       1731年7月21日,阿尔泰,黎明。
       这是阿尔泰最丰美的时节。这是阿尔泰最美好的一个黎明。
       雾霭中渐渐印现的是连绵的群山,那是苍茫中的准噶尔的山河大地。
       牧人还在沉睡,沉睡在山涧盛开小花的草地,他还在沉静在昨夜的繁星、壮观的银河、恬静的牧笛、好友的憨谈和美酒的宿醉中。
        高岗上,是阿尔泰清新的风,风中夹杂着马的气味,黎明里最先欢快的就是马驹,迫不及待的迎接着一天的到来。山间的溪水声和鸟鸣是淘气马驹的和声。松林边是沉默的红驼,昂首凝立,遥望远方,偶尔低头吃一口草,在草的嫩尖上,凝结着一颗最晶莹的露珠。
博格达岭.jpeg


      1731年农历6月18,清朝北路入侵军傅尔丹率领着近2万清寇们,星夜兼程接近了阿尔泰山北麓的博格达岭。是准军俘虏带他们到了这里?还是清军侦察兵侦查到了这里,在目前满文档案没有翻译完全之前不可知。但据清寇的情报,博格达岭下有准军骆驼。
      傅尔丹派遣海兰、苏图、岱豪、舒楞阿带领京旗满兵1000人为先锋队,这个先锋队前去驼群所在山岭。
       在京旗千人先锋队未到驼群之前,准军哨所发现了这个千人先锋队,将骆驼赶到山上,并在山上摆下阵势,于是清军京旗千人先锋队也布了战阵,双方交火。和通泊之战爆发。
       清军的京旗千人先锋队和准军哨所相互交战到傍晚。(一更)
        在傍晚要来的时候,清军千人先锋队的官员们商量,要禀报傅尔丹大营。傅尔丹在大营得知禀报,派了丁寿带着2000后援队增援。丁寿到达战场后,和千人先锋队的官员们了解了战况,清军1000先锋队和2000后援军合兵一起,一起呐喊前进,准军哨所哨兵们各自零星逃散,清军3000人于是合兵一处下马,结成方营,预备到天明。18日的战斗结束。
北路军门头.jpeg

      18日的战役从什么时候打起来的?目前不知道。傅尔丹大营和准军哨所有多远?也不确切,但是清军千人先锋队在一更时,下午7点到9点,派人禀报傅尔丹大营,傅尔丹能派丁寿2000援军抵达战场,并一鼓作气赶走准军哨兵。傅尔丹大营和准军哨所不会很远,大概在5到10公里之间。
      和通泊之战是否是傅尔丹中了准军的埋伏?大多数历史研究都以讹传讹的这样认为。认为傅尔丹轻信了准军间谍,贸然钻进准军的伏击圈。我们推测准军俘虏塔苏尔海丹巴,巴尔喀,郎素等俘虏的动机没有多少作用。从18日的战役过程我们得知:

       傅尔丹并没有深入准军,或者进入疑似有准军的领地。傅尔丹扎营于战场外,派1000人先锋队前去交战试探。在傍晚时分,傅尔丹得知战场确切信息后,傅尔丹又派了丁寿带2000援军到了战场,在傍晚夜幕降临前打散了准军哨兵。
       傅尔丹是一个谨慎的将领,经验丰富的将领,大军在战场外立营防守,派小股先锋试探进攻,得知虚实后,在派2000援军一鼓作气,夜晚也不盲目运动接应,就地结成方营预备防守。进退有度。
     6月18日,傅尔丹的北路入侵军打掉准军几个哨所后,会立即回科布多大营吗?


     公历1731年7月12日傅尔丹带北路入侵军从科布多启程。行军9天,在公历7月21日,农历6月18日在博格达岭,接敌
傅尔丹和通泊.jpg

 楼主| 发表于 2018-7-3 16:24:18 | 显示全部楼层
傅尔丹


       傅尔丹身材高大,关羽一样漂亮的长须,气度身材简直满洲关云长。历史对这个人的评价太演义化了,由于《啸亭杂录》等小道消息干扰了对傅尔丹的评价、实际上他可没有有勇无谋,不审敌情,不顾劝阻,贸然的扎到谣言中,准军所谓在山谷中的伏击圈中。《啸亭杂录》还贬低了傅尔丹,抬高了岳钟琪。
      相比岳钟琪比较无能,他能提出车战、扎麻刀砍连环马腿,就知道岳是票友水平了,《三国》看多了的人,以为自己谋略好,关于车战,连环马等,这里先埋一个扣。以后再说。
       啸亭杂录》是当时的虚拟的公共人格,是那些自以为暗中手握真理的庸众的集体无意识。它的史学价值极低,仅能反应当时庸众的思维、面貌。
       其实《啸亭杂录》里,记载的只是当时人们对这些事的普遍看法,是强权左右不了的一种虚拟人格。无论当时雍正到底是否是明君?人们普遍相信雍正好色、逼父、弑母、屠弟、荒淫。气的雍正居然搞《大义觉迷录》的宣讲团。同理,无论傅尔丹和岳钟琪真实如何,人们就是认为傅尔丹无谋,岳钟琪牛而委屈。
 楼主| 发表于 2018-7-3 16:25: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0477 于 2018-7-3 16:27 编辑

第十八章:和通泊之战

第二节:博格达岭·准噶尔

1.jpeg

       1731年公历7月21日,农历6月18日。傅尔丹率领的北路清寇的到来,对于准军是猝不及防的。
       这一仗是否是准军蓄谋的埋伏,就现有资料来说可能性小,但不是完全没有。塔苏尔海丹巴、巴尔喀、郎素等是否是间谍。目前不做判断,首先做判断太主观,而且没意义,也不是时机。毕竟那么多满文资料还没翻译,蒙古国资料,俄罗斯资料,参与此战的瑞典军官列纳特的回忆还没翻译。对是否是派间谍引诱傅尔丹的问题,不做结论。
       即便塔苏尔海丹巴、巴尔喀、郎素等是间谍,也丝毫改变不了清准7月21日战役是遭遇战的性质。也改变不了和通泊之战是遭遇战的性质。和以往的派遣间谍的喀喇乌苏之战,巴里坤之战的不同。这场战役,即使塔苏尔海丹巴、巴尔喀、郎素等是间谍,准军也只能是在某个笼统的时间段,某个宽泛的没有具体地点的区域,增加了遭遇清军的概率而已。在这样的不确定性的前提下,把准军埋伏于山谷守株待兔,也只有《三国》看多了的人,能想象出来。
      这天的战役是遭遇战,准军方面反映的也是如此,清军何时入寇准军哨所,是早上还是中午?不得知。准军有多少人,根据准军哨所能依托山上攻势、地形和清军千人先锋队相持、在清军后援队2000人的协助下,共3000人的攻势下瓦解。准军哨所没多少人。
       在7月21日(农历6月18)准军发现清军之后,会立即禀报小策凌敦多布,就阿尔泰山地形和道路,最少在21日深夜,发现清军后10个小时后,小策零顿多卜就会得知。小策零顿多卜会立即集结在阿尔泰的准噶尔军。通知各个牧场的宰桑,牧人们立即去山里去抓马、准备武器、盔甲、枪炮,饮食。小策零顿多卜还得通知在伊犁战区的噶尔丹策零、巴里坤战区的色布腾、以及和布克山的大策零。当然准军的集结速度会很快,就阿尔泰地形道路,准军在1到2天就能集结,开拔到战场。

2.jpeg

 楼主| 发表于 2018-7-3 16:27: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0477 于 2018-7-3 16:30 编辑

3.jpeg

第十八章:和通泊之战

第二节:开战第二日,战场无战事


      1731年公历7月21日,农历6月18,和通泊之战爆发。交战地点在博格达岭下的准军哨所。第一日傍晚,清寇1000先锋队,在2000援军的支援下,打散了准军哨所的哨兵。夜晚清寇3000人结成方营,预备到天明。
       第一:清军动向:
      7月22日,(农历6月19日)开战第二日,3000清寇退军,退回到傅尔丹清军大营。(推测据准军哨所5到10公里外)。在3000清军退回傅尔丹大营的时候,准军哨兵又出现了,尾随着这3000清军,到了傅尔丹大营附近,遥远的瞭望清军,并没有冲击清军,清军也未曾防备。开战第二日,战场无战事。
       第二:准军动向
      21日开战后,准军会第一时间禀报小策凌敦多布,小策零顿多卜会第一时间集结准军。但由于夜间阿尔泰山路的崎岖,很多山间牧场未必能通知到,所以开战第二条的7月22日,(农历6月19)是在阿尔泰山的准军全力集结的一天。开战第一天,哨所准军并不会知道清军全部情况。除了21日准军哨兵见到的3000清寇,这次清军总共来了多少人?在哪里结营?后勤如何?马力如何?这些准军不会知道。准军的哨兵远远的尾随这3000清军,来到傅尔丹大营,遥远的侦查着清军的情况。开战第二日,战场无战事。
4.jpeg


      清军为什么在21日傍晚,打散了博格达岭下的准军哨兵之后。22日这3000清军回到傅尔丹大营之后,傅尔丹为什么不全力开足马力,逃离阿尔泰呢?
       如果傅尔丹知道后面几天的事情。傅尔丹和北路军会此时就全力逃亡的。但作为经验丰富的将军,即使要逃离,也要按照一定的军事组织方式逃离。傅尔丹扎营处应该是较为隐蔽又容易防守的地方,脱离地利,是危险的。必须是整顿好军队,那些断后?那些排架行军路上两侧山梁?到那些地方补给人员战马饮水?各个部分如何相互接应,如何轮换?如何将扎营的营地防守,变成防守的行军阵营?火炮如何从扎营的防守,换防到撤退的后卫部队?行军已经10天,战马马力如何轮换?人员如何调整?战争中的撤退是系统工程。不是影视文学作品中,司令令旗一挥,说一个“撤”字,就能行动的。
       22日,清军为什么不逃亡?还存在一个官兵协同性的问题。傅尔丹带北路清军,偷袭阿尔泰山北麓的准军哨所,吸引准军主力在阿尔泰集结,或者布防在和布克赛尔。为岳钟琪的西路军进军乌鲁木齐开创条件。这个战略。是清北路入侵军为数不多的高级将领才能知道的军事机密。是绝不可能让普通将官、士兵知道的绝对机密的秘密。大军行动是做了无数思想动员工作,把入侵描绘成自卫反击,把准军描绘成凶残的无能的笨蛋,宣扬我军的战无不胜,豪迈的蔑视敌人的精神,描绘准军都是贪图享受的**,只会盗马的小人,要清兵投入到忠君爱国、轰轰烈烈的战争中。做了这么多工作,结果只是和准军几个哨兵接触了一下,就要启动逃窜。这会导致军心的极大恐慌,广大基层官兵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陷入淝水之战式样的恐慌,导致狐疑、恐慌、士气低落。这会让北路军陷入危险。

       21日傅尔丹只是接触了一下准军哨兵,会一路逃窜、狂奔科布多吗?      傅尔丹选在了一个有利的地形扎营,离开这个地利撤军,在冷兵器时代是危险的。他还要做万全的准备。傅尔丹也知道在大山的那边,小策凌敦多布在集结准噶尔军队。傅尔丹也不知道此次战役,是否是准军预谋已久的,或是在他行军路上已经侦查到了他的行军。贸然离开地利,如果准军早就集结完毕,或者设下埋伏只是傅尔丹没有钻进去,失去地利的撤军是危险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蒙古语翻译事务所 ( 蒙ICP备11002213号-2  

GMT+8, 2019-9-23 12:42 , Processed in 0.054709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