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蒙古语翻译事务所_蒙文翻译,蒙语翻译,新蒙文翻译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0477

和通泊之战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8 11:20: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0477 于 2018-6-28 11:23 编辑



       军事计划中的夏秋出兵,实际是反春刈之战预计划,在1731年夏秋之际,北路出兵12000兵,骚扰,威吓。企图造成北路全面入侵的假象,让准军收缩在和布克赛尔防守。从而,西路出兵12000,践踏准噶尔在乌鲁木齐的农田。
3.jpeg

        冬季的反冬狩之战。预计划:在1731年冬季,准军必定会发动冬狩战役,到时候,岳钟琪数万人,北路军丁寿所部,土谷鲁王绪级所部,肃州常赉的满蒙所部,在巴里坤布下口袋,歼灭准军。
4.jpeg






 楼主| 发表于 2018-6-28 11:24: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0477 于 2018-6-28 11:26 编辑

第十二章:春刈冬狩

第五节:经验主义的缺陷


       在1728年到1735年的清朝7年入侵准噶尔的战争中,准噶尔和清朝都曾犯下若干经验主义的错误。准噶尔的经验主义的错误在于,1729年准噶尔没有在冬季全力狙杀在巴里坤立足未稳的西路军,是准噶尔经验主义的认为清军的打击半径能力和1720年的一样。结果错过1729年的一次绝好战机。
       清军的经验主义错误在于:清廷想用侵占青海的经验分化瓦解准噶尔,逼迫准噶尔在80天内投降,结果被准噶尔在巴里坤突袭。巴里坤之战清军失利后,清廷第一个念头就是清朝北路入侵军出兵越过阿尔泰打击准军腹地。在清廷从被俘逃回的蓝生芝那里得知准军的“春刈冬狩”战术,清廷军机处第一个反应也是清西路入侵军也会出兵到乌鲁木齐,北路军出兵到额尔齐斯。1731年3月第一次春刈之战,清据吐鲁番地区被劫掠后,清廷终于决定两路出兵了。这个思路来源康熙朝一次成功的经验。康熙朝在1720年,清朝将军傅尔丹长驱直入挺进准噶尔腹地的一次战例。这次战例成为清廷入侵准噶尔思路上的一个路径依赖。
       720年清军傅尔丹带着8000军队越过阿尔泰山,进军到乌伦古湖掳掠准噶尔,继而又进军到乌兰呼济尔焚毁准噶尔的农田,全军而回。同时清朝西路军从巴里坤进军到吐鲁番,降服了准噶尔在吐鲁番的部分居民。这次进军成就了清朝傅尔丹的赫赫威名,这是几十年来唯一一个驾长车、踏破阿尔泰山缺,长驱直入蹂躏准噶尔腹地的满清英雄。
       如果傅尔丹在和通泊之战前死去,那么历史上的傅尔丹将成为欲直捣黄龙的岳飞,封狼居胥的霍去病一样显赫的存在。1720年傅尔丹大胆挺进,深入虎穴博取了威震华夏的功名。但是傅尔丹不知道的是,1720年清军的两路进军,遇到的情况是,准军主力在宰桑湖北阻击俄罗斯入侵,2万准军民主力在额尔齐斯河阻击俄罗斯的入侵。同时准军主力在抗击哈萨克入侵,大策凌敦多布5000人在藏地,准噶尔考虑到清军的打击半径,并没有主力应对清军。这是特殊条件下的经验,准军当时全部军队2万,5000人去了藏地,据俄罗斯记载,在宰桑湖阻击俄罗斯军队的有2万人,那么在那个时刻,准军几乎所有的军力都在宰桑湖。1720年傅尔丹的长驱直入太侥幸了。这个经验会导致清廷会对下一次对准的军事行动产生错误的判断。每一次历史事件都是无数个因素,造成的机缘聚合,1720年傅尔丹的成功,实际上也是1731年清朝决议出击、以及预定方案中缺陷的原因之一。
5.jpeg


(图为,1720年,准军在宰桑湖阻击俄罗斯,傅尔丹挺进到准噶尔腹地,烧毁准军在乌兰呼吉尔的庄稼)

       尽管雍正有着对准噶尔谨慎的考量,清廷的筑城进逼算是一种不太激进的战略。1731年计划中的出兵预案,清廷第一版5队兵马,每队1000相隔200里的战术也算谨慎,问题是,这一版战术准备达不到清军的战略目标,即让准军主力在和布克赛尔收缩防御。而且,1720年傅尔丹的长驱直入的经验里,还是对准噶尔的机动力、战术、攻击力缺乏全面的认识。1720年准军主力对付俄罗斯军队、哈萨克军队,没有以运动战闪击歼灭傅尔丹。1731年准军主力会在和布克赛尔分立防御吗?1731年准噶尔还会忽视清军越过阿尔泰吗?1731年准军主力还会在宰桑湖吗?
       上一次侥幸的成功,会误导自己对对手的判断,每一个战略上的误判,都会导致无数低级士兵的死去,军机处里大人们运筹帷幄,和将军们商议军情的驿马一骑绝尘,红色围墙的紫禁城中的钟罄而鸣,那是为谁敲响的丧钟?
 楼主| 发表于 2018-6-28 11:26: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0477 于 2018-6-28 11:39 编辑

第十四章:1731年第二次春刈之战

第一节:4月14日准军二次袭击吐鲁番


     1731年春季,准噶尔和清朝交界中的吐鲁番地区春色依然。厚重的土黄和翠绿的树叶、庄稼相映,一派诗意的画卷。但这个春天,这里将不再平静。

       吐鲁番是清准两国交战的前沿,是在准噶尔和清朝之间的半中立地区。在清朝和准噶尔的争夺中,一部吐鲁番分居民随着准噶尔去了哈喇沙尔(库尔勒),一部分居民跟着清军到了河西走廊。1731年吐鲁番还有17000居民故土难离。其中能选出有战斗力的6000火枪武装的男子守护着鲁谷沁城。清军有170多人留在鲁谷沁城办理军务。清军为解决粮食,在吐鲁番地区采购的军粮,由于巴里坤之战耽搁还没有运送到巴里坤,这170清军滞留于此。
       清廷军机处对吐鲁番的居民的意见是,全部迁徙吐鲁番居民到河西走廊。让吐鲁番地区成为无人区。而准噶尔在1731年2月对吐鲁番发动了第一次春刈之战之后,很快还会回来。因为准噶尔俘虏了那么多吐鲁番人,吐鲁番卖给清军粮食的秘密,再也藏不住了。准噶尔不会看到一个半中立的吐鲁番成为清军入侵的补给地点,准噶尔不允许吐鲁番成为清军前进的跳板。
      何去何从?吐鲁番的头人额敏在焦急中在和清廷交涉。清廷通过岳钟琪告诉吐鲁番居民:清廷希望把吐鲁番居民选择近边之善地,暂时躲避战乱,这次传话给你们(吐鲁番)之后,如果吐鲁番居民仍然不肯迁徙,那么准噶尔再攻打吐鲁番的时候,请吐鲁番居民自己想办法,清军将不再庇护吐鲁番。
      就在吐鲁番的额敏在苦苦思量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准噶尔人突袭而至。
1731年4月14日黎明,准军几百人突然出现,冲到鲁谷沁城下。将城外浇水春耕的农夫俘虏,吐鲁番额敏带兵冲出迎战,准军退却。但额敏害怕准军是诱敌之计,没有去追,将牲畜等收拢回到鲁谷沁城。准军切断了吐鲁番四处传递消息的道路,隔绝了吐鲁番地区。准军在4月15日准军前往皮禅城,额敏派人从荒无人烟的南戈壁去巴里坤清军大营报信,请求救兵。额敏说他愿意随清军安排内迁到河西走廊,但是准噶尔人再次袭击吐鲁番,他们无法前行,请求清军发兵3000救援吐鲁番,吐鲁番愿意提供3000名清军一年的军粮作为感谢。
      清朝西路入侵军巴里坤大营,再从南戈壁传递消息给吐鲁番,说清军不管吐鲁番。书信上说:“上次准噶尔袭击吐鲁番,清军派去救兵救援吐鲁番,准噶尔得知后就逃遁了。这次准噶尔又派1000多人来袭击吐鲁番,如果巴里坤清军去救援吐鲁番,准军还是会逃遁,准噶尔军队很狡猾,他们的目的就是为引诱清军,疲敝清西路军的马匹,清西路军不会中计的。吐鲁番这个地方很炎热,准军不会久留,何况上次准军1500人袭来吐鲁番能够自守,这次准军也是1000人左右,吐鲁番自守没有多少问题。虽然说准军有断绝吐鲁番水渠,围困吐鲁番的说法,但是鲁谷沁城中有水井,城中一万多人,170多名清军,应该自己固守。”
       岳钟琪在给军机处的信件中说出了他的考虑,准军的目的就是为疲敝西路军马匹,岳钟琪担心如果从巴里坤去救援吐鲁番,西路军一旦分兵,准军主力再次侵犯巴里坤军营,则清西路军首位不能相顾。
       1731年4月14日,准军第二次袭击吐鲁番这个夹在清准之间的半自立地区。距离清朝决议在当年夏秋两路出兵的日子,也就三个月。救援还是不救援,这是个问题。如果救援吐鲁番,清军西路军的马匹在1730年冬季的巴里坤之战中受创,基本圈在营中,还没有上膘。1731年第一次春刈之战再度消耗和清军战马的马力。如果此刻去救援,势必会让清军马力消耗上雪上加霜。从而影响计划中北路佯攻、西路出击乌鲁木齐践踏准噶尔庄稼的战略。
       准军第二次春刈之战的战略很明确:首先准军从第一次春刈之战中的俘虏中,一定知道了吐鲁番在卖给清军粮草的事实,清军有大量采购的军粮目前还在鲁谷沁城。准军一定不会纵容吐鲁番成为清军入侵的跳板,一定会给吐鲁番以军事压力。
       准军一定会摧毁吐鲁番的农耕,不能让这些农作物为清军使用,破坏灌溉、水渠、农田、牲畜也是重要的战略目标。当然,最重要的战略目标就是疲敝清军的马力,反复疲敝清军的马力,能让清军战马大量倒毙,从而缩短清西路军的作战半径。此刻,准军主力在阿尔泰集结,面对清朝西路军的只是3000准噶尔老弱。实际上在防守上处于劣势。色布腾3000准噶尔老弱必须疲敝清几万西路军的战马,不战而屈人之兵。
       1731年2月准军对吐鲁番第一次春刈之战,夺取了很多物资。1731年4月准军又一次袭来。清军明确表态不管,以节省西路军马力酝酿着计划中的夏季攻势。接下来吐鲁番会怎么样呢?他们只是舍不得离开吐鲁番荒芜土地上那些点点浓郁绿洲的农夫,他们不幸的处于清准战争的前沿,他们的头人错判了形式,他们的粮食资敌给清朝西路入侵军,投准会被清朝打击,投清会被准军覆灭。大战前夜被抛弃和争夺的野草,命运多舛的吐鲁番人民只能自求多福。
6.jpeg

  提出批评:在关于吐鲁番的争夺的历史论述中,好多半吊子历史本科生,研究生,网络写手,不注重深入研究资料,说200清军打败了2000准军的攻城,170名清军打败了2000准军的攻城。却忽视了城中有6000精壮守城,配备有火枪、火炮。这是很不认真的。这些论文和网文应该批评。相关单位的导师不知道羞耻,能让这通过?
 楼主| 发表于 2018-6-28 11:42:33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密,吐鲁番的蒙古王


     此时的哈密和吐鲁番的统治者都是蒙古成吉思汗后裔,察哈台汗国的末世统治者。
     在明末清初,哈密和吐鲁番和甘肃回民一起是反清阵营。后被噶尔丹吞并。
    准噶尔的噶尔丹作为佛教的法王,在回鹘七城(南疆)搞过激进的宗教政策,强制人家改宗信佛教。结果在噶尔丹和策妄阿拉布坦内战的时候,回鹘们集体投靠了策妄阿拉布坦。反对噶尔丹。这里也包括哈密和吐鲁番的。只是在引渡噶尔丹之子给清朝的问题上,策妄阿拉布坦觉得哈密不应该越过自己去和清朝谈引渡。双方闹翻。
       他们算不上什么蒙奸维贼,更不是什么伟大的爱国者,他们爱着自己的故乡和权利。在他们的问题上假装不存在宗教的原因是胡扯的。
       顺治年间的吐鲁番巴拜汗、米喇印、丁国栋MSL政权,是第一次崭露头角。想一想,这股乱流多有意思,剃发令,反清复明,农民军,回民,MSL,吐鲁番,哈密,入关的清军。。。。。在大西北的荒野中厮杀。而今天的人们,站在各自的角度去想象阐释。多有意思的画面。
 楼主| 发表于 2018-6-28 14:56: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0477 于 2018-6-28 15:28 编辑

第二次门头.jpeg
第十四章:1731年第二次春刈之战

第二节:围城


        准军在1731年4月14日,1000准军突袭吐鲁番鲁谷沁城,15日从鲁谷沁去突袭皮禅城,16日准军再回到鲁谷沁城下,这次来了2000人。鲁谷沁城围城战开始。
        按照准军的作战习惯,先会突袭掠捕城外围的人员、牲畜,断绝和其他城池驻军的联系、信息传递。扫清外围后,围城战开始。鲁谷沁城中有1万7千人,精壮6000以及清军170人持火枪、火炮等武器守城。城外是2000准军。色布腾的老弱军人。准军这次围城并不像往常,4月16日准军猛烈的袭击了一下城池,受伤了200人,战马83匹,阵亡若干,没有拿下城池。清军把总杨一奉被击毙,受伤维人20多人。但准军似乎没有骚扰一下就走的意思。准军在城外砌起了拦墙工事,以阻挡城墙上的炮弹,拦墙上还搭着树枝窝棚。城上城下就相互依托工事互相射击着,大约每日攻城两次。其他时间,准军断绝水渠,断绝入城的水道,摧毁和收割农田。城外的牲畜被准军收掠,鲁谷沁城内的牲畜由于无草渐渐倒毙。在这个酷热无比的火炉盆地,焦躁在蔓延。吐鲁番真切的感受到了天地不仁的意味,对于清朝他只是跳板,被猜测、怀疑、抛弃。对于准噶尔他们又是暗地资敌于清的叛徒。如果吐鲁番不能强大到自立,只能是被外地说成首鼠两端的墙头草,仿佛吐鲁番天生就应该是强者的从属似得。而他们只是眷恋故土的农夫啊。
       持续多日的攻守互射中,城中的维人发现准军发射的子弹,是泥丸(陶弹),而并非铅弹。清军推测色布腾缺乏弹药,这可能是其中一个原因,毕竟准军主力朝着阿尔泰集结的时候,带走了大量的武器、精壮、粮草、牲畜、战马。色布腾对阵岳钟琪的这3000人是老弱、疲马、缺少弹药和粮草。但2000人想攻下6000精壮的城池,如果突袭不成功,就只有围困了。在围城战中减少互射的弹药消耗是要务。毕竟疲敝清西路入侵军战马马力,获取吐鲁番农作物、牲畜,是最此次围城战重要的战术目标。
       由于信息传递线路被准噶尔切断,巴里坤清西路入侵军大营很久才知道吐鲁番围城战的细节。
       准军在城外围城,也很焦急,迟迟不见清军动静,于是再派出一彪人马深入清朝占据的巴里坤盆地去抓捕清军。
11.jpeg
      1731年春季,准军对吐鲁番地区进行了两次春刈之战。军机处以及岳钟琪对于第二次春刈之战,决议不管吐鲁番的命运,以节省马力,准备预计的夏季对准噶尔乌鲁木齐地区的进军。吐鲁番会成为反复被围点打援的那个点吗?清军对于吐鲁番,陷入两难,救援的话,会大量消耗马力,导致战马倒毙,有可能会被伏击援军。不救援的话,吐鲁番地区的绿洲城们会倒向准噶尔,吐鲁番的农作物会成为准噶尔的军粮,吐鲁番的城墙会成为准噶尔的堡垒,准军就是这样对待城池,对付所谓的城堡链战术的。色布腾的3000老弱,对阵岳钟琪的数万清朝西路入侵军。色布腾要通过不断消耗西路军马力,导致西路军战马疲敝、倒毙,从而削弱西路军作战半径,不战而屈人之兵。

吐鲁番地区地图

22.jpeg

     吐鲁番地区是数个绿洲,和绿洲城池组成的地区。重要的产粮区,当时鲁克沁城是中心。此次春刈之战主要对鲁克沁城进行了围攻,并且收割了其他地区的庄稼。

     在弱肉强食的世界,吐鲁番地区的弱小就是原罪本身。因为弱小所以理所应当的成为别人自古以来的盘中餐。1720到1730年夹在清准刀锋边缘的吐鲁番竟然保持了10年的自立,原来的居民一部分去了哈喇沙尔(库尔勒),一部分被迁到河西走廊,剩下的这些居民在清准刀锋边缘过了10年平静的时光

 楼主| 发表于 2018-6-28 15:12: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0477 于 2018-6-28 15:19 编辑

第二次门头.jpeg

第十四章:1731年第二次春刈之战

第三节:陶赖、乌兔水之战



        1731年4月25,下午5点。清军占据的巴里坤盆地里的陶赖泉,18名清军放哨侦查在此地。10名清军在山间的松林里休息,8名清军登高哨望。
        那天,黄昏天阴沉着,零星飘着春雨,浓雾萦绕着天山的山梁,8名清军视野并不宽阔,突然,他们发现在浓雾中冲出200多准军人马,这8名清军迅速奔向松林,准军也发现了清军,追击而来,在松林之间双方互相射击,夜、很快落幕。这18名清军在夜幕中翻越雪山,越山岭逃出包围。
         1731年4月26日黎明,在清军占据的巴里坤盆地的乌兔水,雾依然很大,清军千总马建功带着5名蒙古兵,5名绿旗兵在此侦查放卡,清军得知准军袭击吐鲁番后,派马建功带10名清军在此侦查,在他们拢起篝火正在烧茶的时候,浓雾中突然冲出50多名准军,这11人上马而逃,5名蒙古兵马术精良,越上马背箭一般的窜出去,转过山脚的时候,已经不见了马建功和其他5名绿旗兵。枪声响起,枪声也是信号,沿着5里一站的清军塘站,声声传递到了巴里坤,清军一方面派人去查看军情,一方面将牲畜收入营中。将正在筑城的军队收回堡垒防守。中午,清军得知准军袭击了陶赖卡伦,乌兔水卡伦。清军收了镜儿泉卡伦的人,并收了筑城兵丁,收了屯种兵丁,收了牧放的牲畜战马,全力防守。
         1731年4月28日,清军调查得知,在乌兔水清军千总马建功被击毙,另外3名清军同时被击毙,还有两人失踪,估计被俘。

         陶赖、乌兔水之战,清西路入侵军并未追击,但是岳钟琪考虑到零星设置卡伦会导致准军不断的摸哨。于是开始修筑镜儿泉,查干哈玛尔,苏济三大卡伦。并且修筑三大卡伦为依托的塘站线。
      哨所线的设立上,清西路入侵军军一直处于被动,科舍图、额仑矶两大卡伦是岳钟琪勘定的,结果巴里坤之战后废弃,在巴里坤的收缩的零星哨所也被摸哨,三大卡伦的修筑能解决岳钟琪的问题吗?
      在第二次准军出现在吐鲁番地区的时候,军机处和岳钟琪都误判了准军会因为吐鲁番炎热很快离去,由于准军切断了信息传递的道路,吐鲁番和巴里坤之间的信息传递,要从人烟稀少难走的南戈壁传递,准军围城,信息传递的很慢。在清军得知准军对吐鲁番围城不走的情况后,清军还能坐得住吗?

注释:陶赖:蒙语“兔子” 。、
乌兔水:蒙语“线”,
查干哈玛尔:蒙语“”白鼻子
苏济:蒙语“髋骨
注释:镜儿泉下,应该是清军镜儿泉卡伦遗址,几百年来,这是第一次说明镜儿泉那个圈子,是清西路入侵军镜儿泉卡伦遗址的文字。
44.jpeg


 楼主| 发表于 2018-6-28 15:19: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0477 于 2018-6-28 15:22 编辑

第二次门头.jpeg

第十四章:1731年第二次春刈之战

第四节:岳钟琪的反复

      对于准军1731年对吐鲁番第二次春刈之战,清军机处和清西入侵军统帅岳钟琪都出现了对军情的误判。关于如何应付吐鲁番准军,清军出现了几次反复。
       1731年4月23日,清军得知准军袭击吐鲁番地区,清军决议不去管吐鲁番,清军判断准军目的是疲敝清军的马力,而且清军担心巴里坤西路军大营,清军担心一旦救援吐鲁番,西路军兵势一分,准军主力去抄清军巴里坤大营,清西路军将首尾不能相顾。
        4月27日,准军袭击了巴里坤盆地的陶赖、乌兔水清军卡伦。清军还是决定不去管吐鲁番的命运,清军觉得吐鲁番十分炎热,准军绝不会久留。清军的马匹正在为袭击乌鲁木齐做准备,准备上膘,等清军在当年夏秋袭击乌鲁木齐之后,回军时候再将吐鲁番居民迁徙到内地。
        5月19日,清军得知准军围城不去,清军知道自己误判了军情,岳钟琪决议出兵3000去救援吐鲁番,岳钟琪此时重视到了吐鲁番跳板的重要性,岳钟琪觉得不能迁徙吐鲁番居民到河西走廊,这个吐鲁番跳板很关键,它是到阿尔灰和哈喇沙尔(库尔勒)的咽喉,而且明年(1732年)计划入侵筑造乌鲁木齐第二城的时候,吐鲁番能作为桥头堡,防止准军绕过吐鲁番袭击巴里坤清军大营。而且将来如果清军到乌鲁木齐筑城,担心四面受到准军袭击。而且吐鲁番是为数不多的绿洲,能屯种。
       对于岳钟琪的思路,雍正和军机处有不满意的地方,雍正和军机处反感岳钟琪的畏手畏脚,军机处觉得如果准军来袭击,正好在巴里坤,或者吐鲁番和剿戮准军,何必畏缩的做防守姿态?但对于岳钟琪的提议,军机处希望岳钟琪酌情处理,不必拘泥先前不救援的话。
555.jpeg

       几年前,岳钟琪盲目的乐观,以为自己气吞万里如虎的能成就一番功名。相反,雍正和军机处要比他谨慎的多得多。而巴里坤之战后,岳钟琪反而畏手畏脚,被小策凌敦多布一战破胆。雍正和军机处却斥责其庸懦。
     我们不能用人的气质类型去评论这些。巴里坤之战后,岳钟琪才清醒的知道了准军的战斗力,战略战术才开始清醒起来,而巴里坤之战之后,雍正和军机处不愿意让战争陷入消耗战。尽管清朝经济体量巨大,但是和准噶尔打消耗战,很可能崩溃的是低水平重复总量巨大的清朝。比如明朝的经济体量是后金的多少倍,但是在消耗战中崩溃的却是低水平重复总量巨大的明朝。明朝对后金也搞过毕其功于一役的萨尔浒之战和松锦会战,也搞过耗资巨大的城堡链条。不管是不是这些历史的前车之鉴,总之,岳钟琪谨慎的盘算着战术,雍正和军机处宏观的思考着大战略和总经济。
        岳钟琪在军前,不用请旨就可以自行发兵调整战术,派出援兵,雍正也允许前线可以自行判断,君臣对一个事件有不同意见,而且能出现反复,坚持自己意见,这种关系还是和谐的。
        由于误判军情,在即将发动对乌鲁木齐的夏秋攻势的清军,在出发的前夕,再次将消耗了一次9000军力的马力。


       上一次岳钟琪提出的准军若来,别人上,岳钟琪守。雍正和军机处斥责其庸懦。这次军机处觉得,对乌鲁木齐的夏秋攻势才是最重要的,决不能偏离这个目标。救援吐鲁番是旁枝细节,是岳钟琪看形式如果实在不得已再看着办的旁枝细节。对于对乌鲁木齐的大战略,和对吐鲁番的旁枝细节。雍正还会斥责,最后,岳钟琪的罪责,死刑,都有一些源自于此。这是一个伏笔。要留意的历史伏笔。这并不是雍正气量小,不容别人反对自己。是大战略的失误的问题。


 楼主| 发表于 2018-6-28 15:23: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0477 于 2018-6-28 15:27 编辑

第二次门头.jpeg

第十四章:1731年第二次春刈之战

第五节:清军救援吐鲁番


       1731年5月24日。清军动员9000兵力,3000名清军由张元佐,张存孝、曹勷带领,前往吐鲁番。2000名清军由颜如清带领在塔库驻扎预防后路被抄。4000名清军由纪成斌带领在陶赖驻扎接应。
        24日巴里坤清军9000援军一出洞,在吐鲁番的准军似乎就知道军情。25日黎明在鲁谷沁城的2000准军从鲁谷沁城撤军,向西西北撤离25公里,中午到达哈喇火州城,抬了300副木梯攻城,据哈喇火州首领沙特里说,打死准军300多,维人死19名,
        26日,27日准军在围哈喇火州城,在城外收割庄稼,清军在从巴里坤向鲁谷沁进军,清军先派出侦查兵到齐克塔木、皮禅城侦查。
28日中午准军又攻打了一次哈喇火州城,然后匆匆撤退,3000清军在29日黎明到达鲁克沁城.然后,清军留下1000清军驻扎在鲁克沁城,2000驻扎在塔库,这2000人是否要驻扎在吐鲁番,岳钟琪请旨于军机处。1731年第二次春刈之战结束。
       此次战役,据清军战报,鲁克沁打死准军200,哈喇火州打死准军300,但是夸大战果是惯例,巴里坤之战都能被说成2000清军大胜2万准军,夺回了牲畜大半。这个战果的真实情况不得而知。
        准军围城40多天,摧毁水渠,收割,践踏农田,吐鲁番地区的绿洲农业收成一半被收割,40天农业生产被打断,大量牲畜倒毙在围城里。准军在清军准备发动对乌鲁木齐的夏秋攻势之前,再度消耗了清军9000人的马力。
666.jpeg

雍正再度对岳钟琪表达了不满。
          雍正和军机处得知此次战役,6月初10,军机处写信给岳钟琪,说岳钟琪的策划中有着“没有算计到的地方和推诿游移之处,现在一一指出”。雍正说对准噶尔的乌鲁木齐进行夏秋攻势是第一要务,应援吐鲁番是“旁枝末节,相机不得已之举”。岳钟琪不筹划对乌鲁木齐的夏秋攻势,反而过度关注吐鲁番这是舍本逐末。计划在夏秋12000士兵出兵乌鲁木齐,现在出洞9000士兵到吐鲁番,这9千士兵是否包含在1万2千士兵里?三大卡伦不驻扎精兵,那精兵在怎么配置?云云。。。。吐鲁番本身是一个中立的部落(向来置之度外),去年,岳钟琪去吐鲁番采购军粮,岳钟琪也没有和军机处商量,导致准军窥伺吐鲁番,屡次犯扰。这是岳钟琪的错误导致的。现在岳钟琪将是否在吐鲁番驻军?吐鲁番居民是否迁徙请旨于军机处,这些都是岳钟琪推诿游移的地方,我在北京几千里之外,怎么能洞悉当地的形式,这些决策是岳钟琪应该的。这已经不是朕信任依赖的初心了。
      雍正和岳钟琪,军机处和西路军,第二次出现裂隙。雍正和军机处从大战略中考虑,对准噶尔的乌鲁木齐农田进行夏秋攻势进行破坏,争夺总战争的主动权,是战略层面上的第一要务。要积蓄力量一举扭转战争主导权。扭转巴里坤之战后的完全被动局面。而清朝的北路军已经出发在即,准备为西路军吸引准军火力。而岳钟琪反复的在吐鲁番耗费军力、马力。注意力完全不在乌鲁木齐,这导致雍正和军机处很不满。 (开上帝视角,岳钟琪在1729-1732年里折损了西路军战马的10分之9,被抢和倒毙。知道这一点就知道雍正和军机处有多么不满这样的耗费马力)雍正和军机处看着银子流水一样滔滔的逝去,清廷必须从战略上做出扭转。
     而岳钟琪,在巴里坤之战后,在战略上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前文我们说过,小策凌敦多布巴里坤一战即肢解了在准噶尔东西两线的几十万军队。巴里坤一战之后,实际胜负已定,已经没什么扭转乾坤的大逆转的可能,甚至有全败的危机,剩下的就像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堑壕里战术性的争夺了,从这个角度来说,岳钟琪也是无奈的。把吐鲁番当做桥头堡和跳板,只是战术上的积极。这种积极和谨慎在战术层面是可行的,但无关全局。

       如果把这次7年的战争当做一次围棋对弈,小策凌敦多布在巴里坤的落子已经锁定了胜局
      但雍正还手握一手,那就是万里远赴俄罗斯伏尔加河下游去找舒努的大使团。借舒努一手,在准噶尔西线翻盘,清军依靠筑城进逼步步推进,最后等舒努战胜噶尔丹策零,清军再对舒努一网打尽,然后再窥伺哈萨克,土尔扈特。
 楼主| 发表于 2018-6-28 15:28:58 | 显示全部楼层
     而准噶尔的色布腾将军,手中3000老弱,对弈岳钟琪几万清军,色布腾反复消耗清西路军的马力,削弱西路军作战半径,也可以说是一着妙手。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经典战例。
     巴里坤之战和两次春刈之战,都应该出自大策零顿多卜的谋划。清史所谓“大策零善谋,小策零善战”名副其实。
 楼主| 发表于 2018-6-28 15:29: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0477 于 2018-6-28 15:34 编辑

门头.jpeg

第十五章:五月

第一节:黄雀螳螂会

       在1731年的五月,半个欧亚大陆都在积蓄力量。都在积蓄力量爆发于决定国运,和未来几百年中亚格局的一战。这段时间,发生和很多很多事情,但最被历史遮蔽的,决定历史格局最重要的事件,是黄雀螳螂会。是清朝使团远赴万里,在伏尔加河下游和准噶尔曾经的第一统帅,噶尔丹策零的亲弟弟舒努,以及哈萨克汗国的使臣,土尔扈特的汗王,俄罗斯的特使的会晤。
11111.jpeg

       还记得岳钟琪的1727年的拟定的西侵纲要吗?趁准噶尔内讧,两路突袭,先联合舒努、哈萨克灭掉噶尔丹策零,再灭掉舒努,如果舒努逃亡哈萨克,就用投降的准噶尔炮灰军灭掉哈萨克和土尔扈特。如果俄罗斯干涉就出兵俄罗斯。
如果准噶尔是蝉,舒努、哈萨克、土尔扈特就是螳螂,而清朝是企图把他们全部吃掉的黄雀。
       1731年满泰使团在给俄罗斯女皇大拜年之后,从莫斯科南下到伏尔加下游,5月8日,满泰使团到达土尔扈特汗国。黄雀见到第一支螳螂。满泰一到土尔扈特汗国,舒努的心腹就往来于满泰使团营帐暗中打探消息。满泰对舒努心腹说:“如果可能,请舒努见我一面”
1730年5月13日,满泰见到舒努的心腹,互相问好后,满泰故作惊讶的说:“我们在清朝,听说舒努从准噶尔逃亡好些年,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来了土尔扈特汗国,才知道舒努竟然在这里”,而且满泰挑唆的说:“舒努的母亲、弟弟、妹妹都被杀害,尚能如此,可见是个硬汉,否则早忧伤致死了”。舒努的心腹表达了舒努想和满泰会面的想法。满泰说:“我们共同的敌人是噶尔丹策零,为什么不可见?”
      14日晚上,舒努的心腹又来了,给满泰带来一盒砂糖,说:“愿意一见就如此甘甜”。满泰吃了砂糖。(像一个表达互相信任的仪式)。舒努的心腹说,舒努身体有病,不适合前来。,满泰表达了本应去看望,但身边有俄罗斯特使保尔·波尔科尼,哥萨克,还有土尔扈特的200多贵族台吉宰桑,担心俄罗斯和土尔扈特方面猜忌。
       17日,舒努派人来,说到俄罗斯特使保尔·波尔科尼帐中会面。于是满泰等装作去保尔·波尔克尼帐中喝茶。满泰去的时候,舒努已经在帐中,满泰问:“这位是?”保尔·波尔科尼说:“这位是舒努先生。。。。”
        经过刻意设计出的偶遇,黄雀见到第二只螳螂

评注:满泰舒努的会见的波折,能拍一部细节丰富的美剧。那一盒砂糖,是编剧编不出来的历史。
评注:双方故意装作去俄罗斯特使保尔波尔科尼帐中喝茶闲聊的偶遇,让保尔介绍彼此接头,也是编剧编不出来的历史。



 楼主| 发表于 2018-6-28 15:35: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0477 于 2018-6-28 15:40 编辑

门头.jpeg

第十五章:黄雀螳螂会

第二节:舒努的想法

       清朝使者满泰和舒努,都在回避着俄罗斯和土尔扈特的监视,但却绝妙的想出在俄罗斯特使保尔·波尔科尼帐中相见,而且让保尔·波尔科尼介绍。保尔介绍之后,满泰故作漫不经心、略微惊讶的说:“在清朝听说您流亡很久,来土尔扈特才知道你在这里!”,然后带有挑唆的说:“您的母亲、妹妹、弟弟都被杀害,真是不幸的事情。您竟然承受打击还活着,实属硬汉啊!如今可以享福好好生活了”。舒努愤怒的说:“我还活着秉承上天庇佑,而我还算活着吗?”
     满泰继续寒暄:“准噶尔和哈萨克、额思达克等国都有战争,您越过这些国家来这里不容易啊?”。满泰问的是舒努如何穿越这些国家的国土。(舒努和这些国家的关系)     而舒努没有直接回答,舒努说的是他为什么当年不为他父亲所容的事情,舒努说:“我在准噶尔的时候,和吐蕃拉藏汗之子,在准噶尔流亡的哥尔丹丹钟十分要好,我父亲怀疑我有心归附清朝,所以囚禁了我3年,后来释放,被派遣征战哈萨克7年,我流亡到土尔扈特已经有7年了”。(舒努说的有暗示和清朝结盟的意思吗?)
     几方随意寒暄了几句,满泰请波尔·波尔科尼、舒努等到自己帐中喝茶,到了满泰帐中不久,波尔即要离开,舒努也说要一起离开。
     一出满泰大帐,舒努说随着清朝使团来的喀尔喀的几个王公是满泰的舅舅,多少年不见,去舅舅帐中去看望喀尔喀远房舅舅。准噶尔、土尔扈特和喀尔喀贵族之间亦有联姻。所以清朝使团也带着舒努的舅舅宫格奇旺、古陆鲁布来到伏尔加河。舒努去两个舅舅帐中寒暄。土尔扈特汗国的一个随行的宰桑说:“天色不早了,舒努来看望使臣舅舅等,已经很久,住的又远,理应告辞了”。舒努说:“不回去了,晚上就在舅舅家住吧
     入夜,舒努对两个喀尔喀远房舅舅说:“人多,所以不能说真话,这些话不能让俄罗斯、土尔扈特汗国的人听见,所以支开他们的人,和两位舅舅畅所欲言”。舒努说:“很多年前,准噶尔曾和喀尔喀和平相处,后来听说噶尔丹征战喀尔喀,但那时候我还很小,不知道其中的详细,如今清朝使团前来,二位舅舅是否有什么话对我说?”
      两位舒努喀尔喀的舅舅说:“你说的当年我们喀尔喀和准噶尔曾经和平相处是真的,只是噶尔丹挑起事端,被清军打败,后来死于你们准噶尔的内讧。如今我们喀尔喀随附了清朝,各得其所,太平享福。见到你本人,我们就对你坦诚相告,舒努你被你哥哥噶尔丹策零相逼,来到土尔扈特汗国,土尔扈特汗国虽然是你母系的舅舅家族,但是居于俄罗斯地方,依靠俄罗斯太甚,舒努你久居此地,皈依了异教,将来如何能率领众人,占据地方?为什么不趁着年轻去做些大事(舒努时年31岁),人岂能长生,舒努你是英雄,如果诚心诚意依靠我清朝,则得好名声,永享幸福,还有比这更好的时期吗?”
      舒努听了对两位:“我舒努被我父亲和兄长逼迫到此地,然我图依靠何人,但念兴黄教(佛教格鲁派),让众生享福之人。战争不是什么好事,当年战争的肇始者我的爷爷噶尔丹已经断了子嗣。如今准噶尔我父亲已经亡故,我曾经有若干兄弟,都被噶尔丹策零诛杀,现在在世上仅剩我和噶尔丹策零两人,这些你们都知道,我的心思,但愿能依靠阿尔泰、杭盖之地而安居乐业”。
      宫格奇旺、古鲁扎布舅舅说:“你说见到清朝大使,有很多话没来得及说,如果明天能见清朝大使,他会对你讲很多大有裨益的话
      夜晚,宴会很吉祥,舒努款款而歌,酒徐徐而尽。舒努夜宿古鲁扎布舅舅帐中。
科布多.jpeg

       这番对话,舒努说出自己的要求,希望到阿尔泰、杭盖之地。这片地方原属于准噶尔的科布多地区,原属噶尔丹,噶尔丹死后,被清朝侵占,舒努并没有提要求此地,他只是说要依靠科布多地区安居乐业。清朝大使满泰企图挑唆舒努,用舒努和噶尔丹策零的家仇去挑唆。话语中甚至有你家人尽被杀,你居然还活着的意味,但舒努没有接那个话题。喀尔喀两个王公也用功名去劝说舒努,舒努同样没有接那个话题。舒努也不去讲述他和哈萨克的关系。舒努甚至没有对清朝大使说什么寻仇,介入战争之类的话题。这也是一个持重的人。
     交谈中涉及到噶尔丹,舒努称之为爷爷,实际亲爷爷是僧格,噶尔丹是舒努的叔爷爷,喀尔喀的王公称噶尔丹当年昭莫多被清军击败后,噶尔丹死于准噶尔内讧。
      舒努的想法,回到清军占据的准噶尔祖地。但始终要“安居乐业”。回避着介入清准战争的话题。这是他不愿意做棋子,做清军的棋子吗?是他不愿意做螳螂,做黄雀的食物吗?经过复杂的躲避俄罗斯、土尔扈特的监视,舒努和清朝使团中的喀尔喀王公接头,提出自己的要求,要进入科布多,依靠科布多召集旧部,安居乐业。

 楼主| 发表于 2018-6-28 15:41: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0477 于 2018-6-28 15:45 编辑

门头.jpeg

第十五章:螳螂黄雀会

第三节:雍正、军机处写给舒努的信

      18日中午,满泰设宴请舒努到帐中,饭后,舒努让左右退下,对满泰说:“可否告诉我,你们派遣两路使者的目的?”满泰表示我们清朝使团是为祝贺俄罗斯女皇登基,和土尔扈特汗国策凌敦多布大汗即位,所以派遣两路使者。
       舒努说:“你们或许是因为我的缘故来这里的吧?我仔细观察过。我但念清朝皇帝”舒努开门见山,满泰于是也要直入主题,如果舒努诚心念我清朝皇帝,应该在边境探听到我清军消息,从此处立刻动身为好,如果疑虑我清朝的将军不信任你,不容留你,我给你加盖印信文书,清朝将军一定信任你,容留你。舒努却说:“我率领什么军队去?土尔扈特汗国全然不顾阿玉奇的两个女儿,那么多外孙被杀,何况土尔扈特汗国四处皆敌,哪里能抽调出军队?”
        满泰说:“我们原来想,如果你不在土尔扈特汗国,我们就探听你的驻地,然后给你送信,所以书信已经写好,你要看吗?”
        舒努说:“我不怎么懂蒙古文,让古鲁扎布舅舅读给我听”。于是古鲁扎布读信给舒努。书信应该是雍正和军机处写的,但内容未知,应该有用家仇激怒舒努,用功名鸡血舒努,用地位引诱舒努的内容。噶尔丹策零篡夺汗位,霸占舒努的家业等等内容。读完信,满泰表达我们清朝的心思全在书信中,问舒努有什么感想。舒努竟然说:“我能有什么感想?我父亲的(意愿),我能和我争吗”?
      满泰劝舒努要三思,劝说舒努的委屈恸情,只有清朝皇帝能帮助,并让舒努写信给雍正,使者带回去,等灭了噶尔丹策零之后,让舒努做准噶尔一部之首。舒努带走了满泰的一个荷包,说会让人写信给雍正。并请喀尔喀的两位远房舅舅去舒努账下做客,看见他在的时候,去取信件。

        在此,我不厌其烦的反复陈述这些细节,是因为历史中那些人物好值得人去揣摩、抚慰。那些人物的性格、气质、他们的悲欢离合、他们的苦痛彷徨。特别是这个当时能左右天下格局的棋子舒努,这个后世的中亚幽魂,这个民歌传唱了300年的悲情英雄。这个甚至受到整个欧亚大陆尊敬的游牧骑士。面对清帝和军机处的信,他居然说,“我能有什么想法,我父亲的意愿,我怎么能争?”。原文:“我作何感想,我父也,我尚能争乎”?这似乎在说他的遭遇是因为父亲的误解,甚至撇清了噶尔丹策零的迫害。不谈噶尔丹策零的仇恨,不谈联合发动战争,要求回到科布多安居乐业。
      这次会见,双方开门见山,舒努见到雍正的信,但舒努没有演义故事里那样鲁莽的怒目圆睁,栏杆拍断,舒努持重的回避着什么。或许他在回避去做棋子的命运,回避着去做黄雀的食物的命运。       舒努不怎么懂蒙古文,他的哥哥噶尔丹策零却是蒙古游牧汗王中第一大学霸。但两兄弟都有深刻的判断力,能清醒的观察形式,思维缜密,能控制情绪,哪怕是血海深仇。怪不得姑娘们都喜欢舒努,帅气,勇武,厚重,温和,多才多艺,年轻的第一统帅,朴素的贵族,无差别的关怀人,情商极高,除了学习成绩有点差,简直完美。



 楼主| 发表于 2018-6-28 15:45:4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五章:螳螂黄雀会
第四节:底牌


21日,宫格奇旺,古鲁扎布去舒努帐中看望舒努,舒努说:“前天见了满泰,大概了解了一下清朝的意思,你们很快就要回去了,清朝使臣团是否还有什么话对舒努说?”宫格奇旺以及古鲁扎布表示要舒努坚定投降清朝的意志,投降清朝的信呢?舒努说:“我还没写。”舒努接着又说了这几件事。
第一:舒努再次说明自己在1720年前被父亲囚禁的原因,舒努说自己因为和拉藏汗之子,在准噶尔汗国的格尔旦丹钟关系好,被怀疑投清,所以被父亲囚禁三年,在1720年被释放派往征战哈萨克,征服哈萨克很多地方,在1720年到1726年之间在哈萨克,1726年舒努的父兄要第二次逮捕他的时候,他率领6人逃亡,一直辗转于哈萨克和自己的游牧地之间,后从哈萨克到了土尔扈特。
第二:关于汗喀尔盖之战,舒努说他想从哈萨克通过汗喀尔盖奔入清朝,但听从准噶尔逃出的哈萨克人说,阿尔泰山间道路已经被准噶尔占据,他们只有夏衣,所以来到土尔扈特汗国。

第三:土尔扈特汗国的内部情况是,土尔扈特夹在伊斯兰和俄罗斯之间,有着伊斯兰化和东正教化的倾向,担心将来被在俄罗斯的压力下,失去佛教文化的本色。汗国内部也不和,没有定下是否帮助舒努,如果舒努借兵于俄罗斯,又担心将来被俄罗斯控制。
第四:舒努提出一个借兵土尔扈特回到科布多的想法,舒努希望等清朝使臣走了后,舒努对土尔扈特汗国说,清朝要攻打准噶尔,舒努希望借土尔扈特兵几千,回到自己准噶尔游牧地,召集旧部,实在不行二三百也可以,将舒努送到科布多,到了之后再看自己运气,如果不借给舒努军队,舒努也没什么办法。
第五:舒努又说了一个更重要的时期,如果舒努借道俄罗斯,从俄罗斯到清朝,是否会影响到清朝和俄罗斯的外交关系,因为当初他流亡到土尔扈特汗国之后,即对俄罗斯说明了自己流亡于此的原因,俄罗斯沙皇表示:俄罗斯将帮助舒努。随后土尔扈特汗国派遣使者的时候,舒努也派遣了使者,因为舒努流亡土尔扈特汗国,如果不派遣使者,将对自己不利。如果俄罗斯知道舒努要到科布多,给雍正写信上奏(投降清朝),俄罗斯会立即和舒努交恶。

随后在躲开俄罗斯的翻译监视之后,清朝使团表示,如果清朝雍正一定要带舒努从俄罗斯到清朝的话,舒努将带哪些人到清朝,舒努给清朝使团交了一份名单。但清朝使团到了萨拉托夫之后,舒努派人前来对清朝使团说,如果借道俄罗斯到清朝,必定会影响俄罗斯和清朝的外交关系,舒努将会恐慌,对舒努也无益处。舒努把给喀尔喀王公和宗教领袖的信件交给使团,让他们转达。也就是说在最后的时刻,舒努放弃了借道俄罗斯到清朝的计划。
**********************************************************************************
分析这其中最后部分,这么几点这的玩味。最终舒努没有给雍正写信,也就是所谓的上奏。但舒努却给当时喀尔喀蒙古的诸多实力派王公都写了信件。舒努希望依托原先噶尔丹的地盘,被清军侵占的科布多地区安居乐业(或者说不愿捆绑在清军战车上),但却不愿意自己被清朝完全控制。所以给雍正的信最终没写,给喀尔喀巨头们的信写了好多,在此希望能得到这些给喀尔喀信件的原文,对恢复这段历史原貌有很大好处。
另一件重要的事,就是俄罗斯沙皇也表示,舒努的事情,俄罗斯要帮助舒努。俄罗斯也希望借助舒努介入准噶尔,舒努想向俄罗斯借兵,但不想被俄罗斯控制,不想自己和自己的民族的文化属性,在俄罗斯的压力下,逐渐走了样。俄罗斯和清朝都在争夺舒努,但都将舒努当做棋子,对于清朝甚至是用使用后即毁灭的棋子。舒努痛苦挣扎在抽象的民族、文化属性、未来、以及自己痛彻入骨的家仇中。他用那么大的努力,摆脱自己做棋子的命运。
对于土尔扈特汗国,土尔扈特汗国和准噶尔,是佛教势力伸在欧洲和中亚之间的左手和右手。多少年来联合和基督教以及伊斯兰教势力联合作战,唇亡齿寒。双方的交恶,只是土尔扈特汗国希望要回在准噶尔汗国的那1万土尔扈特人,以充实自己微薄的兵力。所以,从亲情上,土尔扈特会收留舒努,但土尔扈特不会帮助舒努进攻准噶尔行动,也不会送舒努到科布多,舒努是吸引准噶尔人充实土尔扈特汗国的一个旗帜,也仅此而已。
 楼主| 发表于 2018-6-28 15:46: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0477 于 2018-6-28 15:50 编辑

门头.jpeg

第十五章:螳螂黄雀会

第四节:底牌

       21日,宫格奇旺,古鲁扎布去舒努帐中看望舒努,舒努说:“前天见了满泰,大概了解了一下清朝的意思,你们很快就要回去了,清朝使臣团是否还有什么话对舒努说?”宫格奇旺以及古鲁扎布表示要舒努坚定投降清朝的意志,投降清朝的信呢?舒努说:“我还没写。”舒努接着又说了这几件事。
      第一:舒努再次说明自己在1720年前被父亲囚禁的原因,舒努说自己因为和拉藏汗之子,在准噶尔汗国的格尔旦丹钟关系好,被怀疑投清,所以被父亲囚禁三年,在1720年被释放派往征战哈萨克,征服哈萨克很多地方,在1720年到1726年之间在哈萨克,1726年舒努的父兄要第二次逮捕他的时候,他率领6人逃亡,一直辗转于哈萨克和自己的游牧地之间,后从哈萨克到了土尔扈特。
      第二:关于汗喀尔盖之战,舒努说他想从哈萨克通过汗喀尔盖奔入清朝,但听从准噶尔逃出的哈萨克人说,阿尔泰山间道路已经被准噶尔占据,他们只有夏衣,所以来到土尔扈特汗国。
      第三:土尔扈特汗国的内部情况是,土尔扈特夹在伊斯兰和俄罗斯之间,有着伊斯兰化和东正教化的倾向,担心将来被在俄罗斯的压力下,失去佛教文化的本色。汗国内部也不和,没有定下是否帮助舒努,如果舒努借兵于俄罗斯,又担心将来被俄罗斯控制。
通天塔.jpeg

      第四:舒努提出一个借兵土尔扈特回到科布多的想法,舒努希望等清朝使臣走了后,舒努对土尔扈特汗国说,清朝要攻打准噶尔,舒努希望借土尔扈特兵几千,回到自己准噶尔游牧地,召集旧部,实在不行二三百也可以,将舒努送到科布多,到了之后再看自己运气,如果不借给舒努军队,舒努也没什么办法。
     第五:舒努又说了一个更重要的时期,如果舒努借道俄罗斯,从俄罗斯到清朝,是否会影响到清朝和俄罗斯的外交关系,因为当初他流亡到土尔扈特汗国之后,即对俄罗斯说明了自己流亡于此的原因,俄罗斯沙皇表示:俄罗斯将帮助舒努。随后土尔扈特汗国派遣使者的时候,舒努也派遣了使者,因为舒努流亡土尔扈特汗国,如果不派遣使者,将对自己不利。如果俄罗斯知道舒努要到科布多,给雍正写信上奏(投降清朝),俄罗斯会立即和舒努交恶。
     随后在躲开俄罗斯的翻译监视之后,清朝使团表示,如果清朝雍正一定要带舒努从俄罗斯到清朝的话,舒努将带哪些人到清朝,舒努给清朝使团交了一份名单。但清朝使团到了萨拉托夫之后,舒努派人前来对清朝使团说,如果借道俄罗斯到清朝,必定会影响俄罗斯和清朝的外交关系,舒努将会恐慌,对舒努也无益处。舒努把给喀尔喀王公和宗教领袖的信件交给使团,让他们转达。也就是说在最后的时刻,舒努放弃了借道俄罗斯到清朝的计划。


      分析这其中最后部分,这么几点这的玩味。最终舒努没有给雍正写信,也就是所谓的上奏。但舒努却给当时喀尔喀蒙古的诸多实力派王公都写了信件。舒努希望依托原先噶尔丹的地盘,被清军侵占的科布多地区安居乐业(或者说不愿捆绑在清军战车上),但却不愿意自己被清朝完全控制。所以给雍正的信最终没写,给喀尔喀巨头们的信写了好多,在此希望能得到这些给喀尔喀信件的原文,对恢复这段历史原貌有很大好处。
       另一件重要的事,就是俄罗斯沙皇也表示,舒努的事情,俄罗斯要帮助舒努。俄罗斯也希望借助舒努介入准噶尔,舒努想向俄罗斯借兵,但不想被俄罗斯控制,不想自己和自己的民族的文化属性,在俄罗斯的压力下,逐渐走了样。俄罗斯和清朝都在争夺舒努,但都将舒努当做棋子,对于清朝甚至是用使用后即毁灭的棋子。舒努痛苦挣扎在抽象的民族、文化属性、未来、以及自己痛彻入骨的家仇中。他用那么大的努力,摆脱自己做棋子的命运。
        对于土尔扈特汗国,土尔扈特汗国和准噶尔,是佛教势力伸在欧洲和中亚之间的左手和右手。多少年来联合和基督教以及伊斯兰教势力联合作战,唇亡齿寒。双方的交恶,只是土尔扈特汗国希望要回在准噶尔汗国的那1万土尔扈特人,以充实自己微薄的兵力。所以,从亲情上,土尔扈特会收留舒努,但土尔扈特不会帮助舒努进攻准噶尔行动,也不会送舒努到科布多,舒努是吸引准噶尔人充实土尔扈特汗国的一个旗帜,也仅此而已。
 楼主| 发表于 2018-6-28 15:51:10 | 显示全部楼层
       吐鲁番、安克书、喀什、哈密、和田 等等绿洲城区域,被戏称“棋盘!斯!坦!”,不因是因为要从一个绿洲跳到另一个,而且是因为这些区域,历史悠久以来,就是几大文明板块博弈的棋盘。悲苦的宿命,想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但由于地理原因,脆弱的绿洲农业,打不过东西南北的长矛,马刀,火炮。
      至于舒努,他的要摆脱的宿命,就是做一个棋子人,少年被母系势力推上高峰,荣辱兴衰,随后,他又成为几方势力争夺的棋子,终身在摆脱成为棋子人的宿命,死后自己的名号依旧被中亚各路游侠当做棋子。真是准噶尔的希腊悲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蒙古语翻译事务所 ( 蒙ICP备11002213号-2  

GMT+8, 2019-9-19 18:20 , Processed in 0.05580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