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蒙古语翻译事务所_蒙文翻译,蒙语翻译,新蒙文翻译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0477

和通泊之战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6-21 07:01: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0477 于 2017-6-21 08:57 编辑

timg (11).jpg

巴里坤之战

第五节:向东 向西


      准噶尔军队向东:
      莫钦乌拉山之战,交战实际时间1天,即1730年12月初7.
      战后,准军消失在莫钦乌拉山。清军总督纪成斌再没有行动。

     准噶尔军下一步的动向会是哪里?会和俘虏布库所说,2万准军在镜儿泉伺机攻打巴里坤清军大营吗?初11日,初12日,纪成斌听到探马来报,得知了准军的动向,准军向东挺进,将盐池、胡吉尔泰、比流图一带的清军马厂牲畜全部夺走。
     纪成斌在战报上说:“准军诡诈,阳有北边诱敌之兵,阴有向东抢夺之敌,在两军相对时,早有大队人马翻越北山侵扰东路一带牧场”。
     纪成斌无力回天,他在战报上说,“臣不是不急着剿杀准军,无奈步兵即追赶不回马驼,营中马匹又疲敝。难以驰骋。各个马厂的马匹保护到营地驰骋了数百里昼夜赶来,非常疲敝,而镜儿泉、肋巴泉、莫钦乌拉山一带都有敌人驻扎,如果发兵即赶不回马驼也怕大营有闪失
     俘虏布库的作用,在这里显现,他用一个谎言威吓住巴里坤清军大营不敢出来。准军向东,顺畅的毁掉巴里坤东路的所有清军设施,夺取清军物资。
     向东,8日夺取盐池一带,
     向东,9日到攻打土谷鲁,土谷鲁屯扎着清军大量军粮。
     向东,11日到达塔尔纳沁一带,夺取塔尔纳沁牲畜,
           13日,准军将近日夺取的牲畜、俘虏集中到盐池。
     向东,15日,准军抵达哈密附近。
     向东,18日,准军到达芦柑泉、半池泉、腰泉子、梭梭阿布、塔尔纳沁一带。
     8日到18日,10天时间准军顺畅的分为各个小队,清洗了巴里坤大营以东地区。直抵甘肃、额济纳境界。
准噶尔向东继续夺取巴里坤东路地区物资.jpg


准军向东路线.jpg



  清军樊廷向东
   在准噶尔向东挺进的时候,清军将领樊廷在大雪的山脉中向西跋涉。出发的时候,只是知道科舍图发现准噶尔人踪迹。他被派往科舍图接应那里清军。科舍图距离清军大营100公里,樊廷走了整整6天。速度极其的慢,每天行军十几公里。
    行军速度慢是因为樊廷选择了走山路,走山路能错开巴里坤盆地驰骋的准噶尔骑兵,预防骑兵冲击。走得慢不是樊廷拖延,而是他的行军方式,步兵从两侧的山梁上走,骑兵从两侧山梁中的山谷中前进。能有效的占据地形,预防敌人在山谷中埋伏。所以樊廷在酷寒、大雪、的巴里坤山里艰难的爬山,披星戴月。
    5日,从大营到尖山,路好走,还不知道准噶尔人攻入巴里坤盆地。
    6日,从尖山到肋巴泉,开始爬山。
    7日,从肋巴泉到陶赖。从陶赖启程
    8日,从梧桐大泉夜里启程到乌素大阪,遇到科舍图附近的准军
    9日,夜里准军从山间小径潜入清军军营附近,夜战
    10日,早上开拔,黄昏进入科舍图要塞。
    11日,在科舍图修整
    12日,在科舍图修整
    13日,樊廷将科舍图要塞烧毁,带科舍图官兵,一起爬山到额仑矶要塞
    14日,爬山
    15日,到达额仑矶要塞
    16日,在额仑矶要塞修整
    17日,樊廷烧毁了额仑矶要塞,选择山路从博尔羌吉山回清军大营
    18日在博尔羌吉山的路上,被准噶尔军发现行踪,夜里准噶尔军夜战袭营
樊廷行军路线.jpg


    连日来,樊廷带着2000清军连日在酷寒风雪的山峦中向西跋涉。初7遇到小股准军,初7准军主力在打莫钦乌拉之战,向东进发,初8樊廷战报上说“在乌苏大阪,果然有准军哨探,拦截。见清军占据山梁,都败下坡”“夜里三更,敌人从旁边小路潜入营地附近,枪炮乱放,扰乱军营”。18日樊廷遇到准军运输牲畜,派人前去交战,夜里三更,准军夜战袭营,这是樊廷部遇到的交战情况。都是小规模交战。

        有诗为证:

      向东的向东,

     向西的向西,

     把石头还给石头,

     让胜利的胜利。

向东向西.jpg


    樊廷带着2000清军,烧毁了清军科舍图要塞,带着科舍图1200清军前往额仑矶,烧毁了清军额仑矶要塞,带着额仑矶要塞800士兵,共4000人跋涉在博尔羌吉山。18日侦查的准军发现樊廷4000人的动向,立刻禀报,准噶尔人相互联络,陆续赶到企图截杀樊廷。历史上所谓的七日之战从18日开始。

 楼主| 发表于 2017-6-28 08:35: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0477 于 2017-6-28 08:36 编辑

1898bb6eddc451dae78269ecbcfd5266d0163209.jpg
巴里坤之战
第六节:七日之战的两个版本的谎言


几百年来,七日之战的正史叙述,由两个满人叙述的版本故事构成,第一个说谎的是爱新觉罗:雍正,另一个狗血的故事叙述者是爱新觉罗:昭涟


几百年来,清朝的史书包括《实录》《清史稿》等等,以及今天的史书,还有专家、叫兽、叫驴,历史系的博士、民科、网红。在叙述巴里坤之战的时候,都延续着一贯的谎言。这个谎言的始作俑者是雍正。

雍正版的谎言就两句话。
第一句,准噶尔诡诈,趁我不备。倾其2万人马,赶我马驼。
第二句,总兵樊廷率清兵2000,雪中转战7日,拔出两卡伦士兵,夺回马驼大半。
雍正版的谎言,自有他当时的政治目的,宣传需要,我们后面分析。
-----------------------------------------------------------------------------------------------
另外的一种说法,是来自清朝的爱新觉罗:昭涟所写的笔记《啸亭杂录》,一个满人写的狗血故事,被《清史稿》等引用,狗血故事成为正史100年。
这个故事说的是“纪成斌让一个满人副参领查廪(读音领),率领万人放牧,查领又胆小又怕冷,不好好放牧,委托给别人只有50个人放牧,查领和其他人在山谷中,每天开酒会,还让部队文工团的妓女来,一起欢乐,体验巴里坤冰雪游,准军入寇,查领不以为然说这些鼠辈很快就会自己散去,按兵不动,导致清军驮马被夺走。查领知道敌人来了自己丢下部队跑了,路过清军曹勷总兵的营地,呼喊曹勷救他,曹勷和敌人打仗,败于敌人,幸亏樊廷领着自己人马雪中转战7昼夜,打退敌人”
狗血故事还没完,狗血故事继续说:“查领还把罪责推给曹勷,查领后来被总督纪成斌绑了,纪成斌笑话他,原来你们满人的勇猛就是这样的?要军法处置他,岳钟琪劝纪成斌,人家满人是一伙的,咱汉人怎么和人相抗,于是给查领松绑
狗血故事第三段,查领给查郎阿告状,告纪成斌掩败为功,雍正大怒,杀了纪成斌,逮捕岳钟琪。
最后狗血故事还感叹了一句---岳钟琪好啊,被一个满族卑**查领给诬告祸害”。
一个爱新觉罗的子孙给自己满人脸上抹狗血。居然被《清史稿》的2B作者给用了,流毒甚广。《清史稿》作者太烂,水平低下,正史里夹杂了大量的狗血故事,以至于清史要重写。这个狗血故事估计还会流传几百年。不去管它。


下面,我们就来说一下,真实的7日之战是什么样的!
 楼主| 发表于 2017-6-28 08:37: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0477 于 2017-6-28 08:41 编辑

1898bb6eddc451dae78269ecbcfd5266d0163209.jpg



1730年,12月23日,镜儿泉


一:樊廷线:
      樊廷连日在酷寒的风雪中,从带走了科舍图、额仑矶官兵爬山一路前行,顺着人烟最少的北戈壁、博尔羌吉山回大营。12月18日夜里,有准噶尔人夜战袭营。
       蒙古人爱夜战,以至于从远古开始,就有传说说蒙古人中有很多“白天能望远,夜里能见”的人。我到真的希望这个传说是真的,我能有装备有望远镜和夜视仪的眼睛。准噶尔人极其喜欢夜战,在夜幕的掩护下,悄悄的潜入敌人营地附近,用火枪狙杀敌人,战马白天行军,吃不上草。夜里必须要出去吃草,如果是雪夜,大雪覆盖了大多牧草,马匹要去更远的地区吃草。准噶尔用能夜视的眼睛去抢夺清军战马,清军如果有出营的,就用火绳枪埋伏狙杀。如果还有机会,就冲进去袭营。这是准噶尔经典的夜战模式。让清军夜里得不到休息,战马吃不上草。消灭疲敝敌军的最有效方法之一。
      夜间夺马、狙杀、肉搏,完整的一个套路。准噶尔的经典夜战模式。以至于让我相信,他们是不是真的有夜视能力。有一次体验蒙古人夜间设伏围猎,夜间猎人们骑着摩托,有时候甚至不开灯,在山丘之间驰骋,我在摩托后座几个转弯,连东南西北都不知道,而他们却从不迷失方向,一旦猎物逃脱,立即奔驰到下一个山谷口埋伏,突然听到谁说了“弩德”一声,(眼睛,瞄准的意思),一声枪响,猎物应声倒地。自始至终我什么都没看见,什么方向都不能辨别,只是在最后,看到那猎物最后呼出的一丝白气。
       那次体验之后,才知道所谓传说中的夜视能力,就是世世代代在原野中生存练就的野战生存能力。视力、观察力、方位感、距离感、夜间骑马的能力、枪法。。。。。。
       樊廷在初8、初9夜里,以及18日夜里遭遇三次夜战。


        从18日开始,所谓的7日之战开始。准军发现樊廷所部带着2000人,以及科舍图要塞1200人,额仑矶要塞800人出来了,要清军回大营,准军相互传递这个消息。樊廷等遇到的阻力越来越大,处境也越来越危险。准军越来越多。在巴里坤的酷寒风雪中,樊廷和准噶尔军,在展开性命攸关的生死时速竞赛。“雪中转战7昼夜”一句话平铺直叙,只有我这样有着常年野外工作经历的,才知道巴里坤酷寒风雪中前进的每一步的艰难。樊廷艰难挺进,准噶尔人越来越多,从18日开始前进边打边走5天,樊廷终于到了镜儿泉,距离清军大营只有30公里,23日准军骤然增多。此时樊廷他们已经能看到南边地平线上的清军大营,他们能回去吗?




二:准噶尔线:在巴里坤之战中,有一个清军士兵,经历了准噶尔线上的大多数活动。这个人是清军的一个车兵,叫做方华,他运输粮食在吐鲁番到科舍图一线。12月他卸载了粮食,在初4四更,发动进攻,将准噶尔将骆驼巷的清军杀散,方华被俘。被俘的方华被带到莫钦乌拉山,又被带到土谷鲁,准军的军营在莫钦乌拉山到土谷鲁一带。12月23日,一个准噶尔人来方华所在地传令,方华懂蒙古语,听到传令的人说:“救科舍图、额仑矶的2000清军,以及科舍图、额仑矶的2000清军都出来了,巴里坤再没有发的兵,你们快都到前途打仗”。很快莫钦乌拉山一带的准军都不见了,在中午之后,方华听到西面山里炮声环绕。
准军有多少人参加了7日之战?在23日之前,只是零星的准军攻击清军,12月23日中午,准噶尔的兵力逐渐集中到镜儿泉一带。准军此次行动共有5000人。其中一部分看守俘虏,方华说“先前准军2个士兵看守1个俘虏,在23日得到命令阻击樊廷部后,3个准军看守5个清军俘虏”。一部分准军在看守俘虏。准军此时已经缴获清军大量牲畜,一部分人守护缴获物资牲畜。一部分在远处的零星准噶尔人无法到达战场或者无法联络到。准军参与狙击清军的人数,推测应该在3500人到4000人之间。
据方华的口供,23日的战役从中午开始,逐渐激烈起来。




三:大营线,12月20日,纪成斌在巴里坤大营侦查到准噶尔军再次在莫钦乌拉山汇集。他的判断是,准噶尔人在伺机攻打大营。12月20日他得到了消失几天的樊廷的消息,樊廷13日去额仑矶要塞的时候,给大营发的消息,由于信息传递的塘站已经不通了,他派人绕道到哈密,通过哈密在把消息传递到巴里坤大营,到达大营的时候是21日。消息传递了8天。纪成斌得知消息,并没有派人去接应樊廷,他觉得还是应该坚守大营。23日晚上樊廷从镜儿泉的战乱中派出传令兵穿越火线到30公里外的大营,报告了自己已经到了镜儿泉,被准噶尔军围住了。要求大营支援。纪成斌立即派遣张元佐、蒙古都统绰班等带着4000人,前去北边30公里的镜儿泉去救援樊廷。自己带着大营剩下兵丁列阵,预防准噶尔袭击大营。张元佐在23日夜里12点出发。


四:张元佐线:张元佐在23日夜里子时出发,行走在酷寒、漆黑的夜里,30公里路,为了加快速度。张元佐派清军2000骑兵,以及120青海蒙古兵,70名鄂尔多斯蒙古兵冲在前面,自己带着2000清军步兵徒步前进。预计到达的时候会是凌晨,不知道这将是什么样的血色黎明?

4444.jpg

 楼主| 发表于 2017-6-28 08:42: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0477 于 2017-6-28 08:43 编辑

题外话

说道准噶尔的人口。
      1715年一个投降清朝的土尔扈特人,和康熙的对话中透露。:“准噶尔骄矜,扬言他有七八万人口,出兵哈萨克、吉尔吉斯的时候,出兵1000人,就号称1万人,准噶尔的土尔扈特人共有1万,他对外宣称5万,策妄阿拉布坦的兵力略记2万,加上喇嘛及好坏人有3万。”。这是1715年对于准噶尔人口实情的最详细的叙述。


      1;策妄阿拉布坦的时候,策妄阿拉布坦带着5000人和噶尔丹决裂。但是在博尔塔拉他迅速得到南疆维吾尔的支持,推测噶尔丹时期,曾经强制中亚伊斯兰教徒信佛教,历史所言强迫他们信“浮屠教”,错误的总角质层导致南疆倒向策妄阿拉布坦。
2;策妄阿拉布坦在噶尔丹打乌兰布通之战的时候,袭击了噶尔丹的后方,(这也是噶尔丹失利的主要原因之一)尽收噶尔丹所部妻子人民。人口进一步发展
      3:策妄阿拉布坦吞并土尔扈特1万人。对外宣称吞并1万户,5万人。
      4:1716年准噶尔人口统计,7万人。
      5:准噶尔本部人口,加上南疆维吾尔人口,加上所属吉尔吉斯,所属中亚三城地区(突厥斯坦、赛里木、塔什干),所属铁良古特、巴拉宾鞑靼等等,应该在60万左右。其中准噶尔加上吞并土尔扈特人7万人。

      在当时,雍正多次在奏折上说,准噶尔不过:“一个部落,数万人口,最大兵力3万到4万”。这是雍正朝时期,清朝内部对准的人口的认识。战俘和外逃的外籍奴隶多次也说过,:“准曾经的人口统计7万人”“准曾经的人口统计老少男子7万”。

      人口从来不是什么问题,因为青海蒙古,喀尔喀蒙古,内蒙古,以及青藏高原的人口,土尔扈特汗国人口,会随时成为准噶尔汗国的人口。最主要的还是号召力。打出几次史诗胜利,清准之间就能立即翻盘。

     因为黑森理论,清准不可能有妥协。准噶尔也不想投靠俄罗斯和伊斯兰。如果当年准集体伊斯兰化,今天准可能会是哈萨克诸多部落里的一员。如果准集体受东正教的洗礼,今天可能是黄色哥萨克的一员。但那样无异于在文化上先死去。
 楼主| 发表于 2017-6-28 08:44: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0477 于 2017-10-23 20:54 编辑

1898bb6eddc451dae78269ecbcfd5266d0163209.jpg

巴里坤之战

第八节:雪夜、血夜、血色黎明




         镜儿泉之战分两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准军在阻击清军的夜战,双方人数大致相当,准军推测在3500人到4000人之间,清军樊廷部2000人,科舍图1200人,额仑矶800人,共4000人。

      樊廷的战报对23日的夜战描述的极其简略:“樊廷转战7昼夜,人无法睡觉吃饭,马没有粮草饮水,敌人2万环攻清军。。。”“23日晚上,敌人把清军围在镜儿泉,四面枪箭齐发,一夜攻打好几次。。。。”。
       樊廷的战报谎报了一个事情,准军的人数,樊廷说他们俘虏了6个准军,进审讯准军有3万人,樊廷于是杀了俘虏。
      樊廷的战报没有叙述另一个事情,樊廷4000清军的战损。这个实情被樊廷隐没在战报之中。

     樊廷自己不说谎,他用的只是准噶尔俘虏的口供,俘虏被杀了,死无对证。
     事实是:准军的人数应该在4000人。准军在23日的夜战中重创了樊廷的清军。     有这么几方面的证据。首先是樊廷战报中说清朝额仑矶守将徐宗仁在该战中被击毙,另外被击毙的有守备刘贵才。刘芳雨、千总王大莫、徐维新、还有经治外把总方正、刘世熏也被击毙。在后来我们开上帝视角得知的清军战损表中。一直跟随樊廷的参将陈弼重伤。这一仗是清军在巴里坤之战中被击毙击伤将领级别最高、最集中的一次。
     另外,开上帝视角得知,巴里坤之战,清军阵亡1798人,重伤453人,失踪被俘1380人。清军火枪被准军缴获2578杆,火炮被准军缴获27门。而巴里坤之战中莫钦乌拉山清军马云部阵亡90多人,赵显忠部阵亡6人,马云、赵显忠并没丢失阵地。失去武器。其他小规模战斗几乎没什么战损。那么这些战损和武器的丢失,就只有23日的镜儿泉之战。
     还有,开上帝视角得知,清军士兵李应随樊廷从大营到科舍图、额仑矶到镜儿泉,23日在镜儿泉被准军俘虏,他右肩被长矛刺伤被俘。清军王大才的口供更有价值,他也是在23日镜儿泉之战被俘,王大才是科舍图驻守的清军,随着樊廷回大营,他的口供说“清军回军到镜儿泉被准军冲散,王大才被俘”。清军入侵军还有藏人,是松潘兵,这个松潘兵叫云陇,跟随樊廷一路从大营到科舍图、额仑矶、再到镜儿泉,他供称:“次日,准军闯阵,用长矛混戳有后,我后面来到准军四五个,我背上中了三矛,又有一个准军在他头上砍了一刀,他于是昏迷倒地,被俘”。这个供词说的是准军前后冲阵,还是准军冲阵,清军溃散云陇被刺中后背暧昧不清。

      从开上帝视角后得知的,镜儿泉之战入侵清军高级将领被击毙,到清军战损表,以及被俘后脱出的清军的口供,我们可以得知23日的夜,是雪夜,是血光之夜。樊廷部遭到重创。
       23日的镜儿泉血夜雪夜,樊廷部的清朝入侵军要被歼灭在镜儿泉了吗?他们能看到新的一个黎明吗?
镜儿泉.jpg






血色黎明

      这是镜儿泉之战的第二阶段
      清军巴里坤大营在23日夜晚得到樊廷的救援信,立即派张元佐带着4000清军出发,为了加快速度,2000骑兵和蒙古兵在前,步兵在后。在夜里他们就听到清朝入侵军被歼灭的密集的枪炮声。准噶尔的大刀向清军鬼子们的头上砍去,风在吼,马在叫,风雪在咆哮。
       在24日凌晨,张元佐所部在镜儿泉遭遇准噶尔军,张元佐的2000骑兵先列阵前进,准军的战线不退却,于是张元佐加上2000步兵也加入阵列,从黎明打到中午。
1111.jpg


准军分两路冲击张元佐所部,
2222.jpg


张元佐阵营变成方阵,

3333.jpg


     三面攻打到24日黄昏。张元佐派蒙古伪军抢夺左面山梁,张豹等夺得8处山梁高地,张元佐中路进攻,和樊廷部内外夹击。准军逐渐消失在24日的夜幕中。樊廷部得以解围。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5 12:44:03 | 显示全部楼层
土谷鲁

24日夜围困清军的准噶尔兵渐渐退去,他们去了哪里,清军当时并不知道。
准噶尔军去了哪里呢?他们继续向东。在巴里坤清军大营的东面,有准噶尔在巴里坤之战中缴获的大量物资。


巴里坤以东,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据点-----土谷鲁城。
土谷鲁城市清军粮食中转的最重要据点之一,在城里囤积着相当多的清军粮草。12月初八日,准噶尔军突破了科舍图、额仑矶要塞后风驰电掣的来到这里,发现了这座木城,一些游兵对土谷鲁进行试探性的进攻。


土谷鲁木城里清军兵力:一个清军低级军官笔帖式奇书在这里驻扎,城中原有200清兵驻扎,从各个牧场逃来土谷鲁的清兵也有300到400人,还有土谷鲁的屯种兵、运粮兵。(推测应该有1000人)。土谷鲁是一座木城,土谷鲁清兵还将运粮的粮车环绕木城。防止准噶尔骑兵冲击。


12月9日,一些准噶尔兵攻打土谷鲁城,奇书率清军防守,准军退却3里驻扎,采用诱敌出战的办法,有时候十几个骑兵引诱城中清兵出战,有时候故意用几十个骆驼引诱清军出城,奇书很严谨,并不出战。
12月6日,一些准军再度回到土谷鲁,又攻打了一天。
12月23日雪夜之战和血色黎明之战后,准军又向东,将缴获的清军牲畜、物资集中到盐池一带,还留了一些人骚扰土谷鲁,一直到12月初28,准军渐渐退去回家过年,土谷鲁逃过一劫。






完美大胜中的遗憾


巴里坤之战,是一场智力因素得到充分运用的战役,是一场完美的经典战役。
这次战役结束后,准军就锁定了胜局,三万准军就肢解了东西两线几十万军队,完美战役是历史意义的,不是演义上的章回故事。小策凌敦多布是历史名将,不是舞台上涂抹了脸的戏子。完美战役也有完美战役的遗憾。
土谷鲁就是这次完美战役的遗憾之一。准军在战争迷雾中,并不知道土谷鲁城中有大量清军粮草。攻打土谷鲁的只是一些游骑。如果准军审讯清军战俘工作再细致些,得知土谷鲁城里有大量清军粮草的消息,集中优势兵力全力攻打土谷鲁,缴获城中粮草或者烧毁掉。那么这将是演义级别的胜利,小策凌敦多布的形象也将多智近妖。



那么为什么准噶尔对土谷鲁没有重视起来呢?因为他们的注意力和战略目标不在于此。当准噶尔军冲进清军侵占的巴里坤盆地后,准军将士一定惊呆了,在巴里坤盆地,清军居然有那么多的马匹、骆驼、驴骡、牛羊。。。。。
岳钟琪的计划是,将西路清军后勤半游牧化,以扩大打击半径,打击半径从乌鲁木齐扩展到伊犁。所以整个清朝囤聚了那么多的牲畜在巴里坤。小策凌敦多布看到这遍山野的马驼牛羊后,一定洞悉了岳钟琪的想法,对着清军大营微微一笑。

由于忙于缴获清军的马驼牛羊,所以也没时间,没工夫去猛攻土谷鲁。在粮草和马驼牛羊之间选择,准噶尔当然会选后者,好运输是一个原因,更主要的原因就是,这是打击清军的进攻半径。如果说北路、西路是两条腿行走的清军侵略者,那么此举,就是一棒子打断了岳钟琪的腿。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5 12:44: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0477 于 2018-2-24 15:43 编辑




第八章:1730年青海战役



    1730年准噶尔反击清朝入侵的巴里坤之战激战之时,青海也爆发了战役。

     清朝入侵准噶尔汗国的道路有三条,阿尔泰路,哈密路,还有青海进入准噶尔的嘎斯路。



    准噶尔汗国得知清军的入侵意图后,主力预防准噶尔西线的舒努和他的联军,因为同是游牧民族,准噶尔能在冬季发动对清朝入侵军的攻势,舒努也能在冬季趁虚而入。
     准噶尔汗国判断清朝北路入侵军,在冬季不可能从阿尔泰山脉过来。于是准噶尔汗国派小策凌敦多布带着5000人,到巴里坤杀掠清朝西路入侵军。


----------同时,准噶尔汗国派宰桑-木库莱带1000人远赴青海,主要目的是侦查在青海嘎斯路是否囤聚清朝入侵军。测探虚实,顺便联络被清朝侵占的青海之地的人民。
1730年12月13日黎明,200准噶尔军突袭了清朝在青海的哈吉尔卡伦。 继而,哈吉尔卡伦被攻陷,德布特尔的清军牧场的数群牲畜被掠,入侵清军被斩杀。青海的策零纳穆札尔百余人投顺或被俘于准噶尔军。
清朝入侵军根扎布交战时候马匹中枪被俘,准军袭击了清朝青海后,准备在塔里木河解冻前回去,根扎布在正月初三逃脱。


       青海战役的规模并不大,但是却牵连出一系列的连锁反应,牵一发动全身。清朝立即增兵青海,清廷军机处和雍正认为,“我兵如不救青海,青海人众必定反叛”,除了调发兵丁,清朝急着招募士兵,短期无法招募足够的士兵。清朝清朝命令青海蒙古出兵一万在各处关隘防守,并采买(强征)青海蒙古的牲畜作为后勤,青海蒙古人心浮动,甚至有人带部落要逃入藏地。清朝于是停止征兵和强征牲畜。从内地增兵,招募,训练并派发后勤。筑城修建卡伦等等,这让清朝的经济陷入巨大的消耗。清朝也担心在里塘的大海喇嘛,立即派人将大海喇嘛从里塘转移在打箭炉,想必藏地也得知清准交战的讯息。



     青海战役的意义在于,准军侦查了青海清军的虚实,从而可以集中力量对付清朝西路、北路入侵军。
     青海战役给了青海人民一个信号,准军会回来。
     青海战役导致清朝在青海强征军人牲畜,导致青海人心思变。
      青海战役牵动清朝的一系列动作,逼迫清朝陷入巨大的经济消耗。


     牵一发动全身,准噶尔汗国的大策凌敦多布善谋,仅仅1000人的突袭产生的效果很充分。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5 12:44:3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章:1730年清准战役战果盘点


农历12月28准军载着缴获清军物资,渐次退去。新春即将到来。巴里坤战役和

青海战役结束。

战果如何计算?历史一直是糊涂账。狗血故事横行于史。

噶尔丹策零说这年冬天,准噶尔消灭了清朝10000人。也有零星论文叙说此次战

役清军阵亡1798人。为什么差距如此之大?计算方法和引用材料不同而已。

准噶尔说消灭清朝10000人,是巴里坤之战击毙清军,加上俘虏,重伤,轻伤致

残失去战斗力,加上俘虏卡伦、塘站、台站、牧场清军民夫,加上受创清军占

据地区民口、商人,策反、投奔准噶尔汗国人口;加上青海战役击毙清军人数

,俘虏清军人数,俘虏青海清军占据区人口,青海投顺准军部落人口。


第一节:巴里坤之战清军战损的自我统计(不包含民众)
1731年2月13日,纪成斌第一次统计。
阵亡:副将徐宗仁,守备刘贵才、刘芳雨、季国勳。千总2员:王大谟,徐维。

外委把总:方正、刘世勳。守备张凤、杨世英。还有功加守守备7员,千把总14

员,经制外千把总13员。
阵亡马步兵、蒙古、番、回士兵1798人。
重伤:参将陈弼,功加属副将沈悬。守备3员。功加属守备1员。千把总12员。

署千把总2员。制外千把总4员,
重伤马步兵,蒙古、番、回453名。
失踪:青海台吉1人,鄂尔多斯参领1人,守备1员,功加守备1员。千把总7员。

效力千把总1员。经制外千把总9员。失踪士兵1380人。
合计:3720人(轻伤、冻残未计入)

1731年2月24日,岳钟琪第二次统计
阵亡1798人、重伤453人、失踪1388人。冻伤、冻病3500人。(亡伤失踪官员未

计入)合计7139人。如果加入未计入的将官实际为7228人。要求增兵。

1731年4月21日,岳钟琪第三次统计
阵亡将官19员,马步兵1843人。被俘官7、马步兵1134人,残疾2544人。要求调

补人员,合计5547,(不含有功人员受伤)

6月24日岳钟琪第三次统计
阵亡被俘3846人,伤2675人要退役回内地。(未计入将官和有功人员伤病。)


第二节,清军被缴获武器
清军威远炮、子母炮被缴获27门。
清军火枪2578杆火枪被缴获。(清军火枪配给率为40%-45%,意味着6000左右清

军失去了自己的武器)。
其他武器不计。

第三节:清军损失粮食
樊廷烧毁的科舍图、额仑矶粮食18石、粟米874石、生面192006斤。途中运输生

面被缴获10852斤。

第四节,清军被缴获牲畜驼、马、骡、羊23万1250头,战役亡损2787战马。
见附表

清军军制,战役有功、受伤人员退役回内地,巴里坤之战之后清军阵亡、轻重伤,加上有功人员2500人左右要退回内地,清军出现巨大缺口。雇车将这些人运回内地又是一笔银子,关键是增兵将耗资靡费。

最主要的是清军23万多牲畜被准军缴获,这是岳钟琪想后勤、进军半游牧化。将打击半径从巴里坤到乌鲁木齐拓展到从巴里坤到伊犁的重要战略。是雍正朝几年里花费巨大用全国采买,牧养,一站一站运输到巴里坤的物资。中途很多牲畜倒毙,再被准噶尔缴获23万多,清军西路军的机动能力基本丧失。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5 12:45: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0477 于 2017-12-15 12:47 编辑

第九章:1730年清准战役战果盘点



     农历12月28准军载着缴获清军物资,渐次退去。新春即将到来。巴里坤战役和青海战役结束。战果如何计算?历史一直是糊涂账。狗血故事横行于史。

     噶尔丹策零说这年冬天,准噶尔消灭了清朝10000人。也有零星论文叙说此次战役清军阵亡1798人。为什么差距如此之大?计算方法和引用材料不同而已。准噶尔说消灭清朝10000人,是巴里坤之战击毙清军,加上俘虏,重伤,轻伤致残失去战斗力,加上俘虏卡伦、塘站、台站、牧场清军民夫,加上受创清军占据地区民口、商人,策反、投奔准噶尔汗国人口;加上青海战役击毙清军人数,俘虏清军人数,俘虏青海清军占据区人口,青海投顺准军部落人口。


第一节:巴里坤之战清军战损的自我统计(不包含民众)
1731年2月13日,纪成斌第一次统计。
      阵亡:副将徐宗仁,守备刘贵才、刘芳雨、季国勳。千总2员:王大谟,徐维。外委把总:方正、刘世勳。守备张凤、杨世英。还有功加守守备7员,千把总14员,经制外千把总13员。
阵亡马步兵、蒙古、番、回士兵1798人。
重伤:参将陈弼,功加属副将沈悬。守备3员。功加属守备1员。千把总12员。署千把总2员。制外千把总4员,
重伤马步兵,蒙古、番、回453名。
失踪:青海台吉1人,鄂尔多斯参领1人,守备1员,功加守备1员。千把总7员。效力千把总1员。经制外千把总9员。失踪士兵1380人。
合计:3720人(轻伤、冻残未计入)

1731年2月24日,岳钟琪第二次统计
      阵亡1798人、重伤453人、失踪1388人。冻伤、冻病3500人。(亡伤失踪官员未计入)合计7139人。如果加入未计入的将  官实际为7228人。要求增兵。

1731年4月21日,岳钟琪第三次统计
   阵亡将官19员,马步兵1843人。被俘官7、马步兵1134人,残疾2544人。要求调补人员,合计5547,(不含有功人员受伤)

6月24日岳钟琪第三次统计
       阵亡被俘3846人,伤2675人要退役回内地。(未计入将官和有功人员伤病。)


第二节,清军被缴获武器
      清军威远炮、子母炮被缴获27门。
      清军火枪2578杆火枪被缴获。(清军火枪配给率为40%-45%,意味着6000左右清军失去了自己的武器)。
       其他武器不计。

第三节:清军损失粮食
     樊廷烧毁的科舍图、额仑矶粮食18石、粟米874石、生面192006斤。途中运输生面被缴获10852斤。

第四节,清军被缴获牲畜驼、马、骡、羊23万1250头,战役亡损2787战马。
见附表

    清军军制,战役有功、受伤人员退役回内地,巴里坤之战之后清军阵亡、轻重伤,加上有功人员2500人左右要退回内地,清军出现巨大缺口。雇车将这些人运回内地又是一笔银子,关键是增兵将耗资靡费。
    最主要的是清军23万多牲畜被准军缴获,这是岳钟琪想后勤、进军半游牧化。将打击半径从巴里坤到乌鲁木齐拓展到从巴里坤到伊犁的重要战略。是雍正朝几年里花费巨大用全国采买,牧养,一站一站运输到巴里坤的物资。中途很多牲畜倒毙,再被准噶尔缴获23万多,清军西路军的机动能力基本丧失。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5 14:57: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0477 于 2017-12-15 15:05 编辑

第十章:大拜年

timg (3).jpg

     转眼,1731年新春到来,大清王朝的雍正九年到了!我和笔者塔林汗先生又和观众同志们见面了,我想死你们了!
    新春不写作,猫在家里玩游戏,我和塔林汗玩游戏,也就这点出息。日子难过年好过,你们该吃--吃,该喝--喝。不和你们聊了。

     不知道远在莫斯科的大清使节此时是否给雍正帝发去贺电?远隔万里,他们不知道雍正帝此时的苦涩。就在巴里坤和青海战役的隆隆炮声之时,就在千家万户鞭炮齐鸣时刻。莫斯科也锣鼓喧天、彩旗飘扬,人山人海,在隆重的礼炮和雄壮的军乐中,大清使团坐着马车拉着10万银两的礼物进入莫斯科。

     几天后,使团觐见俄罗斯女皇安娜伊万诺芙娜。女皇刚继位,万国来朝。对大清的使团也是很有热情。
     宾主双方的友好热烈的气氛下会晤。大清使团的跪献国书让当场的宫廷大臣欧洲各外交使节为之一惊。
     跪拜叩首,是清朝的外交礼仪,如何跪?如何叩首?几跪?几叩首?都有着严格的礼仪规定。这是几千年的习俗,象征着一个复兴的大国的体面。
      俄罗斯外交人员在宣读国书时候,清朝使臣再度下跪,因为这个国书代表的是雍正的声音,这二番跪是尊敬自己的国主皇帝,在俄罗斯人面前更要肃穆谦卑,要比第一番跪叩更加隆重,才能显示出雍正比安娜地位更高一筹。
      安娜当然不知道清朝使臣的心思,实在看不下去,让清朝使臣站起来。清朝使臣坚决的拒绝和抵制安娜女皇的命令。宣读国书是我皇龙吟绕梁,我等使臣听得我皇字字铿锵,只有收摄心神、五体投地才能赚足体面。岂能听你女皇母鸡司晨让我起立?直到国书宣读完毕,使团全体才起立,获得这次外交冲突的胜利,挫败了帝俄的又一次阴谋。
      此后,在外交会晤场合,使臣又无数次跪叩,弘扬了东方文明,输出了价值观、文明方式。
      在外交舞会上,使臣和各国国王、使臣,贵妇的交际中,使臣依旧坚持了气节,礼仪。想一想在外交舞会上,使臣和女皇,贵妇下跪碰杯的场面。真是自豪感从脚底油然而生。
timg (2).jpg


   当文化自信遇到普世价值,我们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面,当清朝和越南、朝鲜等相同文化圈的自己玩的时候,一切那么的和谐。但当文化自信遭遇到普世价值的时候。却凸显出很多的矛盾。
    说实在,这个使团的大臣并不是奴颜屈膝,反而是胸中强烈的文化自信,数千年的文明的泱泱大国的悠久文明。每一叩都体现着古老的哲学智慧。宇宙观念。他们甚至有着文化上的优越,是一种给蛮夷的表演在里面。甚至自比牧羊的苏武,传播文明的导师。三跪九叩还是五拜三叩,二跪六叩还是一跪三叩?都是文明的体现。

   甚至还有弘扬文明和传播文明的表演在里面,汉服分子喜欢身着繁复的服饰到处叩头秀,也有这样的文化自信。其礼其俗其内涵和这个使团完全一致。
timg.jpg

   狮王巡视自己领地,用尿液尿在领地边界宣示主权,而使团用跪叩宣扬出了北京----天下的中心。
    用文化自信的角度,这是一次伟大的外交胜利,跪出了五千年的文明,跪出一个泱泱大国的文化自信,跪出了勤劳勇敢的中华民族的硬骨头。
    用普世价值来看,一切那么的突兀。
    从宇宙观,到君权天授,到儒家的纲常伦理。。。。
    文化中心,多元文化,普世价值?你有过思考吗?

   豪华的大拜年结束后,俄罗斯宫廷版赵本山似得小品,中国人怎么磕头还在由侏儒弄臣在上演,文明的传播就是如此,最先被最形而下的东西吸收。然后偶尔那些笑声过后观众或许会思考集权的作用和副作用,女皇或许会羡慕东方的君主那样集权的牛掰。
    这样,你还会以为这大拜年是闹剧吗?

     好了,说正题,使臣出使的目的,一是确认清朝给了俄罗斯那么多土地,勾结俄罗斯,做入侵准噶尔汗国的外交准备。
    最主要的,是到伏尔加河下游,到土尔扈特汗国,找到舒努。
     他们大拜年后,见到舒努了吗?


timg (1).jpg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6 17:36: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0477 于 2017-12-16 17:46 编辑

彩蛋:标签人物------大策林敦多布


      绰罗斯·大策林敦多布:18世纪冷末热初,世界最杰出的将军之一。

    大策林敦多布少年时期到藏地日喀则为僧,跟随五世班禅学习经教多年。如果他遇到天平盛世,他或许就会在青灯黄卷中度过平静的一天又一天,默默的寂灭在异乡的瓦砾中。但是不幸生逢乱世。他青年时期还俗。他还俗的时间应该在策妄阿拉布坦打败噶尔丹之后,血腥的内战之后,汗国重生,百废待兴,强敌四立。他应祖国的征召还俗,回到准噶尔汗国。

   第一次他出现在军事史上是在1716年的俄准盐湖之战,1716年俄罗斯派4500人出现在准噶尔汗国的北境,企图建立桥头堡,继而占据传说中的叶尔羌的金矿。2月9日大策林敦多布带着10000准军包围了这支俄军,俄准盐湖之战爆发。在围困了这支俄军之后,俄罗斯从托博尔斯克派发一支援军,被大策林敦多布歼灭,这支援军的数量和详细经过,因为俄罗斯方面的资料毁于大火无法复原。准军继续围困俄军,1717年4月28日,这支俄军基本被饿毙,残余退走。大策林敦多布基本全歼了这两支俄军。

   第二次指挥是覆灭拉藏汗之战。如果大策林敦多布是在1716年底入藏,那么盐湖之战中准军曾经换帅,因为藏地的教法危机已经刻不容缓,大策林敦多布必须从对俄罗斯的战争中抽身前往藏地。大策零敦多布带5000人翻越莽莽昆仑,穿越无人区出现在纳木错,万里奔袭突袭拉藏汗,拯救黄教格鲁派于教法危难。

   第三次胜利是对清准的喀喇乌苏之战,1718年清朝派出7千到1万入侵军进军藏地,大策林敦多布主动出击在喀喇乌苏和清军相遇,先派间谍波音马松引诱清军,不让清军舍楞部和额伦特部回合,然后诈败引诱敌人进入预定阵地,然后以4000准军围困清军,全歼了这支清军。并且歼灭了另一支从四川入藏的康泰的清军。

   1718年在喀喇乌苏的大策林敦多布错过了1718年春天在阿亚古孜河的哈准战役。1718年哈萨克趁准噶尔在和俄罗斯、清朝两线开战的时候,在准噶尔西线集结3万军队进攻准噶尔,哈准阿亚古孜战役爆发,经过几天的交战,准军战胜哈萨克军队,取得三线开战的全面胜利。这或许是大策零唯一错过的保卫准噶尔汗国的战役,

    1720年大策零敦多布4000人进攻了入藏清军几天后,从西藏退回准噶尔,是否参与了1720年的第二次俄准战役了呢?

    1723年准噶尔从对清朝和俄罗斯的战争中腾出手,准噶尔第一统帅舒努,带着准军覆灭了哈萨克三帐,大策林敦多布应该参与了这次战役的谋划。舒努的吊轨就在于此,1723年舒努实际上已经覆灭了三帐哈萨克。如果不是噶尔丹策零和舒努兄弟内战,哈萨克这个民族可能就在1723年的哈萨克民族史上的“大灾难”中就星散了。但是舒努在黑幕重重的宫廷阴谋中逃出,逃入哈萨克,在1727年又团结了哈萨克各个部落。几乎可以说舒努又重塑了哈萨克汗国。历史的发展,民族的延续真的有很多的偶然性在里面。正如《三体》中智子所说:“生存本身就是一种幸运。。。。”

   1730年的巴里坤战役,青海战役。尽管大策凌敦多布因为疾病没有亲自指挥,但这些战役的谋划出自于他。当然还有1731年的和通泊之战等等一系列准噶尔的战争。

   大策凌敦多布少年为僧,长期的经教学习,逻辑严密的经院哲学,没有把他塑造成一个圣人、圣父,然而却深化了他逻辑严密的头脑。他有着一种深邃的静气。即便是刻意歪曲、刻意涂抹、刻意篡改、刻意遗忘的几百年的历史,都掩盖不住“大策零敦多布善谋”的光辉。

  在1729年清军派发两路大军出现在舒努和准噶尔的安拉凯战役身后。准噶尔立即收缩西部的防线(所谓的安拉凯之战的胜利)。1729年冬季,准噶尔主力依旧在防守西线,错过了歼灭岳钟琪的时机。针对清军两路挺进直捣伊犁的战略。准的战略对策是趁冬季雪大,先发动巴里坤之战,打断清军的一条腿,选择打击西路军进军和后勤能力,并出兵青海,让清军陷入青海、巴里坤两线的防守、消耗。清军的募兵、增兵、后勤、运输、防守、修筑城池、防御工事等等都将被动的陷入巨大的经济消耗中。准抢占主动性后,就能将主力集中在阿尔泰,伺机歼灭西线的舒努联军和清朝的北路军,还可以监视俄罗斯的异动。

   特磊的智赚科舍图、峩仑矶。准军间谍布库狂奔到清军大营用假信息让纪成斌龟缩不动,有着喀喇乌苏之战之战中准噶尔间谍波音马松的影子。在巴里坤之战中,这两手棋,一定出自大策林敦多布。
   大策林敦多布的指挥,一般不会让准军陷入伤亡巨大的攻坚战。因为准噶尔军人太少了。那不是炮灰,是宝贵的战争资源。和俄罗斯的盐湖之战和对清的喀喇乌苏之战,都是将敌人饿死在堡垒里的。而准军的伤亡在多次战争中极小。大策零敦多布体现的是一种智力的力量。

8b32dec87b899e517d0171a742a7d933ca950dc7.jpg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1 08:04:28 | 显示全部楼层
再说一下大策林敦多布入藏的原因:
当时出现三个大海喇嘛,
六世仓央嘉措,被拉藏汗囚禁,送往康熙处,死于途中。拉藏汗居然如此大逆不道,导致一系列的教法危机。
拉藏汗和康熙要立伊喜加措,导致进一步火上浇油,准噶尔和青海藏地以及全范围的格鲁教区都极度愤恨
准噶尔和青海要确立噶桑加错。康熙和拉藏汗要立伊喜加措。于是大策林敦多布入藏,击杀拉藏汗,废了依喜嘉措,


在大策林敦多布入藏后,康熙写信说:“自己册封依喜嘉措为无奈之举,未曾断言噶桑加措是假,不能坐大海喇嘛之床。”并在康熙59年2月立噶桑加措为大海上师。


大策林敦多布入藏,派一支小分队去青海想带噶桑加措到拉萨坐床。喀喇乌苏之战后,康熙改变了以前的主意,期间多次派使者和大策林敦多布商量拥立大海喇嘛之事,在1720年由他的皇十四子拥立噶桑加措入拉萨。1720年大策林敦多布回准噶尔。三个大海喇嘛的一系列教法危机得以解决。


这个问题很不好说,简要的叙述一下。

仓央嘉措想超然世外,逃出第巴政权和拉藏汗争权的漩涡,康熙想干掉第巴政权,支持拉藏汗,拉藏汗击杀第巴政权,废了仓央嘉措,另立一个想巩固地位,康熙与之联盟。导致格鲁教区极大的愤恨。1710年清廷和拉藏汗另立依喜嘉措。1711年清朝出使准噶尔的使者被囚禁,双方交恶一直到1717喀喇乌苏之战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1 08:05:17 | 显示全部楼层
权利斗争漩涡中的仓央嘉措
危机重重
放浪形骸是他的性情流露、还是无奈的自保?
他的诗句,在蒙藏人心中,有着另一种样子
一种在危机中的平静、无奈、一丝颓废和忧郁。




一个人需要隐藏多少秘密
才能巧妙地度过一生
这佛光闪闪的高原
三步两步便是天堂
却仍有那么多人
因心事过重而走不动
------------仓央嘉措


那些心事重重的第巴,拉藏汗,康熙。。。。他们好可怜。拉藏汗已经无法回到青海,又被第巴排挤,他走投无路。康熙不能丢掉对领袖的控制,丢掉了就丢失了青海、藏地,内外蒙古。第巴也必须驱逐拉藏汗,否则一定会死。每一个人都那么无奈,都为生存苦苦挣扎斗争,都是六道中可怜的众生

好悲悯这个文中出现的所有人,从皇帝汗王到在旷野默默腐烂的士兵,从仓央嘉措到奔驰力竭倒毙的战马,从紫禁城到戈壁的一把泥土,整个宇宙都心事重重,蹒跚的旋转。说到仓央嘉措,不免多愁善感起来,这是他诗句的力量。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1 08:05:35 | 显示全部楼层
春节彩蛋:小策凌敦多布


技术是战术的条件,没有技术就谈不上战术。
战术是战略的条件,没有战术就谈不上战略。


我们从战略的谋划层面勾勒了大策凌敦多布。我们再从战术的层面上谈谈小策凌敦多布。大策凌敦多布善谋,小策凌敦多布善战。他们并非兄弟,辈分上是叔侄关系。


准噶尔对俄罗斯、清朝、中亚穆斯林的入侵战中,具体的战役指挥就是小策凌敦多布。他参与了对俄战争,对哈萨克的战争,以及巴里坤之战、和通泊之战。
小策凌敦多布:勇猛、强悍、冷静、身先士卒。准噶尔汗国史上最优秀的将领,蒙古民族最优秀将领,世界最优秀将领之一。


准噶尔的战术极为丰富熟练,一般以枪炮第一,弓失第二,肉搏第三为基本战法。火炮部队的特点是骆驼轻型炮。炮兵的机动性很强。炮兵部队因为机动性强变化无常,后来赞布拉克巨型火绳枪加入,射程和精度都胜于清军的威远型、子母型火炮。岳钟琪总结道:“我军用子母炮,敌人用此赞布拉克,击远更过于子母炮,况准军之赞布拉克甚多,且行走便捷。。。。”火炮的远程打击和机动性上准军胜于清军。
火枪部队的线列齐射、散列推进两种战术都炉火纯青。
弓箭的运用每什么特点。毕竟他们已经使用着型号不同的多种火枪。
准军善于肉搏,锁子甲和长矛兵极具特色。每当雨天、雾天、雪天清军的火枪、火炮、弓箭因为潮湿无法作用时候。准噶尔的游骑就会擐甲而行,骤然降至,突击而来杀死几名清军扬长而去。这是准军军种的特点。


具体战术上,传统的骑兵墙式冲锋、线列的弓形阵、牛头阵,散列的鸦兵撒星阵,突击的锲型阵、都极其熟练。而且此时已经升级成火枪骑兵。
巴里坤之战中,准军首先是骑兵墙式冲锋,但清军密集火枪线列的话,准军不会冲击正面,会突击两翼,清军一般会把线列阵型变化成圆形或者方形阵地,准军会用更番叠战对应。清军会移动阵地到山上,防止准噶尔骑兵冲锋。 一旦清军阵地被钉在某地,准军会围点打援,打后勤,夜幕降临后夜战,清军战马夜间必须出去阵地吃草,准军会袭击这些清军战马。遇到雨雪天气对敌人突击肉搏。很多次战役敌人都是被彻底饿死的。
准军的防御一般是引诱敌人进入预设阵地伏击,对于大兵团也会组织驼城阵地防御,在乌兰布通之战2万准军一天就打残了10万清军。


关于线列和散列的问题,目前的军事史存在的问题是过于迷信线列的排队枪毙。实际上散列推进需要更高的默契和协同性。准军对线列和散列都很纯熟,乌尔会河之战准军线列密集火枪击杀清军主力。乌兰布统和巴里坤准军又用散列减少伤亡,却对线列的清军造成巨大的杀伤。军队的散列阵型对军人的作战意志,战术素养,战友之间的默契和协同性的要求远远高于线列。而这些正是准军最核心的战斗力。


准军最核心的战斗力继承传统蒙古骑兵的“鸦兵撒星”,他们的核心战斗力,不是人们说的核动力蒙古马,不是人们说的1公里蒙古狙击弓,他们最核心的战斗力在于军队“聚散分合”的能力。




巴里坤之战5000准军冲入有35000清军的巴里坤盆地,等于钻入了清军的包围圈。但是准军突入科舍图、额仑矶要塞后,立即散开,30个人左右的小队各自为战,摧毁清军信息传递的台站、塘站。袭击清军卡伦哨所,夺取清军资源。一旦遇到有清军部队,战区周围小队立即聚合,能战则战,不能战则扰,或者攻取下一个目标。每一个小队都能自行组织进攻,需要时立即凝结成一个整体。迅速投入战斗,(莫钦乌拉山之战等等),然后迅速分散向东各自选择目标进攻,遇到有价值的目标立即再度凝结成整体(雪夜、血色黎明之战)。 相反,清军尽管有35000人,但分散在各处,信息传递被切割,一旦大营自上而下的命令未到,不知道该怎么办?准军尽管人少,但在局部战场兵力和清军悬殊不大。


《孙子兵法》有一句,故兵以诈立,以利动,以分合为变者也.清军将领应该熟读兵书,西路军又是侵占青海的底子,参与过战争。但清军却无法运用,准军不知道孙子是谁,但对兵法军事原则,连基层士兵都运用的炉火纯青。
用兵之道不在多寡而在分合,小策凌敦多布的巴里坤之战,是最好的注解。清军多准军寡,但准军以出色的聚散分合,空间上灵活的组合的能力战胜了清军。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1 08:05:57 | 显示全部楼层
小策凌敦多布战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蒙古语翻译事务所 ( 蒙ICP备11002213号-2  

GMT+8, 2019-9-19 19:02 , Processed in 0.056713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